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9章 你是活雷锋?
    暑假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过去了。

    这个暑假剩下的时间里,陈远许多时间都是陪着老妈林倩还有老爸在。这一世里,也许是因为知道自己终究是要离开,所以他格外珍惜和父母在一起的时光。

    同时,陈远还在做一件事情。他给老爸陈天涯洗脑,他的意见是让老爸离开那个单位,自己出来单干。

    如今的下海热潮已经过去了一些,而且下海大多都是去深圳,上海,广州那些地方。所以,陈天涯和林倩对陈远这个提议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单干怎么单干”陈天涯问。

    陈远说道:“房地产经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会成为国家的支柱经济,老爸您是造价师专业人才,连资深造价师的证也都考到了,您可以注册一个造价咨询事务所,专门为房地产经济服务。至于业务方面,我知道您不擅长来跑,您擅长的是技术,但我们可以拉合伙人啊!再说了,您在三局里声望这么高,以您的资历,也会有很多人愿意跟您合作。”

    林倩对这些不太懂,她说道:“你这可不能乱给你爸出主意,你爸在三局里,好歹干了这么多年。将来退休了,还能有退休工资。”

    陈天涯沉吟着。陈远趁热打铁,他说道:“我相信,在咱们东江这片,能有资深造价师证的人不多吧。老爸您还有什么好顾虑的,难道咱们家就永远要穷吗就算比不上大伯,但咱们也至少要混个小康吧。”

    陈远开始激将老爸。

    陈天涯摇摇头,说道:“小远,你以为你爸我没想过这个问题吗这首先要注册一家你所说的这种造价咨询事务所,至少也要有一百万的注册资金。很多工程都需要咱们有一定的保证金。”

    “我想,老爸,钱应该不是问题。在东江,有这点的钱的人太多了。但是有您这种资历和有造价师证的人却是不多。”陈远说道。

    陈天涯说道:“话是这么说,我去哪里找这样的合伙人”

    陈天涯习惯了在体制内,让他跨出这一步并不容易。

    陈远说道:“这样吧,老爸,找合伙人的事情您交给我来办,好吧”

    “你来办你能怎么办”陈天涯讶异的问道。

    陈远说道:“这您就不用管了嘛,反正我也不会做违法乱纪的事情。”

    林倩说道:“等会,你们这是说的些什么啊。现在房价都高成什么样了,一平就要一千五,一栋房子八十平就要十多万。十万块钱,我们一家人不吃不喝都要攒多少年。这房地产,我看泡沫太大了,迟早是要破的。这行也没多少好日子过了。”

    陈远不由苦笑,说道:“这才那跟那啊,妈。你不吃不喝几年就可以攒栋房子。以前的古人,普通人家要攒栋房子也是一生的积蓄。在将来,咱们这里的房价至少也要七八千一平,这还是因为咱们这是小城市。您信不信,在燕京,上海那些地方,一平就要四五万呢,而且这还算便宜的。”

    “你这孩子,这都是在说什么胡话。那怎么可能呢,那老百姓还要不要活了”林倩觉得陈远的话太过不可思议。

    陈远说道:“大锅饭的时代,大家都一样穷,所以房子,车子大家都不敏感。但是等老爷子南巡之后的基调就是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以后的贫富差距会越拉越大。年轻人想靠打工在燕京,上海这些地方买一套房,比登天还难。但是现在,我们脚下却是有很多机会。比如老爸只要建造自己的公司,如果顺利的话,我们挣了钱,就去燕京贷款买两套房。等到了十年后,咱们马上就是千万富翁了。”

    “这孩子,我看你是越来越不着调了。”林倩连连摇头。

    “老妈,你看你就是妇人见识。”陈远说道。他又对老爸陈天涯说道:“爸,您觉得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有一定的道理。”陈天涯说道:“但你说的四五万一平米,那也太夸张了。”

    陈远说道:“这还真不是夸张。应届毕业生越来越多。燕上广深这些地方是经济开发重地,那里是年轻人大浪淘沙的地方。随着外地人的大量涌入燕上广深,那里的地价,经济都会得到更大的释放和爆发。到时候,在燕京想买房,已经不是仅仅有钱就可以的。”

    “这些东西,你是从那里来的依据”陈天涯忍不住问。

    陈远说道:“大伯跟我分析的。”他毫不犹豫的让大伯继续背锅。

    “你大伯说的,也不一定就都是对的。”陈天涯闻言有些忿忿。陈远心里一个咯噔,便就知道,自己这事是想错了。不该拉大伯来垫被。老爸心里是有傲气的。

    陈远立刻就说道:“我觉得老爸,不管这是谁说的,谁分析的。但我们对事不对人,这个分析是有依据,有道理的。”

    陈天涯冷哼了一声。

    陈远说道:“那我去给您找合伙人,您出来单干这事,您有兴趣吗如果实在没兴趣就算了。我不过是觉得以老爸您的才能,不该就这样平庸的在建铁三局里待着。大伯是龙,您也不可能是虫。”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林倩立刻训斥。

    而陈天涯却是身子一震,儿子的这句话的确是刺痛到了他。

    “干,为什么不干”陈天涯回了一句。

    陈远心中偷笑,他总算是知道老爸的忌讳了。就是不能跟他提大伯,虽然大伯很疼他这个弟弟。但是大伯的成就对老爸来说,也是一种压力。

    同样是两兄弟,大伯是军神,燕京高层。而他这个弟弟,的确是太平庸了一点。所以,老爸心里不舒服,也的确是人之常情。

    林倩在一旁急了,说道:“老陈,你可别乱来。小远他懂什么啊,你这……”

    “我有自己的分寸。”陈天涯丢下这一句话就回房了。

    林倩想要跟陈远说什么时,陈远也马上就回房了。

    陈远第二天就去联系了童佳雯,他知道童佳雯家里关系广,可以帮忙问问。另外,陈远也去了一趟司徒灵儿的家里。是在早上的时候,杨洁刚好出门,便碰到了在外小区面等候的陈远。

    “陈远啊,这么早就来了是要找灵儿吗”杨洁问。

    陈远说道:“找灵儿,但也找您。”

    “找我,上车再说吧。”杨洁说道。

    陈远拉开车门,坐在了副驾驶上。他说道:“阿姨,我就跟您开门见山了。您知道建铁三局吧”

    杨洁说道:“这我知道,三局一直都很不错,许多大楼,政府工程都是他们建的,怎么了”

    陈远说道:“是这样的,我爸是里面的造价工程师。最近他想出来开个造价咨询事务所,但是注册这种公司也需要注册资金,还有帮忙跑业务的。我想您在咱们这片区面子也广,认识的人多,所以,您懂的吧”

    “你爸叫什么”杨洁问。

    陈远说道:“陈天涯。”

    杨洁说道:“这个没问题,我可以帮忙。不过这大人的事情,你怎么也掺和起来了。”

    陈远说道:“我爸是工程师,工程师在自己的领域上有专攻,但我老爸的人际交往是个大短板。我总该要替家里出出力,刚好我这不也认识了您吗我还托了咱们童老师呢。”

    杨洁说道:“好好好,这事包在阿姨身上。”

    陈远说道:“对了,这事我找您是人情。但合作的人,可不是靠人情能搞定的。是要合伙人真心觉得能赚钱再来做这事。我爸的能力和资历也是摆在这的。”

    杨洁一笑,说道:“好好好,我明白。”

    陈远说道:“强扭的瓜向来不甜,要是有人跟我爸摆谱,我爸是绝不会理会的。”

    杨洁说道:“这事我尽量去办,不过我也还有些问题要问你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