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2章 唯一解救之法
    金婆婆虽然年纪老迈,但是她在苗疆的地位崇高。而且她的养蛊之术可说是天下无双。别看她像是下一秒就要老死了的样子,真要杀起人来,却是于无形之中。

    对于大苗王和金婆婆的到来,陈远是满怀期待的。这可以说是救治灵儿的最后一根稻草了。

    并没有太多的寒暄,大苗王和金婆婆直入主题。

    首先是大苗王为司徒灵儿诊脉。众人都期盼的看着大苗王,杨洁的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

    大约五分钟后,大苗王对金婆婆说道:“婆婆,这姑娘的脑袋里的确有些问题。但并不是蛊虫,我一时也说不上来。”

    “这是什么意思”杨洁闻言不由绝望,说道:“是你们也没办法救我的灵儿吗”

    陈远的心儿也朝下一沉。

    金婆婆沉声说道:“我来看看吧。”

    大苗王就让出了位置。金婆婆颤巍巍的坐在床边,她并没有为司徒灵儿诊脉,而是先翻开了司徒灵儿的眼帘,看了看司徒灵儿的眼珠子。

    之后,她又靠近司徒灵儿,仔细的嗅了嗅。

    接着,金婆婆手中不知怎地就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小虫子。这黑色的小虫子就从司徒灵儿的鼻子里钻了进去。

    杨洁,司徒信义还有司徒炎见状都吃了一惊。

    宋灵珊也觉惊奇。

    陈远等人倒是沉着一些。

    那黑色小虫爬了进去之后,金婆婆也就闭上了眼睛。

    众人见状,更是不敢打扰金婆婆。

    大约十分钟后,金婆婆睁开了眼睛。同时,那黑色小虫也从司徒灵儿的鼻子里钻了出来。金婆婆伸手将黑色小虫抓到了手中。那黑色小虫很快就爬到了金婆婆的衣袖里面去了。

    “婆婆,灵儿怎么样”陈远立刻问。

    如果金婆婆再无救治办法,那灵儿就……

    陈远不知道自己还能想出什么办法来。

    众人全都期盼而紧张的看着金婆婆。

    金婆婆倒是不急不躁,她看了一眼陈远,说道:“你是这姑娘的什么人”

    陈远微微一怔,他随后说道:“朋友。”

    金婆婆笑眯眯的说道:“朋友,不像啊!是你的小情人吧。”

    陈远可没这个心情来开这种玩笑,他说道:“婆婆,您能治好灵儿吗”

    杨洁等人紧紧的盯着金婆婆。

    金婆婆也就收敛了笑容,她微微一叹,说道:“不好治啊!”

    这句话一说,陈远反倒微微松了一口气。

    因为不好治不代表不能治啊!

    陈远马上说道:“婆婆的意思就是还是有办法治的,对吗”

    金婆婆点头。

    她这一点头,众人都松了口气。

    “要如何治需要我们怎么配合”陈远问。

    金婆婆说道:“治疗这丫头的办法,那就是转移这里面的丝线蛊。”

    “丝线蛊”大苗王先是吃了一惊。“婆婆,您是说这丫头的脑子里面是丝线虫蛊”

    金婆婆说道:“没错。”

    大苗王说道:“我只听说过丝线虫蛊,没想到真的存在。”

    金婆婆说道:“丝线虫蛊类似微生物,一般来说这种蛊是很难存活的。而且也很难控制住!所以,由于种蛊和养蛊的难度太大,基本没人去碰这种蛊。可这并不代表这种蛊是不存在的。”

    无为大师双掌合十,说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想来世间知道丝线蛊的,也就只有金婆婆你了吧。”

    金婆婆对无为大师甚是客气,她一笑,说道:“大师就不用跟老婆子我来客套了。”

    无为大师说道:“不管如何,还请金婆婆一定要治好这小丫头。”

    金婆婆说道:“大师放心,我定是要竭尽全力的。”她顿了顿,说道:“只不过,这丝线虫蛊要移植出来,难度很大。我必须找**来移植。”

