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8章 怒打陈亦寒
    陈亦寒便是落在了陈远的手中。

    紫嫣惊怒交加,道:“郑老,胡老,你们……”

    郑老垂下了头。胡长春也感惭愧,说道:“小主人,我们对您并无二心,只是我们被陈远公子制住,若是不从于他,只有死路一条。但陈远公子也答应过我和郑老,绝不会伤害小主人您。更何况,陈远公子的目的只是带少主回众星殿,而非取他性命。请小主人原谅我和郑老的贪生怕死。”

    “为什么”便在这时,陈亦寒更加不明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败了

    “我一直都在监察洞里的情况,你根本不可能有机会来策反郑老的。你到底是什么时候下的手”陈亦寒不甘心的嘶声质问。

    陈远冷笑一声,说道:“陈亦寒,你大概是自认为你很聪明了。但在我眼里,你根本还不够格。你以为我的目标是紫嫣,或是水月洞天吗错了,从一开始,我的目标就是你。你怀疑胡老,怀疑偷取水月洞天是幌子。你以为我真正的目的是紫嫣,其实错了。那天胡老是真的带我到了水月洞天里,但我早猜到你会将水月洞天收走,因为你绝不会冒这个险。而且我也知道,你肯定会让人跟着胡老。当我看见外面守候的只有赵老和刘老时,我就知道,计划已经成功。那一日,胡老身上还有一枚戒须弥。郑老去查看的是空的,他查看完之后,便向你报告。于是你就安心藏在紫嫣的戒须弥里等待。就在那个时候,胡老趁着这个空隙和我合伙制住了郑老。郑老今日如果不想死,唯一的路就是帮我制住你。不然的话,他和胡老便都是死路一条。”

    “原来如此!”陈亦寒听后不由心惊无比。“我想了无数种的可能,却没想到,你居然目标直接瞄准了我。我若是想到,你的直接目标是我。我一定能想到这其中的缘由。陈远,这一局算你赢了。”

    陈远说道:“你气运就算强过我又如何,神帝当年毫无气运,却是四帝之首。我以前可以压住你,以后一样更是可以压住你。”

    陈亦寒沉默下去。半晌后说道:“可你为什么要等这么多天”

    陈远说道:“若不是等这么多天,你怎会相信我是真的走投无路,怎会放松警惕呢今日来,就是要让你放松警惕,以为我没有后手了。”

    “好,你心思缜密,我不如你!”陈亦寒说道:“我随你去众星殿便是。”

    陈远说道:“现在这个帐可不能这么算了。请你去时你不去,现在可由不得你了。”

    “你想怎么样”陈亦寒问。

    陈远说道:“我的大陈仙藤还给我。”

    陈亦寒微微一怔,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交出了大陈仙藤种子。陈远说道:“还有天道兵符,水月洞天,全部交出来。”

    紫嫣脸色陡变。

    陈亦寒却是哈哈大笑,他说道:“你要天道兵符怕是不成了。我已经将天道兵符和我自身融为一体,你要将天道兵符夺走,除非你将我杀了。”

    陈远立刻就冲胡长春说道:“胡老,是这样吗”

    胡长春说道:“天道兵符一直没人能够启动,但亦寒少主的确是启动了兵符。至于是不是融合在了一起,属下并不清楚。”

    陈远冷笑一声,随后说道:“胡老,郑老,叛主之事既然已经做了,想要再回到从前是不可能了。你们就跟我走吧,至于你们的紫嫣小主人,我看你们的面子,就不要她的宝贝了。”

    “公子!”胡长春突然跪了下去,他说道:“可否请公子将水月洞天放在紫玉仙府里面,这是小主人安身立命的东西啊!我们承蒙老主人厚爱才有今日,无论如何,也不想让小主人晚景凄凉。若是因为属下的原因害紫玉仙府失去水月洞天,属下永生难安。”

    “行,我答应你!”陈远直接答应了胡长春。他接着就对陈亦寒说道:“话你听到了水月洞天还不留下来”

    陈亦寒倒也不去糊涂,便说道:“好!”接着,他就将那水月洞天拿了出来。

    陈远也就看清楚了水月洞天,那水月洞天是一轮银月,银月中有水光流动。紫嫣一伸手,便将水月洞天收入到了戒须弥之中。

    如此之后,陈远就向郑老和胡长春说道:“我们走!”

