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6章 坦白
    “童老师,我没那么不堪!”陈远忽然说道。

    童佳雯微微一呆,她也忽然就醒悟过来。眼前的陈远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十五岁少年啊!

    陈远继续说道:“班长的性格很自闭,我希望她能开朗一些,快乐一些。仅此而已!”

    童佳雯说道:“好吧,我相信你。去泰山没问题,你的费用我给你包了。”

    陈远说道:“现在不用了,我手里有钱。只不过我需要一些理由让我父母接受我的这种改变。在他们眼里,我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

    童佳雯说道:“那你打算怎么去说服你父母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陈远微微一笑,说道:“我能搞定!”

    随后,陈远结束了和童佳雯的通话。

    当天晚上,父亲陈天涯和母亲林倩都在家。林倩下班有些迟,也很累。父亲在忙着画图纸,每天晚上,家里都是这个状态。安静,和谐,甚至有点互不干扰的味道。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家还有陈远存在,那么父亲和母亲的生活会更加的毫无波澜,就像是一潭死水。

    这是人到中年后,家庭的一个普遍状况。

    再说确切点,是穷人家的普遍状况。

    陈远干咳一声后,他来到房价前对台灯下的父亲说道:“爸,您能不能出来一下,我有些话要和您还有妈说说。”

    陈天涯微微一怔,他转头看了一眼陈远,大概是有些不太习惯儿子突然这么正式的说话。

    不过陈天涯终究是没说什么,他点点头,起身,然后来到了客厅里。

    林倩还在卫生间里洗衣服,陈远喊道:“妈,您也过来一下吧。”

    林倩有些不耐烦,她忙碌了一天,就算是面对儿子,也是有些没耐心的。“这孩子,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呀。搞的这么正儿八经的,不知道你又要搞什么鬼呢。”

    不过林倩抱怨归抱怨,她还是起身将手擦干净,然后来到了客厅里。

    林倩也没坐,就直接说道:“说吧,又什么事儿”

    陈天涯坐在沙发上,他看向陈远。

    陈天涯的目光时柔和的,他与林倩不同,他面对儿子时是最有耐心的。应该说,陈天涯面对什么时候都是比较有耐心的。这是因为他和林倩的个人修养不同,也是因为林倩读书少,而陈天涯却还是个知识分子。

    有时候,知识文化不一定能让人做出多大的事情,却可以改变人的气质。要不怎么说,腹有诗书气自华呢。

    陈远深吸一口气,他说道:“爸,妈,我可能有一些事情瞒了你们。你们眼中的我和实际上的我是有些不同的。”

    “你这孩子,在说什么胡话”林倩说道。

    陈天涯脸色微微一变,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远说道:“大伯很早的时候,就教过我功夫。而且,我也已经加入到了国安部门。”他顿了顿,说道:“爸,妈,你们先别激动。大伯说过,我是绝对的练武奇才。将来我的成就可能还会在大伯之上呢。”

    随后,陈远拿起桌上的茶杯。

    那茶杯里有凉茶水,他手指放入到茶杯之中,接着一抽。

    于是,他的手指就湿漉漉的。

    陈远劲力颤动,手指上湿漉漉的水迹忽然就朝掌心流动,最后凝聚成了一颗晶莹的水珠。

    陈远眼中寒光一闪,突然手一抖一弹,接着,那粒水珠便如出膛的子弹激射而出。砰!水珠射在了墙壁上。那洁白的墙壁上立刻出现了一个小孔。

    这一手顿时就让陈天涯震惊了。

    他和林倩来到了墙壁前,两人看着那墙壁上的孔,一时间怔怔说不出一句话来。

    陈远随后说道:“飞花摘叶,握铁成泥,弹珠杀人,这些都并不是不可能。”

    陈天涯看了陈远一眼,他没有多说话,转身就出了屋子。

    陈远知道,老爸是给大伯打电话去了。

    还好还好,陈远觉得幸好自己还有大伯这个挡箭牌存在。不然的话,自己真是没办法说啊!