    “**”众人吃了一惊。

    金婆婆说道:“没错,这个**必须是人。丝线虫蛊是极其微小的微生物,但最精妙的是,它们有一丝灵慧。它们已经习惯了人体,所以再用其他动物来引诱,它们都不会上当。”

    陈凌马上说道:“**也没问题,我可以去找一名死刑犯出来。到时候,我会补偿死刑犯的家属。相信这个生意是能谈成的。”

    金婆婆看了一眼陈凌,然后说道:“陈先生,这个事情是没这么简单的。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胜任,而且机会只有一次。如果一次失败之后,那么这丝线虫蛊就不会再上当了。”

    她接着说道:“所以我才会说,这个不好治。”

    杨洁立刻说道:“我可以来做这个**。”

    金婆婆看向杨洁。

    杨洁说道:“我是灵儿的母亲。”

    司徒信义马上说道:“你别胡来,要来也是我来。”

    金婆婆说道:“你们先别争,这个**是要有条件的。不是谁都可以当**。”

    司徒炎说道:“到底要什么条件呢如果可以,我看我这把老骨头是最合适的。”

    金婆婆淡淡一笑,说道:“老先生,你不行的。你年纪大了,丝线虫蛊不会喜欢你的。首先,这个**一定要和这小丫头年纪相当。”

    这一句话一出来,立刻就可以一大堆人了。

    陈远微微一怔,他没有片刻的犹豫,说道:“看来这个人选还是我才合适了。”

    “小远,你可别胡来。”陈凌吃了一惊,说道。

    金婆婆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好啦好啦,你们也都别争论了。老婆子我话还没说完呢。”

    众人立刻就安静了下来。

    金婆婆说道:“我会用我的小灰去引丝线虫蛊出来,首先,丝线虫蛊会一只一只的出来。它们彼此心意相通,如果有出来的发现不对劲,也就是说,如果有出来的虫蛊发现居住环境不如这丫头的脑核。它们后面的就不会再出来。这里面丝线虫蛊多达上百个,当丝线虫蛊钻入脑袋里时,会奇痒难耐,又会产生各种错觉。所以,去找一般的**,死刑犯来,基本上是很难担任这个任务的。”

    “这……”陈凌呆住了。

    陈远微微一笑,说道:“看来,这个人选还真是非我莫属了。婆婆,就我来吧。”

    “你来”金婆婆看了一眼陈远,说道:“以你的修为,还有你的年龄,这还真是一个绝顶的好人选。很少有人能在你这个年龄拥有这番修为。”

    她顿了顿,说道:“只是,你可要想好了。丝线虫蛊这次搬家之后,下次绝不会再上当了。虽然你修为通玄,但是这些丝线虫蛊在你脑子里面,你也是莫可奈何,死路一条的。”

    宋灵珊在一旁紧紧捏住了拳头。她的手指甲掐进了掌心肉里面,她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小远!”陈凌也是脸色大变。

    无为大师吟一声佛号。

    杨洁,司徒信义说不出话来。

    司徒炎声音有些哆嗦,但他最后还是没说话。如果可以的话,他愿意用自己来换孙女的命,可是他不可以。

    他也不能说陈远你别这么做。

    陈远飒然一笑,他说道:“大家也不用替我担心,这是我应该做的。灵儿今天这种状况是因我而起。再说了,我这人一向福大命大,没那么容易死的。我的体质也比灵儿强,在我身上之后,大家还可以想办法来救我。”

    他说完之后,就对金婆婆说道:“婆婆,事不宜迟,开始吧。”

    金婆婆目光复杂,她看向陈远,说道:“小伙子,你可想好了”

    陈远说道:“我想好了。”

    金婆婆说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后果吗”

    陈远说道:“我知道,开始吧。”

    金婆婆叹了口气,说道:“那好吧。”

    杨洁忍不住掉泪,说道:“陈远,你没必要这么做的。如果灵儿知道了……她……”

    陈远一笑,说道:“所以大家就没必要将这件事告诉灵儿。”

    宋灵珊的娇躯颤抖,她泪声说道:“陈远,你就真的一点都不怕死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