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6章 试金石
    陈凌对陈远是有一种宠溺在心中的。本来,陈凌就格外疼惜自己的这个侄子。而如今,陈远不仅仅是救了整个世界,还又去在万难之中解救出了女儿许彤。

    陈凌后来是从沈墨浓嘴里详细的了解了陈远解救许彤的经过的。敌人的狡猾程度远远超出了陈凌的预料。陈凌自认就算是自己,以当时陈远的实力,他觉得自己都不可能有陈远做的好。

    陈凌也就彻底相信了陈远的话了。

    同时,无为大师在今天也跟他通过电话。无为大师乃是陈凌的授业恩师!

    无为大师在雷家宅子里和陈远分手过后,就给陈凌打了电话。电话里,无为大师说到了今日所遇到的奇事,也说出了他的疑惑。

    于是,陈凌就问这少年叫什么。无为大师说叫陈远,陈凌立刻就恍然大悟了。陈凌一笑,说道:“师父,有些话我不方便在电话里跟您说,您若是有空可到燕京来一趟,我再与您细谈。”

    无为大师微微一笑,说道:“那好!”

    陈凌说道:“师父,本该是弟子去找您的。可弟子……”

    无为大师说道:“凌儿,这你就不必多说了。为师明白你的处境,你的道在朝堂,而为师的道在山野。自然,你也不可能有那么清闲的时光。”

    陈凌说道:“多谢师父。”

    且说陈远与陈凌结束了通话之后,他便想着要如何去测试徐志的为人。

    人生很多时候,都是一念之差。一个岔口的选择,可以是地狱,也可以是天堂。

    所以有时候,许许多多的奋斗,执着等等,都抵不过一个选择。

    选择错了,越坚持,越执着,越错的离谱,越发的凄惨。

    只有选择对了,再去坚持,执着,那才有可能会得到善果。

    要如何测试呢

    陈远走在深夜的大街上,苦思冥想起来。

    济南的深夜,华灯未歇。大多商铺都已关闭,只有酒店始终营业,还有二十四小时的便利超市。

    其实这个年代,正是商业爆发的年代。互联网也在爆发!

    这个当口,选择好了,那是要挣大钱的。不像在陈远的那一世里,后来的商机已经变少。创什么业都不太容易了,那一世里的创业,大多都已经成了吹气球,营造绚烂的梦,到处都是美丽的泡沫。

    而在眼下这个时代,那是真的遍地黄金。

    真要有钱,去燕京,去上海买些房子,那就后半辈子无忧了。

    人们在这个时候,大多数人都不喜欢朝前消费,不爱贷款,不爱信用卡等等。

    陈远沉思着。

    那徐志和许舒在什么地方,陈远心里是清楚的。他已经将徐志的气息锁定,不管徐志去了那儿,他都能找过去。

    陈远一边想,一边朝着徐志和许舒所在的地方走去。

    杀人,抓人,逼情报等等,这些陈远都很在行。但是如何测试一个人的人品呢

    这让陈远感到头疼。

    “对了,钱。钱是测试人品的试金石。只是,我的钱都在银行卡里。取也取不了太多的钱,这可怎么办”陈远想了想,他突然想到如今的两万块似乎还挺值钱的。加上自己手里还有八千块钱。

    “好!”陈远立刻去取款机上取了两万块钱。陈远是背了个背包出门的,他将所有的钱都放在背包里面。

    刚一出机,马上就有人从斜里冲出,一把抓住陈远的背包,就要抢将过去。

    陈远反手抓住背包,接着一脚揣了过去。那人立刻被踹翻在地。

    陈远不由好笑,我艹,想钱想疯了吧。在哥的手上来抢钱。

    陈远倒未下重手,那人立刻就翻身站了起来。那是个十七八岁的青年,他手里突然拿出一把卡簧来。寒光闪闪的刀芒让人害怕!

    “把钱交给我,否则的话,小爷就放你的血!”年轻人凶狠的冲陈远说道。

    陈远便指指自己的肚子,说道:“来吧,朝这里来。你要是不放我的血,你就是狗娘养的。”

    “艹!”年轻人受不住激,于是就真一下朝陈远的腹部捅来。

    陈远眼中闪过一丝寒光,他蓦然出手,一把抓住了年轻人的手腕。

    下一秒,那卡簧捅进了年轻人的肚腹里面。

    这是致命的一刀!

