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4章 青春流逝永不停
    宋灵珊沉默了片刻之后,她抬起头,那一瞬,她的眸子亮如璀璨星辰。“我喜欢你,陈远,从到高中开始,喜欢了你三年。所以今天,你给我和灵儿一个痛快吧。”

    司徒灵儿也变的局促不安起来,她没想到,宋灵珊会把她也带进来。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她也不知道是否该撇清这层关系。但是,她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撇不清。要她说出不喜欢陈远,她说不出来。

    “灵珊。”陈远深吸一口气,说道:“其实你约我的时候,我大概猜出来,你是要说这些。我就一直在想,我应该怎么来回答你。”

    “想着怎么回答,才不让我伤心吗”宋灵珊微微一笑,说道。她的心在绞痛,但却依然保持了美丽而从容的微笑。这是属于她宋灵珊最后的尊严。

    陈远点点头,说道:“对!”

    宋灵珊说道:“所以你的选择是灵儿”她顿了顿,道:“我明白了。”随后,她转身就准备离去。

    “灵珊!”司徒灵儿一把拉住了宋灵珊。

    陈远站了起来,他说道:“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喜欢任何人。包括灵珊你,也包括灵儿。如果我有做了什么,会让你们产生误会,那我在这里跟你们说一声抱歉。”他随后淡淡一笑,说道:“今天应该走的人,是我。”

    他说完之后,起身便大踏步的离开了包房。

    这一瞬,司徒灵儿也呆住了。

    她感觉自己的心有些疼,像是一件精美的瓷器产生了一条不可察觉的裂缝。然而,开始只是微微的疼,到后来,这疼变得钻心,变得刻骨。

    宋灵珊也呆住了。

    她一直都感觉到,也许陈远喜欢的是灵儿。但这个结果,她万万没有想到。

    陈远离开大排档的时候,正是晚上九点。

    天上有一轮明亮皎洁的圆月。

    路上还有许多车辆行人,这几年东江的变化是很明显的。最明显的就是交通开始变的拥堵了一些。

    路灯将陈远的人影拉得老长。

    陈远暗暗叹息,这样也好,挺好的。以后也不用再有更多的担心了。

    凌晨的时候,陈远的手机忽然响了。这次却是司徒灵儿打的,她打了一下就挂了。

    陈远本来已经在床上安然入睡,他能够安然入睡,但司徒灵儿和宋灵珊这晚却彻夜难眠。

    陈远心头一跳,他下意识的觉得司徒灵儿这个电话是有些找事儿。她不太可能会遇到危险……

    “可是万一呢”陈远不想有任何的冒险,于是他迅速起身,就打着赤脚直奔出去。

    陈远穿着睡衣在大街上狂奔,他的身形如电,只两分钟的时间,陈远就已经来到了司徒灵儿家的小区外面。

    司徒灵儿在小区外面徘徊着,她在等待陈远的到来。

    月色与路灯的光混合在一起,司徒灵儿像是夜晚的冰雪精灵一样,是那样的让人爱慕和垂帘。面对这样的女孩,谁又能硬起心肠呢

    十八岁的灵儿,已经出落得格外动人和标致呢。

    陈远走上前来,他颇为恼火的说道:“你知不知道,小孩喊狼来了的后果是什么也许等你真正遇到狼的时候,我就不相信了。”

    司徒灵儿回身就看到陈远是赤着脚前来的,这一瞬,她所有的烦忧都得到了宁静。

    “我走了。”陈远转身就要走。

    司徒灵儿连忙上前拉住了陈远的手。

    陈远微微一怔,他回头看见司徒灵儿美丽的脸蛋上带着一丝的哀求。那楚楚可怜的样子让陈远再也硬不起心肠。

    “你你你……告诉你,这招不管用了。”陈远气急败坏。

    司徒灵儿嘻嘻一笑,她眨了眨眼睛。让陈远这般的吃瘪,她从心里感到开心。

    “不要走,好吗陪我说说话。”司徒灵儿轻声请求。

    陈远无论如何也拒绝不了司徒灵儿的请求,他可以将灵儿宠上天。“那就走吧!”

