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0章 各有心事
    司徒灵儿在外面揪心的等待着。

    杨洁,宋灵珊,还有司徒镜这些人也都在卧室外面等待着,他们都不知道陈远在里面到底是要如何的救治老爷子等人。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里面终于传来了声音。

    是陈远的声音。

    但仔细听,又不像是陈远的声音。那声音到底在说什么,却是根本听不清楚。像是佛经,又像是咒语。

    这声音初听起来,很是细微,就像是有人在耳边喃喃细语。但奇怪的是,每个人都感觉这声音是在自己的耳边。

    过不多久,这声音开始复杂起来,便如僧人在梵唱。

    梵唱越来越响,再过一会之后,那屋子里就像是有一千个僧人在一起梵唱。整个宅子里仿若成了大雷音寺一般。

    司徒灵儿和宋灵珊以及杨洁等人开始感觉身体里面的血液开始不由自主的流淌起来。

    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就像是桌上有一颗螺丝钉,然后外面有钻土机在作业。这种震动让桌上的螺丝钉开始朝下滑落。

    血液不自由主的流淌,浑身都是暖洋洋的。

    这是很舒服很痛快的感觉,比任何一次按摩推拿都要舒服,这种畅爽是全身心的,是蔓延到了四肢百骸的。身体的杂质,还有一些陈年隐疾,淤阻的地方也都被这声音打通。

    更要命的是,这声音让女性还有一种羞人的快意!

    这声音一直持续,大约三个小时后方才停歇。

    声音停歇后,司徒灵儿等人感觉到身上黏糊糊的,再看手臂上,却有一层黑色的粘液,这便是体内的杂质被排了出来。

    她们的身体,感觉到轻松了太多。整个人都有种身轻如燕的感觉。

    随后,陈远从卧室里出来。司徒灵儿顾不得身上脏兮兮的,立刻上前关切的问道:“我爷爷怎么样”

    陈远微微一笑,说道:“没事了。”随后,他又轻蹙眉头,说道:“不过你应该先去洗个澡。”

    司徒灵儿大喜之余听到陈远这句话,顿时就红了脸蛋。

    这一天终究是过去了。

    晚上的时候,司徒炎老爷子穿着黑色的唐装,他的精神已经很好。一点也不像之前那奄奄一息的样子。司徒信义和吴伯也已经伤势痊愈。

    司徒家的这场浩劫也算就此过去了。

    司徒炎让吴伯准备了一场家宴,家宴上,司徒炎再次隆重感谢陈远。陈远连说愧不敢当,面对司徒炎老爷子,陈远始终都保持了谦恭。

    这让杨洁和司徒信义都对陈远非常的有好感。

    宴席过后,杨洁和司徒信义回房休息。

    陈远则和司徒炎还有吴伯有话要谈。

    司徒灵儿和宋灵珊也回房休息了。

    这一晚,注定有许多人是睡不着觉的。

    属于杨洁和司徒信义的卧室里,司徒信义忍不住问杨洁,说道:“陈远小兄弟到底是什么来历,他年纪轻轻,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修为”

    杨洁摊了摊手,说道:“我比你知道的并不算多,只是在很早之前,我知道陈远是灵儿的同学。以前灵儿性格自闭,我鼓励陈远多带灵儿出去玩。后来灵儿的性子也确实开朗了许多。今年暑假的时候,倒也发生了一件事情,本来我还有些耿耿于怀。”

    “哦,什么事情”司徒信义问。

    杨洁说道:“灵儿有一天很伤心,还哭了。我没有问灵儿什么事情,但我感觉是和陈远有关。”

    司徒信义顿时火起,说道:“难道是陈远欺负了灵儿”他冷哼一声,说道:“那怕他修为再高,他若是敢欺负我的女儿,我跟他拼了。”

    “你这人啊!”杨洁说道:“怎么这么大岁数了,性格火爆起来还跟个孩子似的。陈远怎么会欺负灵儿灵儿心里满心满眼都是陈远这个家伙,若是陈远肯和灵儿在一起,灵儿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哭”

