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4章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
    “阴阳调和”陈远眼见沈墨浓就要死亡,他搜寻脑海里的全部办法,最后便跳出了阴阳调和二字。他是精通密宗双修术的。

    让自己的法力和沈墨浓的法力进行双修,如此一来,影响沈墨浓的身体,让她的身体能够承受住自己的血液。这也等于是一种基因改造。而自己的血液虽然冰冷,但是身体里还有阳刚精血。

    “这个法子不一定有效,但却是我能想到的唯一法子了。”

    这个时候,沈墨浓这般样子,自然不可能静下心来和自己灵修了。而且灵修的门槛也太高,自己可以和乔凝成功。但和沈墨浓却未必能成功。

    如此一来,便就只有肉修一途了。

    “墨浓!”陈远抓住沈墨浓的香肩。这时候沈墨浓已经是昏迷状态了,气息微弱,根本听不到陈远的呼唤。

    陈远顾不得其他了,便将沈墨浓拦腰抱起,走向了房间。

    沈墨浓感觉自己处在冰雪王国里,她身上没有衣服,在这漫天雪地里,难受欲绝,冻得她浑身都要麻木了。

    就在这时候,陈远出现了。他就像是火炉一样抱住了自己。沈墨浓觉得身子暖和了一些,她又开始害羞起来,因为她没穿衣服啊!可是她又舍不得陈远身上的温暖。

    那样的温暖一波一波的涌来,她觉得舒畅到了极点。

    “跟着我的法力运转!”陈远的声音突然在沈墨浓的耳边响起。

    沈墨浓吃了一惊,她蓦然睁眼。

    这一睁眼,便看到了惊人一幕。原来她发现她正在卧室的床上,她果然什么都没穿。而陈远就压在她的身上,也是什么都没穿。

    更要命的是,沈墨浓还察觉到陈远……

    “你……”一瞬间,沈墨浓的脸蛋红如熟透了的番茄,快要滴出血来。

    “不要说话,仔细领会,我的法力会给你运转周天。”陈远说道。

    随后,陈远吻上了沈墨浓的红唇。沈墨浓这一瞬间的心情是五味陈杂的,她可还从来没有过男人啊!这第一次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莫名其妙的失去了。

    功行三周天之后,沈墨浓的修为再次精进!

    陈远的修为远远高于沈墨浓,在这样的双修情况下,对沈墨浓的裨益是无比巨大的。

    沈墨浓居然直接冲破了七重天巅峰的壁垒,到达了太虚八重天初期的修为。她这几下的际遇变化,当真是快得匪夷所思,比陈远的进展还要顺利和快。

    当然,这有个前提,是得陈远先修炼出来,才能带领沈墨浓进展如此之快。而且,两头黑水王蛇的内丹晶核,还有一枚神丹,这些东西都是上好之物。陈远所带给沈墨浓的机遇也确实不少。再加上最后这一次双修,更是事半功倍了。

    呼!

    大功告成之后,陈远翻身下床,然后拿了衣服去了浴室。

    今日这事,他还得好好想想。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他虽然喜欢女人,但后来从未再对沈墨浓动过心思。他不愿意再去沾染其他的女人。就算是乔凝,他也一直都在克制。

    可如今,既然已经有了这一层关系,真的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吗

    当初他和师姐林冰也是经历过了阵痛的。

    床上,沈墨浓感觉到了自身的法力澎湃,这是以前从所未有的感觉。一切,都像是在做梦一般。今日两次经历生死,法力大增。如今的法力俨然已经达到了六百万枚的地步。

    她在三重天的时候,脑细胞开发量不过是三十万枚!

    这是一夜暴富的感觉啊!

    沈墨浓自然也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陈远的缘故。没有陈远,自己只怕还在化神境上徘徊吧。

    不过旋即,沈墨浓感觉到了下身有些火辣辣的疼痛。

    她想起刚才和陈远之间发生的事情,不免也有些头疼。

    关系走到这一步,也是沈墨浓始料未及的。但她知道,她还真不能怪陈远,若不是陈远,她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更何况,若是陪陈远睡一夜,就能将修为拉扯到这般地步。那还是自己占了天大的便宜啊!

