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4章 只可远观
    汉武帝沉默半晌之后,说道:“你想怎么样”

    陈远说道:“实话跟你说吧,你们国的计划,绝对是完不成了。因为从一开始,军神陈凌就不可能为了自己的女儿,便将这等大事抛下。个人生死与国家存亡,孰轻孰重,这一点,军神还是分得清楚。眼下,不是我想怎么样,而是你想怎么样”

    汉武帝的脸色顿时变了。

    陈远也就不再主动开口,而是看向窗外了。

    专机在云层中穿梭,万里暮霭层云,那是别样的美丽而壮阔。

    欧阳落和灵芝坐在一边,他们紧紧的盯着汉武帝。

    陈远随后一笑,又说道:“对了,你的真名叫什么”

    汉武帝沉默半晌,然后说道:“郑军!”

    “哦!”陈远说道:“你是什么时候,开始附身到你这尊肉身上的”

    他之所以问这个问题,就是想要知道,虫皇到底在平行世界存在了多久。

    “这个问题,我不能回答你!”郑军说道。

    陈远说道:“为什么”

    郑军说道:“我现在大概也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所以,我不能吐露太多的秘密。一旦吐露了,这会激怒我们的首领。”

    陈远说道:“哦”

    郑军说道:“如果我把秘密都吐露出来,我们的首领会觉得我没有价值。我的价值就在于我知道许多秘密,但这些秘密不能透露出来。”

    陈远说道:“你们的首领又如何能够肯定,你不会吐露秘密呢”

    郑军说道:“这是我和我们首领之间的事情。”他顿了顿,说道:“成王败寇,现在我认输。等落地之后,我会跟我们首领通话,释放许彤,还有你的同伴,这些都可以。但是你们必须要礼遇我,不得再有侮辱的语言。否则的话,我不会合作。虽然我落在你的手里,但是我想自杀,你是拦不住我的。”

    陈远知道,郑军的话是没错的。他这样的高手,可以自动内息而死。就像是高僧坐化一样!

    陈远说道:“那好吧!”

    能够达到目的,陈远也就不再奢求其他了。

    “为什么,你就肯定我会妥协”郑军忽然问陈远。

    陈远说道:“你有不妥协的理由吗”

    郑军说道:“我们的身份来历,你不是都清楚了吗你该知道,我们寄生族都是有着强烈的信仰的。”

    陈远哈哈一笑,他说道:“强烈的信仰所谓信仰,不过是你们高层对底层的一种蒙骗。你们对底层洗脑,让他们信仰你们,所以,那些下面的人还真有可能视死如归。但是,你们不会。因为你是高层,高层是洗脑的人,不是被洗脑的人。”

    明朝末年,京城被李自成攻破。

    朝中大臣,鲜有誓死不降的,大多都是立刻变节,苟且偷生。

    但反而是江南士子,宁死不降,还有面对京城方向,跪地自杀的士子。

    百姓总是一腔热血,热爱国家,愿抛头颅,撒热血。但贪官,富豪却很少会如此。道理大多便是如此了。

    回到燕京是十个小时后,一出机场,便有专门的车辆迎接。

    陈远等人上车之后,便让郑军联系总部。

    “许彤体内的寄生兽必须消灭掉,否则的话,一切免谈!”陈远说道:“我希望大家都不要玩这种自作聪明,没有营养的事情。”

    郑军点头,说道:“好,我知道了。”

    郑军的电话简短的进行了二十八秒,之后,他便挂断了电话。

    随后,郑军向陈远等人说道:“人会尽快给你们送回燕京。也希望你们能够信守承诺!”

