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7章 爬泰山
    许舒呆立当地。

    陈远走的无愧于心,他的话只能说到这个地步了。他能为许舒做的也只有这些了,至于许舒最后还会不会鬼迷心窍的回头,那已经是他不能控制的事情了。

    回到酒店之后,陈远洗澡睡觉。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一天乱糟糟的,但总算一切都是解决了。

    第二天,大家都睡了个大懒床。陈远睡到中午十二点才起来。

    就算是司徒灵儿这么勤快的小妮子,也难得的睡到了上午十点呢。

    收拾停当之后,大家一起去退了房间。

    出酒店之后,外面阳光正烈。这天气,很容易让人打退堂鼓呢。

    童佳雯先招了一辆的士,众人上车,陈远坐在副驾驶上。

    “还是先去芙蓉街。”童佳雯说道:“咱们先好好犒劳五脏庙。”

    宋灵珊心有余悸,说道:“不会又遇上变态吧咱们这出门一趟还真不太走运,尽是遇到些变态。”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花儿香了,才会引来蜜蜂。这说明你们很漂亮嘛!”

    那的士司机一边开车一边笑道:“小哥儿的嘴真甜啊!这将来长大了,不是要哄很多女朋友啊!”

    陈远哈哈一笑,说道:“那是当然啊。”

    他并不想跟宋灵珊还有司徒灵儿她们产生爱情这样的东西,所以他直接就承认自己的花心。

    宋灵珊立刻嘟囔一句:“臭家伙!”

    童佳雯想起什么,说道:“对了,陈远,你昨天大半夜的出去做什么了我本想着帮你把脏衣服洗了。”

    宋灵珊和司徒灵儿对视一眼,两人都觉得奇怪。宋灵珊说道:“你昨晚还出去了”

    陈远坦然说道:“嗯,是出去了啊!”

    “大半夜的,你出去干什么咦,你该不会是……”宋灵珊想到什么,顿时一脸嫌恶。

    这大半夜的出去,而且是在外地,总是不免让人想歪。

    童佳雯和司徒灵儿也是一脸狐疑。

    陈远摸了摸鼻子,说道:“我有自己的一些事情要处理,咳咳,不过可没灵珊你想的那样。”

    “我想的那样,你在这里人生地不熟,有什么事情需要处理啊。”宋灵珊有些不依不饶。她还是小女生,还没有老于世故,所以自然是有其可爱之处,也有其不可爱之处。

    陈远头疼,说道:“我跟那位大师见了一下面,聊了一下天。”

    童佳雯等人顿时恍然大悟。

    这个事情也就此揭过,自不必多说了。

    吃过午餐之后,众人就搭车前往泰安。

    从济南到泰安并不远,搭公汽大概一个多小时就可以到达了。

    到达泰安之后,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这个时候,夕阳还是如火一般。

    出了泰安车站之后,先吃东西。吃完饭之后,众人先去超市买了吃的,喝的。来泰山,看不到日落,自然要看日出。

    所以今晚,陈远一行人就是要攀登泰山的。

    暑假正是旅游的旺季,虽然如今旅游还没有如后世那样的如火如荼。但是攀登泰山的人依然很多。所以即使是到了晚上,爬泰山的人还是很多。

    蜿蜒若龙的山盘上,到处都是人。

    许许多多的电筒灯光闪烁,让泰山之上如星光万点一般。

    “一般爬泰山的人,开始还很兴奋,爬到中间时就叫苦连连,恨不得沿途折返。但是吃了那么多的亏,又不甘心半途而废。等到终于上山之后,站在了玉皇山顶,又会觉得一切都很值得。”一位游客在陈远的耳边对同伴说道。

