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8章 母女的谈话
    从中天门起山势越来越陡,过造型古朴的云步桥,经古树幽雅的五松亭,走如石如窟的朝阳洞,从对松山到南天门,行程不过1000米,却要攀登石阶数千级,相对高度达数百尺,几乎垂直上下,这就是登泰山的最艰险之处十八盘,三个十八盘称之为“慢十八,紧十八,不紧不慢又十八”,十八盘始悬梯直立,令人望而生畏,当地有一名俗语:“到了十八盘,游人心里寒。”

    宋灵珊的体力是最弱的,她实在爬不动了。陈远就说道:“这样吧,我拉着灵珊和班长的手。童老师你拉着她们两人的手,这样爬吧。”

    “你一拖三啊!”宋灵珊娇俏一笑。

    陈远也笑,说道:“那可不是一般人拖得起的。”

    当下,也就这般做了。陈远等于是负重行走,但这样速度反而快了起来。童佳雯三女差不多全都是靠着陈远拖着走的。她们走的都有些于心不忍,怕陈远太累。但陈远却是精力充沛得很。

    也就是靠着这个方式,才终于到达了南天门。

    从南天门朝下看,十八盘的路犹如天梯高悬,下方云涛汹涌,凉风徐徐,让人似觉悠悠欲飘,进入仙界。仰望星空,遥手似乎便可摘住星辰。

    南天门并不是终点,到了这个时候,三女更加累乏。但此时已经快要到达玉皇顶,日观峰了。这个时候,更不可能半途而废了。

    山风鼓荡!

    三女忍不住租了军大衣,随后,陈远再次拉扯着三女朝山上进发。

    在凌晨一点的时候,终于到达了日观峰上。

    这个时候天地似乎都已经踩在了脚下,那是一种莫名的,难以企及的壮观。尽管这还是在黑夜,但远远看去,那城市灯火似乎都已经尽收眼底了。

    这个时候,离日出大概还有三四个小时。好在她们都有了军大衣,所以也没觉得如何的冷。

    周围也有许多游客,有的在聊天,有的在吃东西,有的在兴奋。

    也有人开始支起简易帐篷睡觉了。

    陈远一行人席地而坐,这时候早准备好的矿泉水,饼干就有了作用。

    “这是我第一次离开父母,出来这么远的地方。但是真好,有你们真好!”宋灵珊兴奋的说道。

    童佳雯微微一笑。

    司徒灵儿将一块曲奇饼干递给宋灵珊。宋灵珊接过饼干吃了一口,她忽然有感,抬头望天,说道:“传说之中,东岳大帝就在泰山之上,主司幽冥十八地府。灵儿,陈远,童姐姐……”她不再喊童佳雯老师,而是继续说道:“我们在这里对着东岳大帝许愿好不好,我们要做永远的好朋友。”

    司徒灵儿心中一动,但她还是有些犹豫,说道:“我有点闷,怕会闷到你们。”宋灵珊搂住司徒灵儿,说道:“灵儿,以前我不了解你,也觉得你闷。可是这些天相处下来,我就知道,你会是我最好的朋友呢。能做你的朋友,那是我宋灵珊的荣幸和福气。”

    “你别这么说!”司徒灵儿有些不好意思。她想解释些什么,但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宋灵珊说道:“安啦安啦,灵儿,我知道你的,你不用跟我解释什么了。总之以后,我罩着你。”

    “好!”司徒灵儿也就一笑。

    她笑起来,有一丝浅浅的酒窝,是那样的好看。

    童佳雯笑笑,说道:“希望你们能永远的好下去,能做永远的好闺蜜。将来可不能为了男人而反目哦。”她多看了一眼陈远,似乎是意有所指。

    “绝对才不会呢。”宋灵珊说道:“有什么男人还能值得我和灵儿同时喜欢呢,我绝对不会跟灵儿抢的。”

    司徒灵儿马上说道:“我也不会呢。”

    童佳雯一笑,便不再多说。

    “陈远,你呢,你不想跟我们做好朋友吗”宋灵珊忽然说道。

    陈远一笑,说道:“我啊,我没意见的。”

    “这还差不多。”宋灵珊说道。

    她们聊着聊着,之后困意袭了上来。陈远就说道:“你们睡吧,日出的时候,我喊你们。”

