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2章 何方是路
    陈远暂时也不敢将那老者从黑暗曼荼陈里释放出来。黑暗曼荼陈将老者和外面的世界完全隔绝了。陈远是怕若是将老者放出来之后,陈亦寒他们能够根据老者的气息追杀过来。

    这老者乃是九重天中期的实力,虽然不算若了,但以这样一份实力,却还是难以参透蓝紫衣的黑暗曼荼陈的。

    陈远人在空中飞翔,心里却是在不停的盘算着该如何解决眼前的困境。

    陈亦寒的实力超出了陈远的想象,尤其是那天道兵符法宝,威力无穷。居然在举手之间将自己的战奴也给杀了。这样一来,即便是自己单独对上陈亦寒,也只有逃命的份儿了。再加上陈亦寒手下还有这些个高手,以自己的能力要抓陈亦寒回众星殿几乎是没有可能了。

    这种情况下,自己眼前还有几个办法。

    第一个办法,去找修罗大帝沈默然帮忙。不过,这位前辈会帮忙吗这陈远不敢肯定,他和沈默然之间,那可是没什么交情的。

    这是下策!

    而上策就是找蓝紫衣来啊!

    但陈远又面临一个很蛋疼的问题,那就是他没办法联系上蓝紫衣。

    那玉简如果焚毁的话,便代表着任务结束。任务结束后,众星殿会派般若天舟前来迎接,自己跟着回去之后,便会算个任务失败。这肯定是要不得的。

    陈远心里悔不当初,如果早知如此,就先让大哥,二哥他们别回去。让他们好带个口信给蓝紫衣啊!

    现在,一切都是晚了。

    陈远很快又想到了大康王朝!

    “去找皇上”陈远暗暗说道。“这事让皇上出手,可不算得罪众星殿。星主只是不让天命者之间互相帮忙,但没有不让其他外人来帮忙啊!只是,皇上会出手吗”

    陈远心里虽然没有去怪罪皇上,但上次皇上将通道斩灭之事始终会是一个无法解开的疙瘩。自己眼下又灰溜溜的去找皇上帮忙,这……

    陈远一咬牙,暗道:“面子事小,生死是大啊!总不能这么快,我就把蓝紫衣给坑了。”

    当下,陈远便前往大康境内飞去。

    晚上,夜幕降临的时候,陈远到达了大康皇城之外。他降落下去,然后才顺利进入到了皇城之内。陈远身上还有少威将军的腰牌呢,他在皇城之内还是有些地位的。

    陈远先回少威府。

    一旦进入皇城,陈远就微微的松了口气。不管怎样,在皇城之内,陈亦寒是绝对不敢前来放肆的。皇上虽然忌惮星主,但皇上同样也是个敢和九幽天帝他们叫板的人。

    少威府内,一切如旧!

    陈远一进皇城就又想起了一个人,沐静!而且,沐静就住在少威府里。

    他心中不由一喜,是啊,不管其他人怎么想,但沐静一定会帮助自己的。陈远进入少威府后,那管家林伯欢喜不已,忙去通知聂媚娘。

    聂媚娘和巴图几乎是一起出来迎接的。巴图已经长得颇为神骏呢,再过些时日,便能驮人了。它欢喜的朝陈远飞来,咿咿呀呀的叫着。陈远立刻就感受到了一种家的氛围。

    “这次去了这么久咦,怎么没见到乔姑娘”聂媚娘说道。

    聂媚娘并不知道外面的风风雨雨,她没以为陈远出过什么事情。陈远也不想聂媚娘担心,便就一笑,说道:“乔凝有她自己的事情,就没和我一起回来。”

    聂媚娘说道:“我先去给你准备热水,你泡个澡再来吃晚餐。”

    陈远点点头,说道:“好!”他顿了顿,马上就问道:“怎么没见静姐她在房间里修炼吗”

    聂媚娘便说道:“沐小姐在一个月前离开了大康。”

    “什么,离开了”陈远大吃一惊。

    聂媚娘见陈远如此失态,不由奇怪,说道:“沐小姐有她自己的事情要去办,离开了也不是不回来呀。”