    “但似乎,帐也不是这么算的。”沈墨浓纠结得很。

    陈远洗完澡之后,换上衣服就离开了沈墨浓的房子。

    这时候外面天光大亮,正是早上七点。

    陈远准备在楼下吃早餐,那早餐是兰州拉面。对于燕京的许多早餐,比如炒肝,卤煮,他是吃不太习惯的。倒是兰州拉面,沙县小吃,走到华夏任何地方,都能品尝到,味道也差不多。

    便在这时,沈墨浓的电话打了过来。陈远微微讶异,但他还是接通了。

    “你在哪里”沈墨浓的声音依然悦耳,并且轻柔。

    陈远感觉不出沈墨浓的情感波动,他硬着头皮说道:“楼下的兰州拉面馆里。”

    “你帮我也点一碗牛肉拉面吧,我马上下来。”沈墨浓说完后便挂了电话。

    陈远发了会呆,然后让老板再来一碗牛肉拉面。

    沈墨浓在三分钟后就到了拉面馆,她是格外显眼的。红色呢子大衣,烈焰红唇,头发波浪卷儿,像是个大明星一样,还戴了个大框墨镜。

    举手投足之间,范儿十足。

    陈远看的微微一呆,随后对走上前来的沈墨浓说道:“你好歹也是国家干部啊,穿这样合适吗”

    沈墨浓摘下墨镜,也一笑,说道:“现在是休息时间,没这个讲究。”她说完就拿起筷子开始吃起面来。

    周围的食客,大多都在打量沈墨浓。

    大概是想从记忆里搜寻出这到底是那个大明星吧。

    而陈远和沈墨浓之间,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这也是避免尴尬的最好办法!

    吃过早餐之后,陈远和沈墨浓出了早餐你点,陈远对沈墨浓说道:“我该离开了。”

    沈墨浓微微一呆。“这么快就走”

    “之前不就是已经说好了吗”陈远说道。

    沈墨浓说道:“我们上楼去谈谈吧。”

    陈远犹豫一瞬,但还是说道:“好!”

    上楼进了房间之后,陈远落座。沈墨浓特意去给陈远泡了一杯茶,她将热气腾腾的茶放在陈远的面前,然后说道:“你来我这里很多次,每次我都是从冰箱里拿饮料或是啤酒给你。但泡茶给你,却是第一次。”

    陈远说道:“为什么忽然要给我泡茶”

    沈墨浓说道:“红袖夜添香。”

    陈远一笑,说道:“虽然我读书少,但我也知道,添香不是倒茶。”

    沈墨浓说道:“你就别跟我打岔了,添香倒茶,这是古代读书人的意境。”

    陈远摸了摸鼻子,说道:“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你知道的,这样的我,跟你不合适。只会给你带来更多的痛苦。”

    沈墨浓说道:“痛苦的根源是因为想要的太多了。”

    陈远说道:“你不是这种可以和别的女人分享男人的女人。”

    沈墨浓转换话题,说道:“以前我看秦墨瑶为你痛苦不堪,我觉得很是幼稚。我不太明白,你为什么这样的让她痛苦。”

    陈远默然不语。

    沈墨浓说道:“但那时候,你于秦墨瑶,你是一个居高临下的地位。你的层次,境界高出太多。所以她对你会有崇拜,爱慕等等诸多情感。但那时候的你,修为尚在我之下。”

    她顿了顿,说道:“而如今,我与你之间,就像是当年的你于秦墨瑶一样。”

    陈远说道:“墨浓,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你从小就受过最严格的教育,你的家教也很严。所以,你不用跟我说这些,我相信,昨晚之事,我们都可以当作不过是一夜的错误。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

    沈墨浓沉默了一会后说道:“其实,你并没那么了解我。”

    陈远微微愕然。

    沈墨浓说道:“的确,我不太能接受你这样情感世界。如果你不是有这么复杂的情感世界,我可能很早就和你在一起了。我从小就是在按部就班,我所接触的那些世家公子,也都是彬彬有礼,无论他们是去国外留学,还是怎样,他们的轨迹都是按照父辈所安排。应该说,我们的人生是不允许有其他的轨迹的。从生下来开始,一切都要按照父辈的要求,甚至是婚姻,那都是根据需要,而不是因为喜欢。我有一个表姐,大我十五岁,我就是这样看着她的轨迹,然后我再去想象我人生的轨迹。连我将来老了是什么样子,我都能想象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