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5章 大师的疑惑
    回到酒店后,陈远和童佳雯三女互道晚安。之后,陈远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陈远还有许多事情要做,第一是要处理徐志和许舒的事情。第二是会见无为大师。

    陈远知道,无为大师还会来找自己。

    但令陈远没有想到的是,在大约半个小时后,宋灵珊却主动的来找了他。若是之前的小陈远知道宋灵珊会来主动找他,他一定会欣喜若狂。而即使是如今的陈远,他的心里也有属于小陈远的那种青涩情愫。所以他对宋灵珊是绝不讨厌,甚至有些喜欢的。

    “陈远!”宋灵珊俏生生的站在门口。她刚洗过澡,头发还没吹干,就穿着粉红色的连衣裙。她是如此的青涩而美丽,那亭亭玉立的身姿能够让少年为之倾倒。

    也幸好,陈远是阅历丰厚的人,所以他面对宋灵珊还能保持镇定。

    “灵珊”陈远微微意外,他一笑,说道:“今天这么折腾,你还不困吗怎么还没睡觉”

    宋灵珊也是一笑,说道:“我能进去说话吗”

    陈远说道:“当然!”

    他将宋灵珊迎了进来,同时,他很细心的没有将房门关上。不然的话,就算彼此还小,但孤男寡女的,总是给人不好的感觉。尤其是陈远不想让司徒灵儿和童佳雯误会什么。

    “我洗了头发,懒得吹干。所以就不好马上睡了,头发湿着睡觉,早上会头疼的。”宋灵珊坐下后,向陈远解释。

    陈远笑着说道:“像我们男生就没这个苦恼,洗了头发,用干毛巾一抹就干了。”宋灵珊说道:“那是啊,但我总不能留个像你们这样的头发吧,那不成了假小子。”

    陈远说道:“就算是那样,你也一样会很漂亮。”

    他这种夸奖是自然而然的,夸奖出来后才又觉得不妥。自己真不适合再泡妞了啊!

    宋灵珊闻言,脸蛋微微一红,她说道:“以前真没看出来,你还这么会哄女孩子啊!”

    陈远打了个哈哈,说道:“那有,我就是实话实说而已。”

    宋灵珊听了,就更加乐不可支了。她说道:“你真觉得我很漂亮吗”

    陈远说道:“当然。”

    宋灵珊就又问道:“那你觉得我和灵儿,谁更漂亮一点”

    陈远哈哈一笑,说道:“春兰秋菊,各擅其长。这是比不好的,就像你是鲜艳的玫瑰,而班长就是天山的雪莲。硬要说谁漂亮,那怎么说的好。”

    “那你是喜欢雪莲还是喜欢玫瑰呢”宋灵珊忽然问。

    陈远呆了一呆,他是人精,其实那里不知道宋灵珊是在刻意的朝前迈步子。这个问题若是给之前的小陈远处理,肯定是一脸懵比。但陈远不同,他一笑,说道:“玫瑰和雪莲啊其实我更喜欢傲雪寒梅。”

    “寒梅”宋灵珊微微一呆。

    显然,陈远没有按套路出牌。

    陈远说道:“对啊,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万朵花中,唯有梅花傲雪而盛开,多好呀!”

    宋灵珊被陈远绕的有些糊涂了,她也不是脸厚的女生,也就不好意思再就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了。于是,宋灵珊又找了新的话题,说道:“你可以教我功夫吗你功夫真好呢。”

    陈远说道:“这个可教不好!”

