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3章 童老师
    陈远觉得自己的修为进展还是太慢了,他必须要有贵人相助,如此才能赶上进程。而时间对于陈远来说,的确是太紧迫了。

    还有,陈远想一个问题想了很久。那就是为什么如今还是太平盛世,但一年之后,整个世界就会沦为废土世界呢虫皇的力量再厉害,也不至于如此。那么,这就只有一个解释,虫皇的人已经渗透进了高层之中,最后将潘朵拉的魔盒打开。只有核战才会造就废土世界!

    所以自己眼下要做的,还要那些清醒的高层来将被虫皇控制住的高层给驱除。无论如何,潘朵拉的魔盒不能被打开。

    那么,最关键的问题就来了。

    这样机密的大事件,那些高层怎么可能会相信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呢

    搞不好,自己还打草惊蛇先遇到了虫皇的手下,然后被杀人灭口。

    陈远想,要是自己在那一世里活得好好的,突然来个人说,喂,你造吗,我来是拯救地球的。地球在一年后,就要变成废土世界了。

    估计就算是自己也会将那人当作神经病吧。

    所以,陈远就很郁闷,他要怎么去跟人沟通这个严肃的事情呢。

    “最好的办法,就是用事实说话。”陈远心中一动。“什么是事实,抓一个虫皇的人,这就会具有说服力。”

    但是,抓一个也没那么简单。那些寄生兽是寄生在人体内,根本无影无踪,要发现其不对,那有那么容易啊!

    暑假正式开始之后,每天早上老妈会给陈远做好早餐,然后就去上班。老爸工作更忙,但老爸对陈远这次的成绩还是很满意的。而且也和陈远深谈过一次,问陈远以后想不想去当兵。陈远问老爸的期望是什么,老爸也说了实话,老爸希望陈远能去读大学。

    陈远问为什么。老爸陈天涯说道:“你大伯的那个体系很复杂,爸爸希望你能单纯一些。”

    陈远沉默着没有说话。

    陈天涯微微一怔,他马上又说道:“当然,这只是爸爸的希望。不管你做什么决定,爸爸都是支持你的。”

    陈远一笑,说道:“谢谢爸!”

    “那你到底是想……”陈天涯问。

    陈远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便说道:“爸,我其实还没想那么远,到时候再说吧。”

    陈天涯一怔,随即莞尔一笑,说道:“也是,是爸多虑了。其实很多专业,并不是要你喜欢了去选择,而是选择了,再去喜欢。因为之前你都没有深入过这些专业,那里谈得上喜欢和不喜欢呢。”

    中午的时候,陈远会自己在家弄些吃的。老妈给了陈远不少零花钱,这是第一次老妈这么大方。并且也允许陈远出去玩电脑。

    此时的电脑都还是大砖块,能玩的游戏也就是,红警,抢滩登陆,陈马,帝国时代这些老游戏。陈远对电脑自然是不感兴趣的,他还是感到饿啊!

    这样搞下去,太不妙了。

    陈远想着自己是不是要上达天听,去燕京见见大伯一次。至少要从大伯那里弄些资源过来,印象里,大伯也是一名高手啊!

    当然,这一点这一世的小陈远是看不出来的。但陈远却会从小陈远的记忆里来推敲这一切啊!

    如果自己和爸妈说想去燕京玩,爸妈又没时间陪着,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同意。

    陈远想到就做到,他马上就给老爸打了电话。家里是有座机的,而老妈也没有手机,只有老爸有一个黑白的波导的手机。

    那边老爸很快就接了电话。陈远便说道:“爸,我想暑假去燕京玩一趟。也想去看看妙佳姐姐。”

    妙佳姐姐叫做陈妙佳,是大伯的女儿。这一世里,大伯可是个好男人。只有许舒阿姨一个女人。

    陈远对那一世的凌前辈多少有些了解。知道在那一世里,凌前辈有个妹妹。而且因为年少时,凌前辈的父母出车祸横死。凌前辈吃了很多苦,也因此结缘了东江的黑大哥叶东,也和叶东的女儿发生了一段缘分。

