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3章 体面的战斗
    首先第一,陈远说十秒是激将。但这种激将不会让黛绮丝因为愤怒而失去理智。黛绮丝会更加的清醒,本来若是普通战斗,也许陈远锋芒太甚,黛绮丝会先进行闪避。但现在,黛绮丝却是觉得不能有丝毫的退缩。

    高手相争,若是存了退缩的心态,那就是找死。所以黛绮丝已经给自己上了一道心理防线,那就是不能退!

    所以,黛绮丝是上当了。

    如果黛绮丝是男人,拥有同等修为。那么陈远依然不好办,但天地分了阴阳,雌雄,男女。在力量上面,对等的修为。女人的力量就是不如男人。这是天生的,不可逆转的。所以一旦硬拼,黛绮丝绝对不是陈远的对手。

    黛绮丝可依仗的是修为和经验,这样一来,陈远即使修为高绝,可要拿下黛绮丝也是有些难度的。

    第二,陈远的造化入微,一瞬间将衣衫撑破,一片衣衫挡住了黛绮丝的眼眸。

    人在眼前失去光明的时候,不可自觉的会乱一下。即使是黛绮丝,也会有细微到极致的破绽。这种破绽在陈远面前时致命的!

    种种因素加在一起,陈远又爆攻一顿。他将黛绮丝的气血搅乱,然后便是取得了胜利的机会。

    无论是时机,心计,还是力量,陈远都稳稳的占据上风。

    所以黛绮丝十秒之内落败,反而是绝对性的。没有悬念的!

    只是司徒炎和洪秀莲事后才明白这个道理,等明白这个道理之后,两人也不由惊叹陈远年纪轻轻,居然智计如此恐怖,手段如此诡秘。

    “我们走!”黛绮丝随后说道。

    她的确是没有再停留下来的理由了,便一挥手,带着莫怀仁和莫道言离去了。

    场中失去了黛绮丝三大高手的支撑,洪秀莲这边还要面对陈远这样的逆天高手存在,他们几乎就要绝望了。

    洪秀莲纵横江湖一世,这时候心里都在发狂。

    这他妈是从那里跑出来的一个妖孽啊!

    陈远也觉得真是命运造化啊!那一世里,他亲手杀了洪秀莲,这一世,洪秀莲还是落在了自己的手上。

    本来,洪秀莲若是安分守己,这事也就算了。但是洪秀莲居然主动欺负起了老爷子,那陈远是断不能忍的。

    到了此时此刻,陈远也就不再多说了。他对司徒炎说道:“爷爷,这洪秀莲要如何处置,都由您说了算。”

    陈远说完之后就退到了一边。

    司徒炎与吴伯微微一怔,他们没想到陈远做人是如此的厚道与圆润。在司徒炎和吴伯觉得为难的时候,他立刻挺身而出。在事情解决之后,马上将主动权交到司徒炎的手中。

    正所谓,人情练达即文章!

    和陈远这样的人相处,便有种春风细雨,润物无声的舒适之感。

    当然,这也只是局限于陈远的朋友和亲人。

    若是面对仇人,陈远会让对方觉得他是恶魔。

    不如现在的洪秀莲就有这种感觉。

    而这个时候,司徒炎开口了。

    “老妹子,咱们认识应该有一些年头了吧。”他的话音里充满了一种沧桑和感慨。

    洪秀莲看向司徒炎,她随后想了想,说道:“应该少说也有五十多年了吧。”

    司徒炎说道:“是啊,林家是武术世家,你自小就是武学天才。当初你从洪门出来,执意嫁到林家,将林家发扬光大,可说是意气风发。这么多年里,风里雨里,我也都知道一些。你的威望一天比一天高,当初对你有意见的人,要么死了,要么已经对你服服帖帖。你也成了林家的老祖宗。你一开口,你的儿子不敢有半句不从。”

    洪秀莲说道:“你也不差啊!司徒家本是经商出身,我在香港洪门认识你,当时你还在香港。我最早认识你的时候,你不过是司徒家的养子,谁承想,最后司徒家都成了你的。你敢说,这中间你没做过亏心事”

