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5章 荒诞不羁的梦
    林倩在家里一直都是做主的人,陈天涯不愿意争。但真的当陈天涯决定要做的事情,林倩也不敢不听的。况且,林倩心里疼爱儿子,既然儿子这么想去,她也没有不答应的道理。最多就是辛苦一点而已。

    陈远也感到头疼,他想坐飞机过去。可这个时候的飞机票比火车票贵了太多。来回两张飞机票都快十林倩三个月的工资了。那一世里,陈远几百万一瓶红酒都喝的不眨眼的。但此时此刻,他却会为几百块钱的机票钱来发愁。

    林倩给了陈远三千块钱,说道:“明天早上,我去给大伯他们一家买礼物。你去了燕京那边,要尽量少麻烦你大伯一家。在外面吃饭的时候,偶尔也要请妙佳姐姐吃饭。不能让人家把你看轻了,明白吗人要不让别人看轻,最紧要的是学会自重!”

    陈远听的眼眶一红,他说道:“妈,你放心吧,我知道的。”

    林倩嗯了一声,又说道:“你从小到大都没离开过妈,也没少做让妈不省心的事情。你总以为外面的天空就是好的,也好,这次就让你出去。你只有出去后,才会知道,在妈妈身边才是最幸福的。”

    陈远说道:“妈,我就是去玩几天,又不是一去不回的。”

    “呸呸呸!”林倩打了下陈远,说道:“赶紧吐口唾沫,你这说的什么话。”

    陈远便依言照做,不管怎样,能有老妈的唠叨,他都觉得幸福。“妈,你放心吧,总有一天,我会成为你的骄傲。总有一天,我让你穿金戴银,享受荣华富贵。”

    林倩说道:“你呀,别一天天的好高骛远。将来你能脚踏实地,妈就很满足了。”

    陈远微微一叹,老娘的这个愿望,还真是朴实啊!

    陈远不敢跟老妈说是准备坐飞机,但这事不跟老爸说清楚,那也是不行的。

    于是陈远私底下跟老爸说了。“爸,我打算坐飞机过去,我们语文老师也刚好要去燕京,这次我和她同行。机票我都让她给我订好了。”

    陈天涯微微一怔,随后便说道:“也行啊。这么大的人了,说出去连飞机都没坐过,那也怪丢人的。”

    陈远说道:“可是爸,机票挺贵的。”

    陈天涯怔住,他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情。随后叹息一声,说道:“小远,说起来还是你爸没本事。你大伯的女儿,每年都去国外旅游。你却要考虑机票贵了,这本就不应该是你考虑的事情。”

    陈远说道:“世界上的人,每个人生来都是不同的。虽然我们家的条件不如大伯家的,但是爸你和妈却是尽量给了我最好的。我已经很满足了,更何况,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本就是比不好的。也还有比大伯家条件好的,也还有比咱们家条件差的,那些山区的孩子们,想去上个学还要翻山越岭。跟他们比起来,我已经是很幸福了。”

    陈天涯忍不住拍了拍陈远的肩膀,说道:“我们家小远真的已经长大了,你没给爸丢脸。”

    陈远接着便说道:“不过爸,我要是坐飞机过去,如果让妈知道,她又要心疼。你不能告诉妈妈,好吗”

    陈天涯呵呵一笑,说道:“你这臭小子……好,成!”

    于是在第三天的早上,陈天涯送陈远出门。童佳雯这次也没开车,坐着的士过来和陈远汇合。

    童佳雯见到陈天涯后,便下车和陈天涯打招呼。

    “陈先生,你好,我是陈远的语文老师。”

    陈天涯面对童佳雯,便显得格外客气,他说道:“童老师,这次真是麻烦你了。”

    童佳雯微微一笑,说道:“不麻烦的,我和陈远这孩子很是投缘呢。”

    彼此寒暄一番之后,陈远将东西放到后备厢里。都是老妈买的一些土特产。

    陈远上车之后,陈天涯不忘叮嘱,说道:“臭小子,我和你大伯那边已经通了电话。他会安排人准时在机场接你的,你别到处乱跑,知道吗”

    “知道啦!”陈远说道:“爸,你什么时候变得跟妈一样陈嗦了啊!”

