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2章 虫皇的最新消息
    陈远也打算回东江。他回去东江还要做隐秘手段,林洋这个身份是不能回东江的。

    不过在下午的时候,沈墨浓约陈远吃饭。

    陈远微微有些意外,但他并没有拒绝。

    陈远还是以林洋的身份赴宴,沈墨浓开着一辆兰博基尼来第四区接陈远。陈远上车之后,不由笑道:“你一国安局的特工,还能开这么好的车”

    沈墨浓翻了个白眼,说道:“一辆兰博基尼而已,我开着就让你觉得惊讶了这车是国安的车,有时候执行任务也需要这种好车。再说了,姑奶奶我家里这种好车也不是没有。”

    “我靠,那看来你们在国安挺赚钱的啊!”陈远笑着说道。

    沈墨浓启动车子,迅速离开了第四区。她对陈远的这种说法很不满,道:“你这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国安可不是什么挣钱的地方,以我和我爸的本事,要挣钱也不用跑到国安来挣。我和我爸不挣钱,但我们沈家也有做生意的人,每年我们都有一些分红。这跟你大伯是一样的。”

    陈远心里其实是清楚的,他不过是来调戏一下沈墨浓。在上车之后,陈远开始感知周遭一切。他现在很是小心,真怕那个什么虫皇会以虫子的形体藏在附近。而在经过陈远的一番搜索后,便是连蚂蚁都别想来窥探。

    他能感知到蚂蚁,虫子的磁场波动。陈远相信,虫皇的身体可以是普通虫子,但是他的磁场波动绝对不会跟普通虫子一样。

    确定了这上面没有虫皇之后,陈远也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沈墨浓请客的地点是在一家幽静的咖啡厅内,这种地方,还是很适合年轻人谈情说爱的。一点小资情调的钢琴曲弹奏着,灯光昏黄,很容易就让人摸上小手的。

    沈墨浓要了个靠墙角的角落,这里每个座位都用屏风隔开了。每一桌客人都有不错的**空间!

    陈远和沈墨浓相对入座之后,两人跟着点餐完毕。

    陈远要了一份雪花牛扒,沈墨浓则是要了一份甜点蛋糕和一杯极品蓝山咖啡。

    “这个地方,好像是谈情说爱的。”陈远呵呵一笑,说道:“该不会你是想要追我吧”

    陈远的话让沈墨浓愣了愣。

    一瞬间,她的脸蛋红透了。

    “你瞎说什么呀,你才多大呀。我能对你个未成年下手”沈墨浓有些慌乱。

    她之所以慌乱,也许是因为她真的有一点动心。但陈远的话位面也太不解风情了。

    陈远将沈墨浓的反应收在眼底,他正是有这样的担心,所以才会故意说这样的话。陈远知道沈墨浓是心高气傲的人,能入她法眼的人太少了。但似乎自己在她面前表现的太过出色了。

    所以她会心动,这很正常!

    但陈远必须要将她的小火苗湮灭,不然的话,将来她只会更痛苦。

    陈远便就哈哈一笑,说道:“不是就好,不是就好。”

    沈墨浓立刻就有些生气,说道:“你这话什么意思,就算我真的追你,有那么恐怖吗你不至于要这个反应吧”

    陈远打了个哈哈,说道:“沈队,你别误会。你很漂亮,也很能干。但你不是我的菜。”

    沈墨浓心里那个气啊,但她也立刻说道:“你也放一百八十个心吧,我对你这种小弟弟更不会有什么兴趣的。”

    “好好好,你这么说我就放心啦。”陈远接着不知好歹的说道。

    那一瞬,沈墨浓的心酸涩到了极点。坚强如她,却是差点要掉下泪水来。但她终究还是全都忍住了。

    她表现得波澜不惊,云淡风轻,而且就这样陪陈远将这顿饭吃完。

    吃完之后,沈墨浓依然平静结账,笑语嫣然的和陈远离开了咖啡厅。

    随后,沈墨浓开车送陈远回第四区。

    直到沈墨浓将陈远送回第四区之后,她开车离开,等离开了第四区之后,她才掉下一滴泪水来。

    陈远在第四区住下,他洗过澡后接到了陈凌的电话。

    “大伯!”陈远喊道。

    这里没有人能偷听,所以他才这么喊。

    陈凌那边微微一笑,说道:“等将虫皇彻底解决后,咱们就不用再这么憋屈了。”