    胡长春和郑老便就朝紫嫣跪下,接着拜别。紫嫣眼中泪光闪动,却终究是什么都没说。赵老与刘老也是神情复杂,事情发展至此是他们意料不到的,也是不想看到的;他们也更是不好去怪责胡长春和郑老。因为如果易地而处,他们也不见得要比胡长春和郑老来得高尚。

    紫嫣最后却是看向了陈亦寒,她的眼中满是担忧。

    “我不会有事的,紫嫣,你等我回来。”陈亦寒安慰紫嫣。

    紫嫣含泪点头,说道:“我会一直等你。”

    如此之后,陈远就说一声走,接着便将陈亦寒夹在肋下,然后坐上黑莲宝座,冲天而去。郑老和胡长春拜别紫嫣,也跟着飞走。

    陈远并没有带着陈亦寒回少威府,而是带着到了另外一个偏僻的山中。

    到了那山里面,陈远才将陈亦寒给扔在了地上。他脸露狰狞,上前啪啪两耳光就狠狠的抽在了陈亦寒的脸上。

    “刚才不跟你啰嗦,是我不想在紫嫣面前狠狠揍你。免得她发起疯来,大家都难做。”陈远眼中杀气腾腾。

    随后,郑老和胡长春也赶了过来。

    陈亦寒眼中闪过怒色,他感到极深的羞辱。

    “陈亦寒!”陈远咬牙切齿,说道:“你当初对灵儿做的事情,我永远记在心里。这事,不会就这么轻易过去。你也别以为,我真就不敢杀你。杀了你又如何,大不了这次任务失败。任务失败了,我不会死。”

    陈亦寒眼中闪过一丝畏惧之色。

    “你经常喊我好大哥,今天我就来给你好好当一回大哥。”陈远说着从戒须弥里找出一根皮带,说道:“我这个当大哥的,就好好教训一下你这个畜生。让你知道怎么做人。”

    说完,陈远就拿起皮带朝陈亦寒的脸上狠狠抽去。

    “啪!”陈亦寒的脸本来就被打成了猪头,这一下抽去,又是血痕。

    陈远可不客气,接着就密集如雨,真跟抽畜生一样,不停的鞭打陈亦寒。陈亦寒痛得满地打滚。

    “陈天涯不是将你当作心肝宝贝吗”陈远哈哈大笑,说道:“现在他又能怎样,他护的了你吗”

    许久之后,陈亦寒身上的衣衫都被抽得褴褛,他身上全部都是鞭痕,血迹斑斑,可怜到了极点。

    “公子!”胡长春都看的不忍,说道:“公子,你何必如此羞辱他。”

    陈远冷声说道:“你知道什么他与我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当年他本事强过于我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跑去逼迫我的妻子来供他淫辱。若不是神帝及时赶到,早已铸下万古恨。他若不是我的兄弟,做下如此事情,我顶多杀他。可他居然连亲大嫂都敢亵渎,这样的畜生……”

    “这……”胡长春与郑老不由呆住。

    胡长春说道:“公子,你此话当真”

    陈远冷声说道:“此时此刻,我有必要和你们两人说些假话吗”

    胡长春微微一怔,他想,陈远的确是没有说谎话的必要。

    “老子今天就把你活活打死。”陈远随后怒火中烧,又要扬起鞭子。

    “不要,不要……”陈亦寒是真被打怕了,他突然跪着抱住陈远的腿,道:“哥,我错了,我错了,不要打我了。”

    此时的陈亦寒,可怜兮兮的,样子也狼狈到了极点,再不是那个嚣张不可一世的公子哥了。

    陈远的怒气这才收敛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