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1章 印证武功
    陈远说道:“就算是达者为尊,您和无为大师还有陈凌先生,沈先生,你们永远都是晚辈心中的前辈。”

    他始终保持谦恭的姿态。不管陈远的修为有多么高,他都不认为自己可以和眼前这几位大佬相媲美。因为自己的修为是建立在他们打下的良好基础上。尤其是钝天首领,在那一世里,没有钝天首领的先驱行为,后面的武学之道,不可能这么发达。

    陈远说到底还是沾了钝天首领的光,只是钝天首领不知道罢了。

    陈凌闻言,他的眼中闪过赞许的光芒。自己的这个侄儿天才绝世不说,难得的是他年少成名,还保持了这份谦恭,这很好,很不错。

    无为大师也是暗暗点头。

    钝天首领说道:“吃完早餐之后,咱们印证一下武道吧。”

    陈远点头,说道:“晚辈听您的。”

    钝天首领随后便就不再多说。

    沈默然也是无为大师的弟子,但沈默然多年前就已叛出了师门,重新拜在了钝天首领的门下。

    此番见面,沈默然与无为大师却并没有激起太多的涟漪。双方都将这些恩怨看的很淡!

    在那一世里,无为大师推沈默然下万鬼窟,从而造成了沈默然的恨。之所以,无为大师要除去沈默然,是因为那一世里沈默然乃是天魔星,会遗祸世人。无为大师看出这一点才不得不出此下策。而在这一世里,沈默然的命格还有陈凌的命格都得到了改变,所以无为大师和沈默然之间并没有仇恨。

    在那一世里,是沈默然亲手杀了无为大师。

    而在这一世里,沈默然并没有杀害无为大师的理由。而且,无为大师在这一世里后来也精通了打法,成就了无上修为。这是两世之间的区别。

    这时候,无为大师忽然说道:“陈凌。”

    “师父!”陈凌恭敬应答。

    无为大师说道:“如今虫族的势力已经被拔除得差不多了吧”

    陈凌说道:“从我们所掌握的资料来看,的确是已经被拔除得差不多了。只有虫皇一直未曾现身过。”

    无为大师说道:“虫皇是制造和一切祸乱的根源,他一日不除,你们都不能掉以轻心。”

    陈凌说道:“师父放心,这一点弟子断不会轻视。”

    无为大师说道:“为师仔细思来想去,如今咱们虽然抓捕了不少虫族,但是他们没有一人能知道虫皇的来历和下落。你们也一直在寻找,却没有丝毫的线索。这会不会是因为,你们的寻找陷入了一种误区”

    “误区”陈凌微微一惊。

    陈远忽地悚然而起,他说道:“难道虫皇还并没有成为一个人,而是一直还属于虫子形体状态。所以我们无论如何也寻不到他。也许,他就是一只虫子,说不定就在咱们这屋子里。也许昨日的歼灭战,他也去了,只是我们没有发现这只虫子而已。”

    陈凌,钝天首领,沈默然等人闻言都是变色。

    无为大师说道:“这屋子里,不可能有虫皇。贫僧一直都在注意这个屋子里的状况。”

    见无为大师这么说,众人也就微微松了口气。

    陈凌说道:“师父和林洋的猜测不无道理,但若真是如此,茫茫人海之中要寻找到这只虫子,那还真有些难度。”

    无为大师说道:“只能见招拆招了。最近这一年里,虫族受到的打击很重。也许这一次的歼灭战,说不定就是虫皇安排的。他也许是想要麻痹我们,放松我们的警惕。也许他是觉得这些人都已经被咱们盯上了,干脆将他们作为弃子。”

    陈凌说道:“师父的话,很有道理!这场战斗,只要虫皇不死,就不算完。”

    对于虫皇的追查,陈凌这边,还有与其他国家的联盟情报都不会停歇下来。一年前虫皇的阴谋揭露之后,各国都是心有余悸。

    这些事情,再商量讨论,也不会有太大的结果。吃过早餐后,陈凌也没着急离去。他也想看看,陈远到底成长到了什么地步。

    无为大师对武道之事也是颇感兴趣的。而且,无为大师也不知道林洋就是之前见过的陈远。他在私下都对陈凌感慨过,说道:“现在当真是英雄出少年啊!去年我见的你家那个小侄子,就已经是人中龙凤。这个林洋更是不可思议啊!”