    “当然,鱼死网破对谁都没好处,不是吗”陈远一笑,说道。

    十个小时后,沈墨浓安全归来。经过检查,她身上并无异样。

    而在两天后,许彤也安全归来,她是单身一人乘坐飞机回来的。回来的那天,许舒和陈妙佳在机场来迎接许彤,机场见面,均是泪流满面。

    郑军也被国安释放,他很快离开了燕京。

    本来,敌方组织将许彤和沈墨浓安全释放回来。国安这边完全可以继续扣住郑军,但陈远不建议这么做。

    第一,起码的信义还是要有的。那怕对方是十恶不赦,但敌人组织已经表现出了风度。

    第二,这时候,如果继续扣住郑军,那会彻底激怒敌方组织。鱼死网破,那对谁都没好处。敌方组织不想走到这一步,咱们这边,更没必要走到这一步。

    在解决完了这件事后,陈远悄然返回东江。

    燕京的风云变化,就像是与他全然没有关系一般。

    云淡风轻!

    暑假已经过去了一个月,正是八月初,陈远和童佳雯回到东江已经有三天了。

    这三天里,陈远又恢复成了那个阳光少年。

    陈远没有和父母说过任何关于在燕京的那些风风雨雨。他也不知道如何开口来说。

    至于药物营养,大伯那边都在无限提供。

    而且,陈远也有了一张金卡,那里面有一千万人民币。大伯还说,如果一千万用完了,还可以透支一千万。

    所以基本上,陈远是不差钱了。

    但即使是身怀巨款,可他却不敢和父母来说。要是父亲知道自己拿了大伯这么多钱,父亲肯定是要气死的。

    在燕京,陈远留下了太多的风云传奇。但是陈凌严令许彤,陈妙佳都不能联系陈远。就算是打电话都不行!这让许彤和陈妙佳都有些委屈的想哭。

    陈凌也要求沈墨浓等人不要打扰陈远,并且要将许多关于陈远的痕迹抹掉。

    代号汉武帝的郑军回到了伦敦,在伦敦方面,他交接了一些势力之后,便离开了伦敦,回到了总部。

    那个神秘的总部在什么地方,没人知晓。

    郑军跟总部通话的那个号码被查出后,国安部门做了很多的研究。但是线索在西伯利亚那边就断了。

    国那边的寄生兽事件被陈凌完美解决,陈凌也和钝天首领深谈一次,最后说服了钝天首领不再与寄生族合作。

    国方面抛下所有成见,在关于寄生族上的事情,与华夏方面精诚合作。之后的事情就更加顺利了。那是一场关乎全世界高层开始对寄生族的一场大清洗。

    笔被国方面研究出了更高级的功能。

    至于疫苗,国方面和华夏方面合作,也研究出了遏制寄生兽的疫苗。这种疫苗大批量生产,全世界开始免费推行。

    这是拯救国家,拯救世界的一场运动。

    不管是初生婴儿,还是老人,每个人都必须要打疫苗。

    寄生族也开始收缩势力……

    当然,这样大的变故,其实并没有在普通民众眼里掀起多大的波澜。他们并不知道,他们侥幸的躲过了一场本该发生的世界大爆炸!

    然而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与东江的那个初中生陈远无关。

    这天,天气很好。大清早,晨曦撒照在东江市的上空。

    陈远来到了司徒灵儿的小区前,他已经有许久没见过司徒灵儿了。那种思念就像是蚂蚁在陈远的心底爬动着。对于陈远来说,他没有什么不好意思和难以启齿的。

    但是,陈远终究是没有进小区。

    他只想远远的看一眼司徒灵儿,这样就够了。

    陈远很想在这一世里,好好的疼爱司徒灵儿,给她最好的幸福。但是他仔细想想,自己真的能做到吗不说十二年后的分离,便是眼下,自己已经与虫皇交锋上了。迟早会有更惨烈的战斗。

    那么,自己若是和灵儿过从甚密的话,难免就会牵连灵儿。

    似乎在这一世里,自己对她最好的保护,那就是远远的离开她,不要去打扰她了。

    陈远不是伟大的圣人,但是面对司徒灵儿,他愿意这么做。

    “陈远……”就在这时,司徒灵儿的母亲杨洁从外面开车进来。她拉下车窗,探头出来,奇怪的说道:“你是来找灵儿的么”

    陈远这个尴尬啊!他摸了摸头,硬着头皮点头,说道:“是的。”

    陈远绝对做不出那种否认,然后转身走掉的事情。那太掉份了,也会让杨洁看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