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3章 引蛊上身
    很快,一众人就在陈凌的带领下到了第四区。司徒灵儿自然是跟着一起转移。

    在第四区的那栋房子里,陈远和司徒灵儿单独待在卧室里,其余人都守在外面进行漫长的等待。

    陈凌和无为大师则在卧室里给陈远和司徒灵儿护法。

    床上,陈远与司徒灵儿相对盘膝而坐。司徒灵儿身子没有力气,还是要靠陈凌来扶着。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治疗就要开始了。

    金婆婆显得很郑重。“小伙子,事情一旦开始,你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你可要想好了。”

    这一瞬,陈远恍惚了一下。

    他经历过了太多的生死艰险,这一次,到底还能不能顺利度过呢陈远心里一点把握都没有。但是,他别无退路。

    当初,那一世的灵儿毫不犹豫为了自己,献出脑核。自己现在也是要为她做一点什么了。

    尽管他知道,这一世的灵儿和那一世的灵儿是两个人。但是从情感上,陈远也无法将她们分开来。

    陈远深吸一口气,他忽然对陈凌说道:“大伯,其实有件事情,我没有跟我爸他们说。”

    陈凌微微一怔,他这时候的心情是沉痛而复杂的。他不由自主的问道:“什么事情”

    陈远说道:“我来的时候,星主告诉我,这一世的小陈远会被同学捅死。其实我不来,小陈远应该是活不到现在了。我之所以不跟爸他们说,是不想让他们觉得我在狡辩什么。”

    “我相信你。”陈凌说道。

    陈远微微一笑,说道:“大伯,谢谢你。”

    陈凌眼眶微微一红,说道:“应该是大伯谢谢你才对。”

    陈远一笑,说道:“那咱们就都别谢了。”

    随后,他很肯定的和金婆婆说道:“开始吧!”

    金婆婆点点头。

    无为大师道:“阿弥陀佛,陈小施主,你有仁心和大无畏的赴死精神,贫僧自愧不如。”

    陈远淡淡一笑,却不多说什么了。

    这是一个漫长的治疗过程,至少对陈远来说,是很漫长的。

    在丝线蛊虫转移的时候,陈远要经历漫长的麻痒,还要经历脑海中的种种幻象。这是一种非人的虐待,也幸好陈远修为深厚。不管任何感觉,他都可以稳坐盘中央,就如磐石一动也不动。

    十个小时过后,最后几条蛊虫离开了司徒灵儿的身体。

    陈远突然呸的一声,将几条丝线蛊虫吐了出来。

    他用手接住,这丝线蛊虫在手中居然是肉眼难以见到。也幸得陈远眼神很好,才将其看了个清楚。

    金婆婆则说道:“丝线蛊虫离开了载体之后,就会立刻死亡的。”她顿了顿,说道:“可惜了,若是有活着的丝线蛊虫给老婆子我,说不定能培养出蛊母来。有了蛊母,也许就能救小伙子你了。”

    陈凌在一旁闻言忙说道:“婆婆,他的脑袋里不是有活着的丝线蛊虫吗”

    金婆婆说道:“可在他脑袋里,老婆子我也弄不出来。弄出来后,又会死掉。这次蛊虫转移之后,再也不会轻易转移了。而老婆子我短时间里,也没办法弄懂到底那培育出丝线蛊虫的人,到底用了什么办法。”她顿了顿,继续说道:“我看为今之计,最好的办法就是你们去找到下蛊之人,也许此人是有办法的。”

    陈凌深吸一口气,他眼中闪过一缕精光。

    司徒灵儿并没有立刻醒过来,这是因为她伤了元气。但是只要经过好好调养,就不会有事了。过不多久,司徒灵儿也就能醒来。

    金婆婆则问陈远:“小伙子,你感觉怎么样”

    陈远将手中丝线蛊虫震碎,然后丢弃。他摇摇头,说道:“感觉还好,好像没有什么异样。”

