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4章 许彤出事
    陈凌接着说道:“虫皇与寄生兽之间,并没有微妙的信号联系。他们彼此联系,也是通过密码,或是电话还有书信传递。这一点,与常人无异!不过你有一点的看法是对的,这些寄生兽不具备再繁殖的能力,寄生兽没有繁殖的能力。当他们附身到人的身上后,人的生殖系统也就被破坏了。所以,根源的确还都是在虫皇的身上。”

    随后,陈凌又说道:“陈远,这边的事情,你暂时就不要多管了。你准备回东江吧。寄生兽对你的信息都还不清楚,也没有传递过去。我们已经及时将关于你的信息全部抹杀了。就算是达奇也已经被我击杀了。所以现在,你回东江是对你最好的保护。”

    陈远说道:“好的,大伯!”

    陈凌又说道:“东江那边,虽然我和你们之间的关系是掩盖不了。但想来虫皇不会对你们下手,毕竟以你们来威胁我,这多少不现实。再则,这么多年,你父亲都没接受我的帮助。所以外界看起来,都会觉得我们的关系很生疏。所以,我也不打算派人去保护你们。但你自己也要多加留意,一旦有发现什么不对,还是要立刻跟我汇报。”

    陈远说道:“嗯,我知道的,大伯!”

    陈凌随后一笑,说道:“你来燕京旅游,也没让你出去玩,大伯真是对你不住!”

    陈远哈哈一笑,说道:“大伯,我在那一世里,燕京可没少待过。之所以说来旅游,其实真正的目的还是要来告诉您。不管怎样,我可不希望这个世界被虫皇毁灭。”

    陈凌说道:“你放心的上学吧,尽快强大自己的实力。等你到了足以自保的时候,那时候,你就再来燕京帮大伯吧。”

    陈远点头。他知道,此时的他不可能留在燕京。

    首先,修为还不够,如果暴露出来,让虫皇提前杀戮自己,那会很危险。另外,也是更重要的原因。这些都不能和父母去说,大伯都还有些不相信。那就更别提父母了。现在自己若是不回去上学,那父母如何也不能理解的。

    大隐隐于市!

    回去上学反而是最好的隐藏。

    虫皇还隐藏在暗处,自己是星主来对付虫皇的唯一杀招,所以自己也必须要做好功夫。

    第二天,在吃早餐的时候,陈凌在餐桌上宣布让陈远回东江的消息。

    “佳雯你到这边来,还没怎么出去玩。从今天开始,就让妙佳带你到处去玩吧。”陈凌说道。“至于陈远,他就不用玩了,回家去。”

    陈妙佳和童佳雯呆了一呆。陈妙佳顿时不舍,说道:“爸,就让老弟也跟我们一起玩呗。暑假还长着呢,这么早让他回去干什么他都还没怎么出去过。”

    陈凌说道:“这个事情,没得商量!”

    陈妙佳顿时耷拉下了漂亮的脸蛋。

    许舒也有些不解,但她没多说什么。她知道丈夫的性格,不会做无的放矢的事情。这么安排,就一定有其道理!

    陈远也说道:“老姐,以后还多的是机会嘛!”

    陈妙佳叹了口气,说道:“听说你要来,我都列了个计划表,要带你去玩个够的。现在倒好,一个都没去过。”她眼圈突然就红了。

    “哎呀,老姐……对不起啦!”陈远心中感动异常,同时也有些慌乱,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劝慰老姐。

    许舒拿纸巾给陈妙佳,陈妙佳突然起身,说道:“我吃饱了,不吃了。”然后就转身回了卧室。

    陈凌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他继续喝起稀饭来。

    也是在这时候,许舒的手机忽然响了。她拿起手机接听,不一会后,她的脸色顿时大变。可以说是瞬间煞白!