    三女闻言,便就放心的睡了。

    到四点半的时候,天地间那条线已经微微泛红。

    陈远喊醒了宋灵珊她们,她们立刻揉了揉眼睛。

    山风撕裂,似乎要将人当作风筝放了出去。天开始渐渐的亮了起来,但是太阳始终不曾出现。而站在山顶,远远看去,那下面是云层激涌。

    盘龙云海,便是说的这个中五味。

    一片片的云团像是棉絮一样,又像是雪国一般。似乎那前方不再是山峰,而是厚厚的一片雪地,有些云雾叠峦成了山峰,有的像是一个怪兽。

    再远处,有红彤彤的云彩露了出来。

    周边则是松涛晨晓,古松迎客,悬在悬崖边上,凭添仙风道骨。

    再等得一会,那远处的云彩被染成了绚烂的红色,接着,太阳终于升了出来。那一瞬的光芒是万丈金光,耀眼到了极点。云海与金光互相印染,简直就是人间仙境。又像是极乐天国一般!

    盘龙云海,盘龙云海啊!

    似乎这时候,从云海中跳出一条金龙来才是正常的。

    故事中的仙境是永远描述不出此刻的壮观,陈远也就明白了,为什么泰山这里会有那么多的神话传说。因为当你看着这样的壮观景色时,便觉得背后真有如来之手,拨弄天地啊!

    在这样的壮观之下,什么忧愁,烦恼都觉得是可笑的东西。人的胸襟也跟着变得无限的大。

    有许多游客开始放声大喊起来。

    宋灵珊也跟着喊,司徒灵儿都跟着喊了一声。

    再多的小情绪,都不好意思和这五岳独尊来相提并论了。

    泰山之行,终究是完美结束了。

    三日之后,陈远一行人回到了东江。

    这天晚上,在司徒灵儿的家里。

    司徒灵儿和母亲杨洁吃着晚餐。杨洁忽然问道:“这一趟出去,你好像有些改变。”

    司徒灵儿抬头看向母亲,她不假思索的说道:“泰山很壮观,去了一趟泰山,会觉得自己似乎有些矫情。”

    杨洁一笑,说道:“那看来是去对了。其实说到底,年轻人都爱无病呻吟。你们所感觉到的那些青春疼痛,跟真正的残酷痛苦来相比,都是一种幸福的经历。”

    司徒灵儿点点头,说道:“您说的对!”

    她扒拉了几口饭之后,又抬头说道:“陈远似乎有些与众不同。”

    “哦,怎么个不同法”杨洁饶有兴趣,她说道:“能让我们家灵儿觉得与众不同的人,那还真是有些稀奇。”

    司徒灵儿说道:“他的身手很好。”

    “哦”杨洁微微一怔。

    司徒灵儿说道:“应该比俊哥的身手要好。”

    俊哥是司徒俊,也是司徒家的子孙。司徒灵儿是司徒家的人,曾经也在燕京待过。所以,司徒灵儿对武功这一道是有些了解的。

    司徒俊的身手,杨洁也很清楚。曾经,杨洁和司徒灵儿看见过司徒俊徒手降伏过一匹烈马。

    “你确定”杨洁吃了一惊。

    “确定!”司徒灵儿想了一下,说道:“这次我们遇到过麻烦,我看不懂他们的功夫,但是看到陈远出手,真的很厉害。”

    杨洁说道:“看来我还真是看走了眼。他一个初中生,怎会功夫”

    杨洁和司徒灵儿心里都清楚,如今平民老百姓,没几个会去学功夫的。而且,平民老百姓也很难接触到真正的功夫。

    若是以前,平民之中,会有高手存在,薪火相传。而到后来,真正的高手都已开山立派,或隐于家族之中。

    功夫这门技艺,普通人也不会想要去学。

    寒门难再出贵子,而寒门到了今时今日,便是连练武之才都难以出现了。

    所以,这也是杨洁奇怪为什么陈远的身手如此厉害的原因。

    司徒灵儿说道:“他说他是一直都在练功,但有点奇怪的是,我觉得在暑假之前,他似乎都还没有什么功夫。”

    杨洁说道:“真是个神秘的小家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