    司徒炎说道:“杀人放火做过,坏事做过,好事也做过不少。亏心那倒没有,成王败寇而已。司徒家经历动荡,老一辈的兄弟姐妹,要么死了,要么已经老的不中用了。这些年里,我没有亏待过司徒家的老兄弟们,司徒家是我打造起来的,并不是我窃取了司徒家。如果没有我,司徒家早已家道中落。所以,我不觉得亏心。”

    洪秀莲说道:“好好好,不愧是司徒老哥哥。你本也就是风云人物。”

    司徒炎眼中忽然闪过寒意,他怒声说道:“洪秀莲,人生能有几个五十年我们即便不是朋友,但好歹也是认识了这么多年。这么多年里,我自问没有去得罪过你。你至于要对我这么赶尽杀绝,一点情分都不留”

    洪秀莲沉默下去。

    好半晌后,她说道:“事情已经做了,再做多的解释也没有用。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难道我还能去求你不成吗”

    “好,你有骨气!”司徒炎说道:“你有骨气不求饶,可我却做不出你所做的事情来。今天我纵使能逼你林家身败名裂又如何”

    洪秀莲微微讶异的看向司徒炎,说道:“难道你会放过我”

    “我也不欺你。”司徒炎说道:“今天我和你公平的斗一场,死活与人无怨,如何”

    洪秀莲眼中闪过亮光,说道:“你此话当真”

    司徒炎说道:“绝对当真!”

    洪秀莲说道:“若是你败于我手,此事到此作罢”

    司徒炎说道:“当然,若是我死在你手上,陈远你也不得为我报仇!”他最后这句话却是冲陈远说的。

    陈远当即点头,说道:“爷爷,我绝对尊重您的选择。”

    洪秀莲站了起来,说道:“好,司徒炎,我敬你是条汉子。来吧!”

    吴伯在一旁有些担心,他认为老爷子完全没必要这么做的。根本就是徒担风险啊!

    但吴伯什么都没说,他知道老爷子决定的事情,谁也动摇不了,改变不了。

    陈远却是尊重老爷子,老爷子终究是一名武者啊!这是属于他作为一名绝顶武者的尊严与骄傲啊!

    司徒炎和洪秀莲就在庭院外面相对而立。

    金色的阳光洒照在两人的身上。

    林战天,林立群在一旁担忧的看着。

    陈远和吴伯也站在一旁凝神观看。微风吹拂,司徒炎的衣袂飘飞,他的神情庄严而肃穆。洪秀莲的眼神低垂。

    “天庭劲,涌泉紧,上下相连!通背直推!移山倒海!”突然,洪秀莲猛然抬头,眼中爆出精光。他居然抢先出手了。

    洪秀莲这一下的打击,毫无半点花巧,无视掉十米距离,到达司徒炎面前。

    虽然是简简单单的一招,但是在洪秀莲运用起来,却是造化天工。

    司徒炎面对这一击,左手一横,向外翻挂,也是一记毫无花巧地形意横拳劲,磕挂开了洪秀莲的移山倒海!

    本来横拳挂直推,一下翻挂开之后,必然要连带着擒拿。这几乎是拳法之中铁地打法,一加一等于二的道,下到一般的高手,上到造化强者,都几乎是随手就打,都不用想。

    但是司徒炎这一横拳直挂之后,却并没有擒拿,而是手腕一捻,宛如蜻蜓点水,立刻就收了回来,在胸前微划一弧度,哗啦一声甩了出去,直接砸向洪秀莲的脑门。

    八卦掌之中的手鞭,似鞭非鞭,却是古老的兵器锏术化拳术,正是这一招杀手锏。

    就在司徒炎这一杀手锏奔脑门的时候,洪秀莲的手也甩了过来,正是一招鞭术,两人手臂对撞,先是砰的一声肌肉搏击,随后连续碰撞了三四下,却碰出了好像钢铁对撞一般的声音。

    这几招变化,都十分的简单。但却让人看的惊险壮观,叹为观止!

    招式虽然简单,声势却是极大!

    两人身体带起的劲风爆响,气流旋转,手臂砸打,撕裂空气。

    这两个老对手,对彼此都熟悉到了极点。招式上,谁也讨不到好处。要用招式将对方击杀已经很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