    但是在这一世里,父亲陈天涯和大伯陈凌是双胞胎兄弟。而后来有个妹妹却胎死腹中了,这因果交缠,却让凌前辈的父母,也是自己的爷爷奶奶一直活了六十岁才出车祸。

    至于为什么大伯会有一身武功,那可能也是去了军队才学的吧。

    陈远还了解到,这一世里,许舒阿姨也是之前嫁给过平江省许家许怀民的儿子。而且还有个女儿叫许彤。后来,徐怀民的儿子也出车祸死了,而大伯为了和许舒阿姨在一起,也经历不少风波。不过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这时候,电话那头的陈天涯愣了一会,然后说道:“怎么突然想去燕京”

    陈远说道:“我还没去过嘛!”

    陈天涯说道:“那好吧,这事我先和你妈妈商量商量。”

    陈远立刻丧气的说道:“和妈商量准不成,妈觉得东江就是大城市,去哪儿都不如在家待着呢。”

    “臭小子,不许这么说你妈!”陈天涯顿了顿,说道:“好吧,爸跟你保证,一定让你去燕京玩一趟。”

    陈远马上雀跃,说道:“谢谢爸!”

    随后,陈远想着要解决午餐的事情。手上有五十块的零花钱,这对于普通学生来说,已经很不错了。但陈远觉着五十块钱根本不够吃的,他想了想,便就想到了童佳雯老师。

    立刻,陈远就又打童佳雯的电话。

    “童老师好!”电话通后,陈远立刻说道。

    童佳雯那边微微一怔,有些迟疑的说道:“陈……陈远”

    陈远爽朗而明快的说道:“就是我,陈远!”

    童佳雯很是意外,然后说道:“你找老师有事么”

    “没事就不能跟老师打个电话吗”陈远笑嘻嘻的说道。童佳雯说道:“快说吧,有什么事儿。”

    陈远打了个哈哈,说道:“是这样的,老师,你想不想看到一颗功夫巨星冉冉升起”

    童佳雯愣了愣,好半晌后才反应过来,说道:“你是想要我请你吃饭吧”

    陈远连忙拍马屁,说道:“老师您真是兰心蕙质,冰雪聪明啊!”

    童佳雯不由笑出声来,说道:“你得了吧,跟老师也敢这么油嘴滑舌。这也就是你毕业了,不然非得罚你在教室外站一个星期。”

    陈远说道:“老师,这怎么是油嘴滑舌,这是实话实说好吧。如果说真话也是一种错误,那我绝不认错。难道有人敢说我们童老师不聪明,不漂亮”

    童佳雯说道:“好好好,你打住,你在家吧,我开车来接你。”

    “嘿嘿,谢谢童老师!”陈远说道。

    童佳雯在那头挂了电话,她心里却是甜丝丝的。不得不说,陈远拍马屁的功夫是很好的,脸不红,心不跳,理直气壮,行云流水,浑然天成。那怕童佳雯听了太多的恭维话,但还是无法对陈远的这番夸奖免疫啊!

    童佳雯不多时就到了陈远的家门口,陈远出门,上车。

    天气已经开始热了起来,这是七月头了。童佳雯穿着白色的吊带裙,清凉而美丽。陈远看了一眼,立刻欲言又止。

    “怎么啦,臭小子,想说什么就说。”童佳雯说道。

    “算啦!”陈远说道:“我还是不说了,免得老师你又说我是在拍马屁!”

    童佳雯不由噗嗤一笑,说道:“你这小子,将来怎么得了。这么小就这么会哄女生开心。”

    陈远说道:“看吧看吧,老师你又把我想这么坏。我是那种油嘴滑舌,花花心肠的人么”

    童佳雯说道:“我看你就是。”

    陈远马上叫起撞天屈。

    烈日炎炎,路边的树下趴了一条边牧,边牧伸着舌头喘着气。

    但是童佳雯的车里却是凉快得很,她车还是新车,空调效果很不错。童佳雯又问陈远,说道:“说吧,你想吃点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