    司徒信义一愣,说道:“你说灵儿喜欢陈远”

    杨洁说道:“她是我的女儿,她的心思我怎么会不清楚。”

    司徒信义说道:“咱们灵儿也都十**了,要说谈恋爱,那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你说灵儿喜欢陈远难道陈远还会不喜欢咱们灵儿这开什么玩笑,天下间,还有男人敢不喜欢我的女儿”

    这倒不是司徒信义自夸,司徒灵儿的确有颠倒众生的资本。

    杨洁说道:“咱们的女儿是很优秀,但你也看到了。陈远这小子的本事可高着呢。”

    司徒信义说道:“那也不对啊!我看他好像很关心灵儿啊!”

    杨洁说道:“这次咱们是紧急把灵儿喊过来的,一路上也没见灵儿和陈远联系。可在这关键时候,陈远却出现了。你知道这说明什么”

    司徒信义马上说道:“说明他一直在关注灵儿。”

    杨洁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可他既然关心灵儿,为什么要拒绝灵儿呢”

    司徒信义想的头大,说道:“哎呀,咱们想也想不清楚,干脆找他问过清楚好了。”

    杨洁说道:“你可别乱来,你这人,粗枝大叶的,容易好心办坏事。”她顿了顿,说道:“其实我并不赞成陈远和灵儿在一起。”

    司徒信义微微一怔,随后说道:“那这是为什么我看陈远这小兄弟挺不错的,本事高不说,而且做人谦逊有礼,丝毫不见傲慢。他有如此本事,还有如此心性。配咱们灵儿,倒也还行。”

    杨洁说道:“如果陈远只是个普通男孩子,他有这样的品行,我是很乐见其成的。可我怎么看陈远,都觉得他身上有太多的是非。灵儿待在他身边,只怕不会有平静的生活。”

    司徒信义呆了一呆,随后一叹,道:“你说的也是,不过,这些东西也不是咱们能想怎样就怎样的。灵儿是个独立有主见的孩子,她自己的路要怎么走,咱们都该尊重。”

    “这我知道,放心吧。”杨洁说道:“咱们两当年被刁难过的痛苦,我不会再转嫁给女儿。”

    宋灵珊和司徒灵儿也在房间里,两个女孩子躺在床上,一起盖一床被子。

    两人的感情因这次的患难,更加的真挚而深厚。

    “陈远今天真厉害。”宋灵珊由衷的说道。

    司徒灵儿想起陈远今天的突然出现,还有他力退强敌的威风。

    擎天之柱。

    司徒灵儿想到陈远,心里居然最多的是安定。以前,她知道陈远一直都在守护她,所以她活得快乐而安心。但后来,在这半年里,她不确定陈远是否还在守护她。

    到了今天,司徒灵儿终于知道,原来他一直都不曾走远。

    所有的怨与恨,惆与怅便都化作了甜蜜。

    “是啊!”司徒灵儿回应了宋灵珊一句。

    “灵儿,你还别说,陈远不知道搞的什么鬼,我现在都觉得身体好舒服,暖洋洋的。”宋灵珊说道。

    司徒灵儿说道:“我也是这种感觉呢。”

    宋灵珊又说道:“对了,你说陈远怎么会突然出现呢你跟他说了吗”

    司徒灵儿不想让宋灵珊知道,陈远一直在守护她。她点点头,便说道:“我知道陈远武功很厉害,那次我们不是看见他在雷家将那些高手打退了吗我们的家的情况很复杂,我怕有什么变故。就给他发了条信息,求他帮忙呢。没想到他真的来了。”

    宋灵珊说道:“原来是这样。”

    “灵儿,我突然有些明白了。”宋灵珊接着又说道。

    司徒灵儿道:“啊,你明白什么”

    “为什么陈远会不接受我们。”宋灵珊说道。

    司徒灵儿脸蛋一红,道:“什么叫不接受我们啊,好像我们要都粘着他似的。”

    宋灵珊嘻嘻一笑,她说道:“你就别跟我揪这个字眼了,我是才明白过来。其实陈远的世界和我们普通人的世界不同,所以他才没办法接受我们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