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6章 宇宙真相
    陈远心头震惊,他觉得这种可能不是没有的。

    “诸位前辈,此处诡异,咱们且先离去。”陈远立刻说道。钝天首领等人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于是都不说话,转身便要离开这诡异的屋子。

    只是很快,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那就是这大门紧闭住了,仍凭陈远等人神力无穷,却撼不动这大门分毫。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这门乃是双开门,当中有锁。以这些高手的实力,怎会撼不动这门

    “我们合力试一次。”陈凌说道。

    众人点头。

    “轰!”几乎是数万斤的力量狂轰而出。

    大门依然纹丝不动。

    “难道此间是幻觉”沈默然忍不住说道。

    “什么人有这样的本领,可以同时将我们这几人迷惑住”陈凌说道。

    大门闭合,几人合力打不开,乃是不可能之事。而眼前若是幻境,又似乎不可能,这几人心志坚定,根本不是什么鬼蜮伎俩能够迷惑住的。

    就在众人暗自揣测之时,又一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那就是整个房间开始倾斜起来,就像是船在海上,被大浪掀起。这个掀起比船只被掀起还要恐怖。到最后,整个房间以垂直90度竖了起来。

    陈远等人功力再高,此时也是把持不住身子,朝墙壁上滑去。

    房间里各种物件也随着人在移动,在下坠的过程中,几大高手脸色沉稳,仔细观察着周遭的情况。他们几乎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来。

    陈远关注着司徒灵儿,司徒灵儿由于被绳索捆绑,倒没有太大的晃动,最后干脆睡在了屋顶上。

    陈远等人脚下所站的就是墙壁了。

    他们还没站稳,那屋子又开始倾斜了。

    这次换成了众人站在了屋顶上,那本是地面的地方成了屋顶。那刀阵也在上空显现。

    陈远来不及想其他的,快步到了司徒灵儿的面前。他一伸手就将那捆绑司徒灵儿的绳索扯断,然后将灵儿抱住。

    同时,陈远探灵儿鼻息。

    这一探之下,便也就微微松了一口气。因为灵儿还是活着的,气息很稳。

    “小心。”陈凌提醒陈远,他怕司徒灵儿已经被做了什么手脚。

    如果这时候,司徒灵儿朝陈远攻击,显然陈远会猝不及防。

    “不妨事的,大伯。”陈远说道:“灵儿的气血很弱,她就算被做了手脚,偷袭我也没这个本事。”

    陈凌闻言微微松了口气。

    无为大师双掌合十,道:“阿弥陀佛,施主既然已经来了,为何还不现身”

    众人便朝四周看去,却不见踪迹。

    若是有人藏匿此处,按说以众人修为,不可能感应不到。

    不过眼下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便是什么诡异的事情发生,都也不足为奇了。

    “我们进来时,是脚踏实地。”钝天首领沉声说道:“从古堡,到园林,最后到这间屋子里。什么样的装置,能够让这屋子随意旋转呢”

    这显然又是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

    陈远守着司徒灵儿,灵儿没事,他已经松了一口大气。但他并不知道为什么司徒灵儿明明身体没事,却一直无法醒转过来。

    但眼下已经不是担心司徒灵儿的时候了,而是要想想怎么破解眼前的局面。

    也是在这时,前方的图画之中,破土涌出一朵黑色的莲花。

    众人所站的就是在图画之上。

    那朵黑色的莲花长了出来,很快就长到了一人来高。随后,黑色的莲花变成了莲座,上面出现了一个人。

    那莲座从上面飞了下来,而上面的那个人盘膝而坐,十分安详。

    那人一身白衣,光着头,看起来既儒雅,又慈眉善目。

    白衣僧人的年岁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他像是庄严佛土之中的圣僧。

    毫无疑问,此人便就是虫皇了。

    白衣僧人的声音充满了磁性,他朝众人微微一笑,说道:“想必各位一定很奇怪,此时的场景到底是属于什么。是幻觉,还是真实。是幻觉,解释不通。是真实,不可置信。”

    无为大师说道:“阿弥陀佛,施主应该便就是我们一直致力寻找的虫皇了吧”

    白衣僧人说道:“虫皇”他顿了顿,说道:“应该算是吧,不过虫皇是你们给本尊的称呼。本尊号……世尊!”

    “世尊”无为大师脸色微微一变,道:“施主好狂妄。”

    世尊乃是世人对施加牟尼佛的称呼,这个称呼在佛教之中,乃是莫大的尊荣。所以无为大师此时会说这虫皇太过狂妄。

    虫皇淡淡一笑,道:“你不了解本尊时,道本尊狂妄。等你了解本尊之后,才会知道,世尊一称,不足以表达本尊神通之万一。”

    钝天首领说道:“神通也好,装神也罢。你既然出来相问,便是有心道出答案。此间种种,我着实好奇。还希望你能指点迷津!”

    虫皇说道:“钝天首领快人快语,本尊甚是欣赏。”他随后一笑,说道:“本尊知道,在你们的心里,有许许多多的疑问。有对本尊的疑问,有对这个世界的疑问。而这个疑问,实际上眼前的少年是最清楚的。但他只将这个秘密告诉了他的大伯。你们这些人,则还被蒙在鼓里。”

    沈默然与钝天首领还有无为大师都看向了陈远。

    陈远沉声说道:“没错,这个秘密我知道。但我从来没有要利用任何人的心思,我所来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想必你心里也是清楚的。”

    虫皇淡淡一笑,说道:“本尊自然知道你的目的,从本尊的灭世计划失败之后,本尊就意识到了规则在改变。原本,这个世界已经毁灭十余年了,整个世界的规则都在坍塌。便就在这个时候,本尊突然感觉到一切都是虚幻,十余年所发生的事情竟似黄粱一梦。这时候,本尊就知道,天道已经派了它的天命王过来了。”

    众皆吃惊。

    钝天首领等人没想到陈远居然有此来历,但他们也是似懂非懂。虫皇的话让他们无法理解透彻。包括无为大师也不甚清楚。

    “你的话,是什么意思”钝天首领问。

    虫皇说道:“什么意思本尊不说,谅你们也无法知道。这个世间,似梦幻真。有许多东西是你们所不知道的。但你们可以去想象一些事物的真像。比如,我们是站在这个屋子里,屋子外面是古堡,古堡外面是都柏林。都柏林是在地球上,地球是在宇宙中,宇宙外面是什么宇宙外面的外面是什么任何事物都有尽头,那么,宇宙的尽头在哪里人的寿命,动物的寿命也有尽头。一条狗能活十五年,便走到尽头。人活七十是尽头,这个尽头是一个轮回,这个轮回是谁定下的规则还有,为人为狗,为鸟会飞,为鱼水中游,这个规则又是谁定下的”

    “我们的确想不明白。”钝天首领说道:“所以,你应该明白吧”

    虫皇说道:“宇宙的尽头,没人知道。但不代表其没有尽头。你们想不明白的规则,本尊懂一些,但也不是全懂。说起来,钝天你是可悲的。”

    “可悲”钝天首领说道:“我第一次听见有人说我可悲。”

    “怎不可悲你不过是天道制约本尊的一个代码而已。由你们这许许多多的代码组成一个世界的规则,如此才将本尊困在这个世界里。”虫皇说道。

    “代码”钝天首领说道。

    虫皇说道:“真实的世界里,你钝天早已突破了武学最高境界,进入到了神明阶段。你在真实的世界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纵横星空宇宙,思想所到之处,便是你元神所到之处。你可说是星空之下第一人,但是在这个世界里,你却沦落至此,又怎不可悲。”

    “说得好!”陈远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