    陈凌和陈远还有童佳雯也不由失色。

    陈凌问道:“怎么了”

    许舒的脸蛋上全无血色,说道:“徐妈打电话来,说彤彤被人抓走了。”

    陈凌失色,道:“什么”他在这一瞬脸色凝重起来。

    之前,陈凌就要许彤回来。但是许彤正在研究重要的课题,无论如何也不肯回来。陈凌和许舒说了几次,许彤都会好好好,但却始终还是耽误了。如今事情快要解决,陈凌已经没催着许彤回来了。谁知道在这个节骨眼上,许彤却是出事了。

    那边陈妙佳听到外面的声音,她觉得有些不对,马上出来问道:“妈,怎么了”她一见妈妈流泪,顿时就急了,快步跑过来追问:“妈,出什么事了”

    “你姐姐她被人抓了。”许舒泪珠子大颗大颗的掉。随后,她马上就对陈凌说道:“我们立刻去英格兰救彤彤。”

    她说完就抓住了陈凌的手,拉着陈凌朝外走。

    许舒一向都是很有分寸的,但现在,她只不过是担心女儿安危的母亲。

    陈凌深吸一口气,他的眼睛也有些红。许彤是许舒和她亡夫的女儿,但是这些年来,陈凌对待许彤也是如亲生女儿一般,甚至要对许彤更为宠溺一些。如今许彤出事,他心中不比许舒好受。“许舒!”陈凌说道:“你不要冲动,这个时候,冲动解决不了任何事情。对方是冲我来的,他们暂时还不会将彤彤怎样。你在家好好待着,这个事情,我来解决。”

    随后,陈凌挣开了许舒的手,然后拿了军帽就要外出。

    陈远立刻就跟在了陈凌的后面。

    “陈远,你马上回你的东江,这边的事情我说过不用你管了。你跟我来干什么”陈凌向陈远冷声说道。

    陈远说道:“大伯,我知道你马上要去国。那边的事情,你不可能放弃的。现在他们这个时候抓住彤姐,也是不想让你去国。彤姐让我来救吧!”

    陈凌微微一呆,道:“你来”

    陈远说道:“我未必是您手下最强的,但绝对是最合适去救彤姐的。”

    许舒却是急了,说道:“小远,你跟着瞎胡闹什么”

    “好!”陈凌伸手搭在陈远的肩膀上,说道:“你彤姐的安危,我就交到你手上了。”

    “嗯!”陈远肃然点头。

    他很感谢大伯的这份难得的信任。

    许舒呆住,她想说什么的时候,陈凌看向许舒,说道:“相信我,一切都会处理好的。”

    许舒终究是什么都没说了。她极其担心许彤,但她也极其信任陈凌。这么多年,两人风风雨雨走过,她明白自己的丈夫是什么人。

    当年,她和陈凌走在一起,并没有那么顺利。而且,她也曾经在旧金山落难过,这一路走去,陈凌不止是国家的军神,更是她心中的神。他说能解决,能处理的,从来就没出现过意外。

    “大妈,如果带不回彤姐,我拿命来赔!”陈远正色向许舒说道。

    “小远!”许舒心儿一颤,这一刻,在陈远的身上,许舒似乎看见了年轻时陈凌的影子。她马上说道:“不许说这种话,不管你能不能救回你彤姐,你都一定要安全的回来。”

    事情紧急,陈凌也立刻就安排了一个人来跟陈远对接。

    这个人让陈远感到意外和惊喜,因为这个人居然是……年轻的沈墨浓。

    还只有二十岁的沈墨浓!

    沈墨浓开着一辆宝马前来接陈远,见到沈墨浓的那一瞬,陈远的心狠狠的跳动了几下。因为沈墨浓在那一世里,已经是他的女人了。他只差没去轻佻的搂住沈墨浓了,估计他若真是付诸行动,那么他绝对会成为悲剧。

    沈墨浓在见到陈远时却是有些意外,因为这次燕京的清扫事件中,可从来没有陈远的身影出现。她没想到这次的紧急任务,和她合作的居然是这么个十五岁的少年。

    不过,既然是军神的安排,她也不好有什么异议。“走吧!”沈墨浓对陈远说道。

    陈远点头。

    沈墨浓又冲陈远身后的许舒说道:“晴姨,我们先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