    陈凌和无为大师是说过陈远的一些事情,但他终究也没有说陈远是来自另外的世界。这个秘密,陈远深埋心底,他没有跟无为大师说破,但相信以无为大师的智慧,多少能猜透一些。

    陈凌和钝天首领也说过这个世界的规则之事,他同样没有说过陈远的事,只是让钝天首领明白了一些隐秘。这也是如今钝天首领为什么愿意相助陈凌的原因。

    至于陈远是来执行任务,剿灭虫皇,这是最高机密!目前只有陈凌和陈远知道。

    而虫皇有所察觉,但也并不知道具体情况。

    客厅里颇为宽敞。

    钝天首领说道:“默然,你来和林小哥儿印证一下武功吧。”

    沈默然点点头。

    此时的沈默然,一身黑衣。他的面目清秀,脸色冷淡。他的眸子里如有一口古井,千年不波。似乎没有什么东西能激起他的**一般!

    这是一种无我的境界!

    人要先建立自我,然后才能到达无我。

    “大家都是好朋友,为免伤和气,不如我们来做一些小规则吧。”陈凌忽然开口。

    众人便都看向陈凌。

    陈凌一笑,说道:“我手中有一副扑克牌。我朝天上一抛,然后两位谁先抢到大王,谁便算赢,如何”

    沈默然点头,说道:“可以!”

    陈远自然也不会有意见。

    其实这一幕在电影里是很常见的。但在现实中,这样的针锋相对和电影里的表述自然是大不相同的。

    陈远和沈默然相对而立。

    陈凌突然将扑克牌朝天上一抛,他的劲力连绵而深厚,一副扑克牌立刻就如天女散花一般。

    但是,陈远和沈默然的目光却没有去看一眼那扑克牌。

    两人都是绝顶高手,如果这时候将注意力放到扑克牌上,那简直就是找死。

    沈默然突然张嘴,他吐出一口气来。

    接着,他面前飞舞的一张方块四便如离弦之箭朝着陈远的面门激射而来。陈远同样吐气开声!

    顿时,那扑克牌激射到了他的面前,立刻受阻,然后飘落下去。

    “蛇手洞中藏,神鬼也难防!”沈默然接着出手,他蓦然出手,那拳头就如一条蟒蛇钻出。

    呼!

    陈远眼前的场景似乎变了,一条巨蟒飞上天空,兴云布雨!

    那扑克牌就如漫天流星,但都被蟒蛇所携带的气流给震开。

    眨眼没之间,蟒蛇张开血盆大口,便要将陈远的头颅吞噬。陈远眼睛猛然睁大,他施展出了云龙探爪的功夫来。

    于是云雾之中,一头神龙张开巨爪朝着蟒蛇的头部抓去!

    两人打架已经不是招数神奇那么简单了,而是犹如九天仙人,行云布雨,翻手神通一般了。

    砰砰!

    拳爪相撞,一触即分。

    陈远和沈默然压根就没去管扑克牌,两人的认知就是,将对手击退之后,再抢扑克牌。不然的话,任何擅自行动都是找死。

    陈远也没有留手的可能,面对沈默然这样的高手,他若不全力以赴,绝对是死路一条。

    也是在这时,陈远和沈默然同时抢进一步。陈远半步崩拳突然朝沈默然腹部崩出。沈默然身子一挨,一掌下压,接着身子一晃,便是一招搬拦捶砸出。

    陈远身子转的更快,巧妙避开了沈默然的搬拦捶。

    两人招式变化,极其之快,而且都是自然而然,毫无刻意的痕迹。

    陈远刚一避开搬拦捶,接着反手就是撇身捶!

    沈默然腰腹一鼓,肘锤砸出!

    两人再次硬碰硬,并各自退出一步。

    但这并不是结束,陈远又一个箭步踏出,直踩中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