    陈远一行人会心一笑,然后开始攀爬。

    无论是那一世还是这一世,陈远都是第一次来泰山。然而,泰山却在陈远的心底从来不曾褪色。因为泰山之中,有魔帝的许多影子。他一直不来泰山,甚至是有些逃避的。

    泰山,这个地方蕴含了太多太多的东西。

    著名的诗人杜甫专门为东岳泰山写下望岳的千古诗句。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荡胸生曾云,决眦入归鸟。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泰山还有东岳大帝的传说,东岳大帝执掌幽冥地府,管人间生死。历来帝王,都以能在泰山封禅为莫大荣耀。而在泰山封禅,第一件事要做的就是祭拜岱庙。岱庙便是东岳大帝的庙!另外还有一种说法,盘古开天辟地,身体化作山河,但他的头颅化作了泰山。因此泰山在五岳之中便尊为首。

    另外泰山还有吕祖洞,王母池,亦有泰山石敢当等等。

    泰山与许许多多的神话传说都沾粘上了影子。大概也是因为泰山雄伟,又有盘龙云海如仙境,于是就格外的让人喜欢多联想一些吧。

    攀爬泰山并不是一段轻松的旅程。陈远以一种朝圣的心态前来此处,而宋灵珊和童佳雯多的是兴奋。司徒灵儿并没有多说什么,但陈远从她的眼神里可以看出,她也很是期待的。

    陈远一行人是从红门出发,随着大部队依山傍水,绵延向上,艰苦地攀爬起来。两侧漆黑一片,只有行人手中的电筒熠熠生辉,宛如醉卧山间的火龙,闪烁着灿烂的金鳞。一路拾阶而上,山路忽上忽下,峰回路转。只可惜这是晚上,许多美景看起来还是打了折扣。

    从经石峪折回正路,过柏洞后,山势渐陡,在群峰对峙峭壁矗立之处有悬崖欲坠的壶天阁,经回马岭峰回路转石坊,迈过步天桥,越十二连盘就是中天门。这段路不算险,每上石阶若干,便有一空旷平台,人流攒动,有小商小贩两侧叫卖,祈福庙,尊神像也很多,焚香诵经不在话下,淡淡的檀香配上幽冥月色,让人仿佛置身仙境。

    童佳雯三女脸上的疲容倦色一扫而空。

    的确是有些累了。

    童佳雯提议稍事休息,陈远虽然体力充沛,但也要考虑三女的实际情况,自也点头应允。

    那边有人在卖矿泉水和方便面。虽然方便面会很贵,但是人家有开水啊!

    童佳雯和宋灵珊就去买方便面去了,陈远和司徒灵儿站在原地稍作休息。

    夜风已经很大了,寒意袭来。一直在走的时候,还不觉得冷。这会儿停下来了,才感觉到了冷。

    这一路上来,都有租羽绒服和军大衣的。陈远见司徒灵儿有些冷,便说道:“要不我去给你租件羽绒服。”

    司徒灵儿摇摇头,说道:“还好,待会一走就热了。”

    陈远一想也是,便就没再坚持。从这里看山下,却是有着另一番的景色。蜿蜒的火龙,还有那远处城市的灯火。

    陈远忽然一笑,说道:“班长,你看,走出了东江市,外面的世界是不是也挺好的。”

    司徒灵儿微微一怔,她随后说道:“是挺好的,只不过……”

    陈远说道:“只不过什么”

    司徒灵儿说道:“其实我最开始没有现在这样自闭。”

    陈远微微一惊,说道:“那是因为什么”难道在灵儿身上,曾经发生过不好的事情

    司徒灵儿说道:“十二岁以前,我都不在东江。我是在上海那边长大的。”

    “那为什么会突然到了东江。”陈远问。

    司徒灵儿说道:“那年发生了一些事情,我放学回家的路上,差点被几个小流氓侮辱了。后来是过路的一位大叔救了我。之后,我妈刚好在东江这边工作,我就到这边来了。你其实也看到了,我是个灾星,走到哪里都会带来麻烦。这一次,之所以会遇到这些事情,我想大概都是因为我这个灾星吧。”

    “灾星”陈远噗嗤一笑,说道:“那是因为你太漂亮了。”

    “是吗”司徒灵儿却并不因为陈远这样的夸奖而欣喜,她说道:“那我宁愿我变丑一些。也许,我可以找个办法让自己毁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