    金婆婆说道:“暂时没有感觉是对的。丝线蛊虫在你脑域里还会有一段潜伏期,这也是因为你气血强大所致。你气血越强,丝线蛊虫也就会越厉害。等过个三天之后,你就会有感觉了。”

    陈远不由苦笑,说道:“那婆婆觉得我还能活多久”

    金婆婆说道:“那可说不准,也许是一个月,也许是半年,或则一年的。你的体质很强,这些丝线蛊虫必须要培育到一定的强度,才能够彻底将你消灭掉。”她顿了顿,继续说道:“但你也不用高兴,因为随着丝线蛊虫的强大,你自身的免疫力会越来越低,你的身体也会越来越虚弱。这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陈远便说道:“但愿我能找到那位虫皇吧。”

    他倒没有太过悲观。

    之后,金婆婆和大苗王也就被安排着去休息了。

    司徒灵儿干脆就被连夜带回了司徒家,好生照料。

    陈远没有去和杨洁夫妇,还有司徒炎老爷子以及宋灵珊见面,直接从后门离开了。他不想看到那样的场面,见面了,又能怎样是让他们哭哭啼啼,感激涕零吗

    还是彼此相对无言,悲伤难止

    这都不是陈远想看到的。

    不如不见!

    陈远连夜回到了陈凌的别墅里面。

    陈凌之后也和师父无为大师回到了别墅里面。

    陈凌希望师父能够劝解一番自己的弟弟和弟妹。毕竟现在,最苦的反而是陈远了。

    无为大师的到来,让许舒忙坏了。她对无为大师是非常尊敬的,无为大师倒是随和,只是微微一笑,便让许舒不必客气。

    随后,无为大师和陈凌就一起去见了陈天涯夫妻。

    妙佳她们都已经睡了。

    许舒是陪着陈凌他们一起的。对于这里的事情,她多少也了解了一些。

    陈远觉得脑袋有点昏沉,他回到别墅后,就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睡觉。

    第二天的早晨,敲门声响起。陈远睁开了眼睛,他坐了起来,摇了摇头。

    脑袋有些嗡嗡作响,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看来这丝线蛊虫果然厉害,已经开始对我有一些影响了。”陈远暗自道。同时,他说道:“谁”

    “是我!”陈天涯的声音传来。

    陈远连忙起身,前去开门。

    陈天涯脸色有些憔悴,他穿着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西裤。

    “爸……”陈远喊了一声。

    “陪我出去走走吧。”陈天涯说道。

    “好嘞,爸!”陈远心里闪过一丝喜悦。这是因为,陈天涯的态度似乎发生了改变。

    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洒照,蓝天白云。

    燕京的天空,像这样澄净的时候并不多。

    在别墅的后面是一条林荫道,这里很幽静。

    “你……”陈天涯走出几步,欲言又止。

    “爸,您想说什么”陈远说道。

    陈天涯眼中闪过一丝沉痛,道:“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跟爸爸商量”

    陈远微微一怔,然后道:“您都知道了”

    陈天涯说道:“你大伯都告诉我们了,你妈一整夜都在掉眼泪。”

    “对不起,爸,我是个不孝的儿子。”陈远愧疚万分。

    陈天涯摇摇头,又叹口气,说道:“算了,已经发生的事情,再多说也没有意义。我相信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陈远重重点头,说道:“嗯!”随后,他有些忐忑,说道:“但是爸,您和妈不怪我了吗”

    陈天涯沉默一瞬后,说道:“说不难受,是假的。”

    陈远说道:“他并没有死,他的所有记忆,都在我的脑子里。”

    陈天涯说道:“我听无为大师说了,你要从你那个世界过来,只有这个方法。因为你的脑电波和他的脑电波是一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们就是同一个人。无论血缘,还是父母,都是同一个人。但却是因为不同的经历,造就出了两种不同的性格。是这样的吧”

    “可以这么说。”陈远说道。

    陈天涯说道:“你大伯也说了,如果你不来,在那年初中的时候,他就应该已经死了。我相信你不会撒谎,你大伯相信你,我自然也相信你。”

    陈天涯夫妻的情感是很微妙的,也是难以用语言所描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