    陈远笑笑,说道:“嗯。”

    陈凌说道:“明天我会安排一个假林洋来接替你,然后你再秘密回东江。等到了东江,回家之后,我们的那个假陈远会马上离开。”

    陈远说道:“嗯,大伯您费心了。”

    陈凌说道:“不能这么说,虽然虫族的阴谋被遏制住了。从现在的表面上来看,似乎虫族也已经成了强弩之末。但是,虫皇一直未曾现身,这让很是不安。既然你是天道安排的诛杀虫皇的一枚重要棋子,那么我就一定要尽力保证你的安全。不然的话,将来虫皇卷土重来也并不是不可能。”

    陈远微微一叹,说道:“虫皇的确太过狡诈,如今他隐藏在暗处,也着实让人不安。”

    陈凌说道:“我倒不怕虫皇直接对付你,就怕虫皇会去通过伤害你父母来遏制你。这是我最不想看到的。”

    陈远说道:“我会尽力保护好爸妈他们。”

    陈凌说道:“正是因为你在意你的父母,所以他们也才能够成为你的软肋,这是一种因果关系,可以被利用的因果关系。而且,你们与我之间的关系,终究不是秘密。虫皇真要查过去,还是有很大的可能。”

    陈远沉默下去。

    他自然也知道,想要完全的掩盖住,这太难了。而最大的破绽,就在于自己和大伯之间的亲戚关系。

    陈凌继续说道:“不过,如今虫皇的信息收集应该不太容易了。所以,我会给他再布一条线。嗯,林洋是一条虚线。你们回去之后,我会安排你们尽快再搬家一次。到时候,会有另外的人住进你们原来的家。他们会取代你们的身份。”

    “啊”陈远吃了一惊。

    陈凌说道:“那条线我会给你们全部处理好,从各种信息的蛛丝马迹,都会指向他们那一家。但你们这边,正常生活不会有什么影响。你不用担心,他们那边,还有假陈远的学习轨迹都会是一条新的线。”

    陈远这才松了一口气,同时不由佩服大伯的思虑周详。

    “大伯,谢谢您!”

    陈凌一笑,说道:“没什么好谢的。这边我会尽力布防,争取在虫皇每一次出手的时候,将他的轨迹捕捉住。只要将他给杀了,咱们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陈远说道:“嗯!”

    回到东江之后,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陈远在回到东江之后,又收到了大伯陈凌的电话。

    “咱们可以稍微的松一口气了。”陈凌说道。

    陈远微微一怔,道:“哦,怎么说”

    陈凌说道:“第一,虫皇不是虫子。这是我们从抓的王清和俞进军口中得知的。虫皇是是虫族之皇,他最早来到了咱们这个世界,他选了一个很完美的身体开始进化。只有拥有身体之后,他才能开始找载体来繁育寄生兽。这种完美的身体很难找,不到万不得已,虫皇不会轻易放弃的。第二,那就是虫皇在一年前他的第一个阴谋失败之后,他便离开了。所以虫族之内,没人知道他的下落。但是他们从一些蛛丝马迹中揣测出虫皇是要去进行第二次进化繁殖了。因为他的这第一代寄生兽已经被我们完全遏制住了。虫皇要产生出更加优秀的寄生兽,至少需要十年时间。所以,这十年之内,咱们应该不太用担心虫皇的攻击了。事实证明,许多事情都是我们想多了。而这一年内,咱们之所以能势如破竹,其原因居然是虫皇根本没有指挥了。”

    陈远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他再次问道:“大伯,这事可靠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