    陈远立刻就感到有些失魂落魄。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聂媚娘也是一惊,马上问道。

    “没,没事!”陈远强颜一笑,说道:“只是有些吃惊罢了,没想到她居然就离开了。”

    聂媚娘说道:“哦,那我去给你准备洗澡水了。”

    陈远点点头。

    陈远的心中有那么一丝的恐慌了,本来沐静是他很大的一张底牌,可眼下,沐静居然离开了。若是皇上再不肯帮忙,那自己真就悲剧了。

    在房间里,陈远泡进澡桶里,他闭上了眼睛,就这样半躺着。热气蒸腾,陈远感觉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张开了。

    他在逃走的时候,便吞噬了两粒人皇丹,如今伤势已经痊愈。大黑丹虽然被震天箭射碎,但陈远法力恢复,完全可以再行凝聚。

    那震天箭与陈天弓融合在一起,将力量融合成一点,加上陈天弓和震天箭本身就是威力无穷。而且,那紫嫣的修为也甚高,所以一箭就将陈远的所有规则都给毁了。

    “天道兵符,陈天弓,全部都是厉害的法器。如今大陈仙藤也落在了陈亦寒手中,陈亦寒的实力,越来越强了。”陈远暗忖:“上次杀陈亦寒不死,他如今的气运果真是超过了我,简直就是逆天了。”

    陈远甩了甩头,决定不再胡思乱想了。他安安静静,心无旁骛的泡了半个小时,如此之后才出了浴桶,抹干身子,然后穿上干净的衣服出了房间。

    少威府的一切都被聂媚娘打理的很好,陈远和乔凝的房间每天都有被打扫。陈远洗澡的时候,聂媚娘本来还安排了个丫鬟来帮陈远洗澡,不过陈远放不开,让丫鬟出去了。

    洗完澡出来,陈远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许多。他穿了宽松的白色长袍,然后就到了偏厅里面。偏厅里,聂媚娘准备好了晚餐。

    小米粥,还有一些清淡的菜式,看着就很是爽口。陈远如今已经不太喜欢吃一些油腻的东西,所以此刻看到这样的晚餐,胃口还是很不错的。

    聂媚娘坐下来陪着陈远,她给陈远和她自己都倒了一杯酒。

    陈远挺喜欢喝天洲的酒,没有那么的辣口,喝起来像米酒似的,还有些甜味。他喝了一口酒,又夹了一粒花生米放入嘴中。如此之后才向聂媚娘说道:“少威府的生活和你以前在武侯府的生活有很大的不同。让你这样的人才来给我做个管家,我也觉得是有些委屈了你。”

    聂媚娘微微一笑,说道:“那有什么委屈的,这样已经很好了。其实你应该知道的,我很感谢你给我这样一个遮风挡雨的生活。虽然,我还是在生活在皇城里,但你却给了我自由。如今,也没人会来寻我的晦气。”

    陈远也一笑,说道:“你喜欢就好。”

    “你这趟出去,似乎收获很大。”聂媚娘说道。

    “经历了许多事情。”陈远笑笑,说道。他心中烦忧,却是不想说这些经历了。

    两人就这样闲聊着,喝些酒。聂媚娘也不会追根究底的问什么,有时候她问了,陈远不答,她也就不再追问。

    吃过晚餐之后,陈远便出了少威府。

    皇城的街道上,繁荣中透着一种宁静。繁荣是表象,宁静却是基于一种人心安定的强大安全感。这份安全感,是皇上给予的。

    陈远的思想是很成熟的,他不会说觉得皇上对不起他,所以回来就要怒气匆匆。或则就直接飞回皇城,怒目相对。他还是到皇城之外便先降落,一切依照皇城的规矩来。

    陈远更不会去跟皇上说,你欠我的恩情,所以你要帮我。这都是一种很幼稚的行为!

    陈远顺利入了皇宫,然后也见到了皇上身边的常老。

    这是在御书房前面。常老拦住了陈远,先是微微一礼,说道:“老奴参见少威将军!”

    陈远面对常老,自然不敢倨傲,抱拳说道:“常老,我想见皇上,还请您老代为通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