    林倩也是眼神复杂,这一瞬,她觉得自己的儿子有些陌生。

    陈远来到林倩的面前,他说道:“妈,您怪我吗”

    林倩沉默半晌,说道:“你什么时候开始学的”

    陈远说道:“很久了。”

    林倩说道:“你学这些做什么”

    陈远说道:“我不想一辈子平凡下去,我要像大伯一样,做个风光的人。”林倩眼中闪过怒色,说道:“你才多大年龄怎么就这么的不踏实了你现在需要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吗还是说,家里亏了你,让你丢脸了”

    “妈!”陈远慌了,他说道:“我只是想做我喜欢做的事情。”随后,他紧紧的抱住了林倩。

    这一刹那,林倩有再多的怨也就跟着烟消云散了。

    陈天涯在黑暗的楼道里拨通了陈凌的电话。

    “哥,是我!”陈天涯沉声说道。

    陈凌那边颇为意外,一笑,说道:“怎么大晚上的突然给我打电话了”

    陈天涯的声音并没有包含太多的感情,他淡冷说道:“什么时候开始的”

    电话那边的陈凌心中立刻一个咯噔。不过陈凌是久经阵仗的人,他不慌不乱,说道:“什么”

    陈天涯说道:“刚才小远都跟我坦白了。”

    陈凌说道:“坦白什么”

    陈天涯说道:“你教他武功,让他入国安!”

    陈凌闻言顿时恍然大悟,心里也就明白,这小子又把黑锅扔给自己背了。但是他还真不好否认。

    陈凌沉默一瞬后,说道:“你是在跟大哥兴师问罪”

    “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国安是什么地方你的江湖是什么样的,你心里难道不清楚吗这些年我和你划清界限,就是不想让我儿子卷入到你的江湖。可是你……”陈天涯没有办法掩饰这种怨气。

    陈凌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你选择了安逸平凡,这可以。我也勉强不了你!我选择了我的江湖,这是我的选择,是生是死,我不怨任何人。但是,小远虽然是你儿子。但他也有选择的权力。爸妈没有剥夺我们选择的权力,你我也不该剥夺小远选择的权力。”

    陈天涯说道:“但他还小,他根本不懂这种选择对他来说是意味着什么。”

    陈凌说道:“小远是个早慧的孩子,就在前不久,他完成了我们国安局都没办法完成的事情。你不能总是将他当作寻常的孩子来看待,他学习功夫的速度比我还快。他的江湖,更为广阔,平凡安逸对你来说是良药,是乐园。但你想过没有,孩子更向往广阔的天空。你的安逸平凡是他的毒药,这会让他压抑,痛苦。”

    陈天涯沉默下去。

    许久之后,他结束了和陈凌的通话。

    之后,陈天涯和陈远展开了谈话。

    在客厅里,林倩也在。

    “小远!”陈天涯说道:“你想要过的生活,到底是什么生活你知道国安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我知道!”陈远说道:“刀光剑影,朝不保夕。充满了危险与荆棘,路很难走。但路再难走,这条路也需要有人去走。”

    林倩眼中满是担忧。

    陈天涯说道:“我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的,老老实实的上学,读完高中,再读大学,然后参加工作,娶妻生子。爸爸并不希望你能有什么丰功伟绩,我和你妈妈就希望你能平安,希望你能简简单单的。”

    陈远说道:“对不起,爸,妈!我很想能够按照你们说的去做,但我也需要听从我自己的内心召唤。”

    陈天涯凝视陈远,好半晌后,他微微叹了一口气,然后回到了房间里。

    那是一种作为父亲的无力。他发现,他不再可以像一棵伟岸的大树,一直守护住自己的儿子了。

    他发现,儿子似乎已经长大了。

    深夜里,陈远一直都睡不着。他忍不住来到了父母的房间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