    “为什么”宋灵珊说道。

    陈远说道:“习武讲究根骨和悟性,你是女孩子,很难入门的。”

    “哎呀,你这个臭家伙,你是说人家悟性很差是不死”宋灵珊娇嗔。

    陈远实话实说,道:“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讨厌!”宋灵珊说道:“懒得理你了。”她站了起来,转身就走了。

    她是真有些生气了。

    陈远一笑,他不是小男生,自然也不会因为宋灵珊生气而心慌意乱。他想着还要出去一趟呢。

    只是让陈远没想到的是,之后,司徒灵儿也来单独找了陈远。

    司徒灵儿还是穿着恤,牛仔裤,脚下踩一双酒店的拖鞋,头发随意的扎了个马尾。但即使如此简单,也已倾国倾城。

    对于司徒灵儿的到访,陈远很意外。

    这不像是司徒灵儿的性格。

    不过不管如何,陈远还是将司徒灵儿迎进了屋子里。

    他还是没有关上房门。

    “班长,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去睡”陈远说道。

    司徒灵儿说道:“你好像有很多秘密。”

    显然,司徒灵儿是不太相信陈远的那一番说辞的,她是个早慧的女孩子。

    陈远微微一怔,他沉默一瞬之后,说道:“你来就是想问这个”

    司徒灵儿点点头,她说道:“我本以为,我们是同学。但现在我有点不明白了,你这样的人,为什么会想着要跟我们出来旅游呢我们应该是两个世界的人。”

    陈远说道:“那班长觉得,我是有什么企图呢”

    “我不知道,也不想乱猜,所以就来问你。”司徒灵儿的眸子清澈到没有一丝的杂质。被她这样的看着,就算是陈远也不敢来撒任何的谎言,那怕是善意的谎言。

    陈远沉吟一瞬,随后,他抬头看向司徒灵儿。他的眼睛对上了司徒灵儿清澈的眸子。他说道:“班长,我的企图之前就已经明说过了。我觉得这个世界很精彩,也很广阔。我希望你能不要那么自闭,能够开朗一些,快乐一些。”

    “仅此而已”司徒灵儿问。

    陈远说道:“仅此而已,绝无其他!”

    司徒灵儿点点头,她说道:“谢谢!”随后,她起身离开了。

    司徒灵儿的心思,即使是老练的陈远也是猜测不透。

    既然猜测不透,陈远也就不想再猜测了。

    随后,陈远出了酒店。

    这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无为大师就在酒店外面等候,陈远并未跟无为大师有约定。但陈远知道无为大师一定会来,这是一种神灵交回的奇妙感觉。

    夜色之中,无为大师在路灯下盘膝而坐,他自岿然不动,任凭世间斗转星移!

    “大师!”陈远上前,轻声喊道。

    无为大师睁眼,随即也就站起。

    “小施主,你下来啦!”无为大师说道。

    陈远说道:“本该早些下来了,但有些耽搁,所以下来的晚了,还请大师勿怪!”

    无为大师说道:“无妨!”

    两人边走边说话。

    陈远开门见山,说道:“大师深夜前来,一定是有话要说吧”

    无为大师说道:“贫僧只是心中有许多的疑惑解不开,还想请小施主解惑。”

    陈远说道:“大师请讲。”

    无为大师说道:“小施主,你似乎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陈远微微一惊,他说道:“大师何出此言”

    无为大师将陈远的反应收在眼底,他说道:“看起来,贫僧的猜测并非是没有道理的。”

    陈远说道:“我不太明白大师的意思。”

    无为大师说道:“小施主,你应该明白的。”

    陈远硬着头皮说道:“晚辈的确不明白。”

    无为大师微微一笑,他说道:“贫僧喜欢参悟一些东西,这些年来,岁月悠悠。有时候也会睡许久,在贫僧沉睡的时候,长长会产生错觉。到底什么才是虚幻,什么才是真实人类之间的规则是人类定的,天地之间的规则,又是谁订的人活着,有自我的精神,感觉我存在着。睡着了,精神依然在游离。人若死了呢精神就灭了吗就像睡着了吗这个自我存在的意识会是如何”

    陈远不由苦笑,说道:“老实说,大师您的疑惑,我也解不开。因为死了之后到底是如何,没人知道。因为死人不会来告诉我们,死了之后到底会发生什么。”

    “贫僧也没想过小施主能够回答。”无为大师说道:“贫僧更加疑惑的是,在贫僧认为可以突破的时候,似乎有一层无形的壁障限制住了。这种壁障,可以理解为规则。这个规则,是谁订的,为什么要订这个规则订这个规则,是要防止什么事情发生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