    陈远没有丝毫的手下留情,这年轻人只有死路一条了。陈远转身离去!

    本来,陈远还没打算要这年轻人的命。但是他从抢劫上升到捅人,既然他不把别人的命放在眼里。那陈远也就不会再给他活路,由着这种人渣活着,只会让好人伤心。

    仁慈并不是一味的饶恕。

    也许有人会说,这年轻人不过是一念之差。或则也会说,如果陈远不激他,他不会这么做。可陈远若是普通人,若这钱是救命钱,岂不是有命就要被这人给害了吗

    陈远没有理会这年轻人的哀嚎和求救声,他冷冷的说道:“你就等死吧。”然后便离去了。

    之后,陈远来到了一家宾馆的下面。

    “我靠,难道许舒这么小就和徐志在上面开房了”陈远想想心里就有些不太舒服。在他印象里,许舒应该不是这样的人啊!

    这是一个小宾馆,这个时候,还是小宾馆的黄金时代。

    陈远先进大堂,大堂很小,只有一名女服务员在柜台前打着瞌睡。旁边还有一台小彩电,彩电上放着还珠格格。

    陈远凭着气息,直接上楼。

    由此也可见,这小宾馆的安保情况,真是不容乐观啊!

    陈远上了楼,来到了一间客房前面。他稍一感应,马上就察觉到徐志是单独一间房。

    “没有同房!”陈远微微舒了一口气。

    话说回来,男人跟女人出去旅游,基本上没几个安了好心的。

    陈远抬手敲门。

    “谁呀”好半晌后,徐志不耐烦的声音传来。

    大半夜的被人吵醒,不管是谁,心情都不会太好。

    “公安局查房,快点!”陈远谎话张嘴就来。

    那徐志吓了一跳,他毕竟还是在校学生,心思单纯,因此马上就起床开门。这家伙打开房门之后,陈远便挤了进去。

    “你……你不是警察,你想干什么,我要喊人。”徐志惊恐不定的看着陈远。

    陈远将背包打开,把里面的钱全部倒在了床上。“小子,你的女朋友很漂亮。只要你让你的女朋友今晚陪我到天亮,这些钱全部都是你的。”

    “你……你神经病啊!”徐志脸色惊怒不定。

    陈远说道:“你管我是不是神经病,重要的是,这些钱都是真的。我在楼下等你女朋友。如果你女朋友下来,我带她去开房。如果她不愿意,麻烦你把钱给我拿下去。”他说完立刻就出了房间。

    陈远走后,年轻的徐志立刻就处于一种懵比的状态。

    这一切对他来说,都有些不太真实。

    房间门关上后,徐志来到床前,他最先的反应是检查钱的真假。

    等他检查全部都是真的后,又细细的数了一遍。

    一共两万八千块钱。

    这笔钱当然算不得天文数字,但是这个时候,燕京的房价还是五千左右。在东江这样的小城市,那就更不用说了,房价才一千二三百块钱。

    所以至少,这笔钱对眼下的徐志来说,那是具有很大的诱惑力的。

    之后,徐志就去敲开了许舒的门。

    那一夜里,具体发生了什么,陈远并不知晓。只知道,一个小时后,许舒红着眼圈跑了下来,她跑出了宾馆。

    徐志跟在后面追了出来。

    “什么情况”陈远拦下了徐志。徐志脸色涨的通红,说道:“她不同意。”

    陈远说道:“那好吧,钱你拿着吧。我去搞定她!”

    “这……”

    陈远说道:“去拿你的钱,赶紧回你的学校吧。”

    随后,陈远追许舒去了。

    许舒跑出了一截,她累了,也就放缓了脚步。

    这个时候,陈远的话在许舒身后响起。“美女,你也别太伤心了,谁年轻的时候没爱上过几个人渣啊!”

    “你是谁”许舒回头,她泪眼婆娑,警惕的看向陈远。

    很快,许舒也就反应过来了。她说道:“你就是给他钱,要买我一夜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