    这个夜里,陈远就赤着脚陪着司徒灵儿在马路上走着。

    司徒灵儿有些担心,说道:“会不会有点硌脚”

    陈远摇摇头,说道:“不会。”

    司徒灵儿沉默下去,好半晌后,她说道:“你今天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陈远说道:“你是指”

    “你说你不会喜欢任何人。”司徒灵儿说道。

    陈远说道:“我跟你们不同,你们是凡夫俗子,所以会沉浸在情啊爱中,你们有人本能的**,**,贪欲,爱欲,七情六欲大概就是这些。但我所追求的东西,和你们不同。我追求的是武道最高境界,那是一种无我之境。”

    司徒灵儿呆住。“你的意思是,你一辈子都不会结婚”

    陈远点点头。

    司徒灵儿的眼眶立刻就红了,她说道:“你骗人。”

    陈远说道:“你要说我骗人,我也没办法。我没理由和你们说谎,不是吗无论是你还是灵珊,只要是正常男生,那里会拒绝你们。”

    司徒灵儿呆立当地。

    陈远在一旁静静的陪着,他说道:“如果我做了什么让你产生误会的话,对不起。”

    “可是你明明……你分明是在乎我的。你为什么要这么说”司徒灵儿的泪水瞬间如断了线的珍珠项链。她很快又抹了一把眼泪,转身就走。

    陈远没有去追。

    长痛不如短痛吧,他这样想。

    司徒灵儿的家中,杨洁并没有睡。

    她这几天并不忙,她在客厅中看电视,也是在等着司徒灵儿回来。刚才女儿的情绪不大对,她有些担心。

    电视里正在放着蓝桥绝恋。

    不一会后,门外传来门匙转动的声音。杨洁看向大门处,大门打开,司徒灵儿进来。

    杨洁立刻看见司徒灵儿的眼眶红了,显然是刚刚哭过。

    “这么早,就为情所困了吗”杨洁心中不由心疼。

    司徒灵儿也没有喊妈妈,她转身就就进了卧室,然后关上了卧室门。

    杨洁呆了一瞬,她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的女儿居然会为爱情掉眼泪。她的女儿,是绝对的优秀,漂亮,自立。她觉得只有男生追求灵儿不可得,从而黯然神伤。怎么会有女儿为情掉泪呢

    杨洁一想到这,就觉得很不舒服。

    她知道,这事肯定和那个叫陈远的小伙子有关。她想去找陈远问过清楚,老娘的女儿难道还配不上你

    但这只是一时的冲动,杨洁做为成熟的女性,自然不会干这么幼稚的事情。

    大约半个小时后,杨洁听到了卧室里面传来了司徒灵儿的抽泣声。杨洁心疼到了极点,她忍不住前去敲门。

    “灵儿,灵儿!”杨洁喊。

    “我没事。”好半晌后,里面传来司徒灵儿的声音。

    杨洁无奈,她知道女儿的性子。女儿是断然,也永远不可能像其他的小女生,会在妈妈的怀里诉说伤心事的。

    在第二天的时候,司徒灵儿一样早早起床,并且面容依旧,一点也看不出有什么异样来。

    杨洁想问什么,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这终究是孩子自己的事情。”杨洁想。

    在东江的房子,杨洁挂到了中介打算卖掉,女儿即将要到上海上学,那边她的丈夫司徒信义也在,所以杨洁没有理由还停留在东江。即使这里是她的家乡!

    是时候该一家三口团聚了。

    司徒灵儿与杨洁,还有宋灵珊以及其父一起前往上海。是坐火车前去的。

    司徒灵儿和宋灵珊之间的关系并没有任何的隔阂,这其实也是好在两人都被陈远拒绝了。不然的话,即便宋灵珊说她不会介意,但即便是圣贤,也无法在这种情况下,真的心无芥蒂。

    两女也绝口不再提陈远了。

    在被陈远刚开始拒绝的时候,司徒灵儿想过要将陈远送的手机扔了。但是她终究没有舍得扔掉,那或许是她与他唯一的一点**和秘密了。

    上大学之后,陈远和司徒灵儿,还有宋灵珊都分在了不同的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