    陈天涯又说道:“我给你写的电话号码,你别把纸条弄不见了,自己多背两遍。到了那边,汇合之后就立刻给爸打个电话过来。”

    “好的,爸!”那一瞬,陈远突然就心中一酸。

    的士车启动之后,陈远突然泪如雨下,他想起了很多事情。想起了在那一世里,魔帝陈天涯对自己的无情与狠辣。他曾经做梦都想要得到这样的温情,可每次见到陈天涯,陈天涯都恨不得置他于死地。

    如今,这样的谆谆关怀却是真的就在耳畔了。

    两相对比,那种心酸和感动,竟然是无法用言语来描述。

    童佳雯见到陈远泪流满面,不由也跟着慌了,说道:“哎呀,陈远,你怎么啦。这么大的男孩子了,怎么还哭鼻子呢。”

    童佳雯找出了纸巾给陈远,陈远很快就控制住了情绪。如此之后才轻声向童佳雯说道:“对不起,我失态了。”

    童佳雯不由问道:“你怎么啦”

    陈远凄凉一笑,说道:“你永远不会懂我的这种感受。”

    童佳雯闻言,大不服气,说道:“我有什么不懂,你个小破孩,在老师面前还玩深沉不是”

    陈远说道:“不说也罢。”

    童佳雯说道:“不说拉倒。”

    一路便也就沉默下去。

    车子便朝省城开去,因为东江市是没有机场的。从这里到省城,倒也不算太远。

    童佳雯是懒得坐公共巴士的。而且,童佳雯也没让家里人送,她是个很自立的姑娘。

    “童老师!”半晌后,陈远平复情绪,喊道。

    “干嘛!”童佳雯没好气的说道。

    陈远一笑,说道:“我跟你讲个好玩的故事,是关于我的。你要是听了,觉得很有趣的话,觉得值得的话,那机票钱就你出。怎么样”

    “那我要是觉得不值得呢”童佳雯说道。

    陈远说道:“要是觉得不值得,那我就自己给机票钱。”

    童佳雯歪着头想了下,然后说道:“好!”

    陈远说道:“我说的都是荒诞不羁的东西,我做过一个很长的梦。在我的梦里,是处在另一个世界里。那是一个平行世界,在那个平行世界里,我的父亲,嗯,就是你刚才看见的那位。在我梦里,也是我父亲。不过梦里的父亲,可不是这样的一位工程师。他是魔帝,而且,在梦里的时候,他很恨我,他杀了我母亲。每次见我面,就跟我生死相杀。我们彼此恨之入骨。那个梦很长很长,长到就像是真的一样。有时候,我都觉得,那个梦是真实的。我现在多处的世界才是一个梦。”

    “所以,刚才我爸对我谆谆叮嘱的时候,我想到了那个梦里的魔帝。即使是面对魔帝,我也希望能有一丝父亲的温情。而现在,这温情出现的时候,我只想哭!”

    “梦”童佳雯若有所思的说道:“梦能有多长”

    陈远说道:“在梦里,我也有神通无边。可以飞天遁地,后来,在梦里,一位星主告诉我。他要我到咱们这个世界来寻找一样东西,于是,他就将我送了过来。”

    童佳雯呆住了。

    好半晌后,童佳雯戳了下陈远的脑袋,说道:“你这家伙的脑袋,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

    陈远莞尔一笑,他就知道,没有人会相信的。

    的士司机也忍不住说道:“小兄弟,你这个故事编的很有水平啊!”

    童佳雯突然又沉默了下去。

    一直到机场,童佳雯都没有说话。飞机起飞之后,童佳雯忽然说道:“陈远,你说的很荒诞不羁,但是你突然的变化我是看在眼里的。我现在正经的问你,你告诉我,你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陈远说道:“难道我说是真的,你就相信”

    童佳雯点点头。

    陈远哈哈一笑,说道:“哎呀,童老师,你怎么这么好骗。”

    “话可以骗,眼泪却不会骗人。”童佳雯说道。

    陈远说道:“我只是一时小情绪泛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