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9章 岩洞恶魔
    陈远和沈墨浓并没有去怀疑这对老夫妇有什么问题。这不是说两人没有警惕性,而是这两个老人的格局在这里。即便他们有什么阴谋诡计,陈远和沈墨浓也有信心能将其镇压。

    这是一种大格局和自信!

    天色放亮了,晨曦撒照在了这个残破的小镇之上。小镇的风光,让人想起反法西斯战斗时候的那些乡村小镇。或是布谷鸟中的小男孩就应该是生长在这里。

    陈远和沈墨浓快速朝丛林里进发。

    丛林里湿气很重,带着一种闷热,有些让人透不过气来。

    陈远和沈墨浓一路朝南寻去,走出大约二十里地之后,便见前方地势开阔起来。

    原来在这丛林的前方是一片山石嶙峋。在山石岩壁之间,有数个岩洞。

    陈远和沈墨浓相识一眼,都是暗自奇怪。难道野人就在此处

    如果这么好找的话,那不应该一直都没被人发现呀

    阳光照射在岩壁上,这里显得有些灼热。沈墨浓说道:“自从数年前,一支军队剿灭野人,却再无音讯之后。相信很少会有人真的再来针对野人。再则,咱们觉得这里好找是因为有人指引。真正的,谁会到这偏远的地方来寻找野人呢相对来说,他们的位置也算隐蔽了。”

    陈远说道:“不管怎样,咱们都去看一看吧。”

    沈墨浓点头。

    很快,陈远和沈墨浓就朝山壁那边走去。野人很可能就藏在那些岩洞里面。换种说法,如果这些野人真的和妖血晶石有关。那么妖血晶石也有可能就在岩洞里面。

    陈远希望事情真就能这般顺利,他也能够快速找到妖血晶石。

    “有人!”沈墨浓眼神一寒,她突然身形闪烁,迅速到了百米之外。那是一块岩壁的后面,沈墨浓一下就将一个人提了出来。

    陈远迅速穿梭虚空,便如瞬间移动一般,直接到了沈墨浓的面前。

    沈墨浓将那人丢在了地上,那人衣衫褴褛,身上血肉模糊,而且头发蓬乱,看起来跟野人无疑。他尖叫一声,突然从怀里取出一块尖锐的石头,然后就跃了起来,朝陈远的头部砸来。

    陈远眼也不砸,他猛然伸手,便将那野人的手给掐住了。

    野人吃痛,手中的石头也就掉落在地。这野人甚是凶悍,直接用头来撞陈远的头。

    陈远……没有躲避!

    “砰!”

    这一下撞实了。

    然后这野人就彻底悲剧了。头破血流啊!

    而陈远一点事情都没有,他浑身都是铜皮铁骨,用他的头砸岩石都能砸碎。这野人居然用头来砸陈远,这简直就是在找虐。

    不过陈远心下却是一沉,因为他知道这个野人绝对是跟妖血晶石无关的。之所以做这个判断,是因为陈远发现这个野人的力气并没有很大,甚至有些弱。而妖血晶石却能让人变得力大无比。

    如果这里的野人和妖血晶石没有关系,那么这就代表陈远和沈墨浓追查错了方向。他们将没有任何的线索了。

    这是陈远不太能接受的。

    那野人倒在地上,痛苦呻吟。而且还在骂着……

    不像是……真正的野人!

    陈远蹲了下去,他等野人的痛苦稍减,然后才用英文说道:“你是什么人”

    那野人愣了一愣,他错愕的抬起头来。

    看得出来,刚才他的攻击是一种反射性的攻击。他看向了陈远,又看向了沈墨浓。他的额头上还在鲜血汩汩。

    陈远看出这野人的目光中是有神智的。

    “也许,他并不是野人!”陈远从戒须弥中取出毛巾,然后让野人将伤口按住。野人接过毛巾,按住了伤口。

    好一会后,野人的血才止住。他有些畏缩,然后又忽然抓住陈远的手,急促的说道:“救我,救我老婆和妹妹。”

    陈远说道:“没有问题,不过你首先得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有怪物,有鬼怪,他们……他们不是人!”野人语无伦次的说道。他似乎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沈墨浓说道:“你先冷静一下。”野人深吸几口气后,他才开始说了起来。他说的很简短,大致就是他叫做伯顿。他们在三天前来这里探险。他和他的老婆,还有妹妹和妹夫都是狂热的探险家。

    在进来的时候,他们遇到了一对老夫妇。“那对老夫妇是不是叫做康琼斯和杰米西亚”沈墨浓问。

    “对对对!”伯顿说道:“康琼斯告诉我们,在西边会有野人出没,非常凶悍。一定让我们朝南边走。他们告诉我们,这里有岩洞,岩洞里还有以前叛军留下的黄金。可是……这对老夫妇就是骗子。我们来到这里后,就陷入了噩梦。这里面有许多的野人恶魔,他们……他们吃人。”

    说到这里,伯顿的语音开始战栗了。

    便在这时,四周忽然传来桀桀怪笑声。伯顿立刻骇然,说道:“他们发现我们了,我们死定了。我们死定了……”

    陈远淡淡说道:“放心吧,你遇上了我,那就绝对死不了。”

    沈墨浓说道:“伯顿,你要坚强些,咱们一起去救你的妻子和妹妹。”

    伯顿眼中燃烧起了一丝的希望。

    便在这时,一道身影悄然出现在了陈远的身后。那身影手中时一柄自制的斧头,斧头锋利,朝着陈远的脑袋就劈了过来。

    这一下若是劈中,换做普通人的头,立刻就要被劈成两半。那场景是不敢想象的!

    伯顿厉喝道:“小心!”

    陈远却是动也没动,那一瞬,他的法力运转,在头上形成了一层看不见的防护膜。再则,他的头本来就硬得很。

    砰!

    陈远被斧头一下劈中脑袋。那力气是极其巨大的。

    伯顿吓得闭上了眼睛,他实在不敢去看那种惨状。

    可是很快,下一秒发生的事情就让伯顿目瞪口呆了。因为那斧头就如砍在了金刚石上,火星飞溅,那斧头的刀头都缺了一个大口,而且还被震飞出去。

    人的头部本来就很坚硬,陈远的头部,那真比金刚石还要硬。

    这个情况不止是伯顿愣了一下,后面偷袭的人显然也是愣住了。大概是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吧。

    按照道理来说,是很痛快的鲜血直溅啊!

    沈墨浓也就看清楚了那人,那是一个真正的野人。身上没穿衣服,肌肉蓬起,整个身上就如布满了毒瘤一般。他的脸形也是扭曲的,横肉中带着一种紫色。

    这野人的力气很大。

    与妖血晶石所呈述的很是相像。陈远反而很是欢喜。

    那野人转身就跑,一溜烟就到了岩洞里面。那岩洞的洞口很小,只能容纳一个人竖着爬进去。

    伯顿不由大喜,因为他感受到了陈远的实力。他觉得自己的妻子和妹妹终于有救了。

    陈远向沈墨浓喜道:“看来应该是和妖血晶石有关。这里又没有放射过原子弹,不可能让他们变异至此。”

    沈墨浓说道:“我倒希望是和妖血晶石有关。不过变异不一定是因为辐射,也有可能是吃了什么东西,或是其他的神秘性放射物质。”

    陈远说道:“我们去洞里看看。”

    那岩洞太小,若是贸然下去,不清楚里面的情况,这却是很危险的。不过陈远无所畏惧,只是,他刚站到岩洞前面,那黑暗的岩洞里突然钻出一只手,然后就抓住了陈远的脚。

    接着,一股猛然大力拉扯过来。

    这一招,这些野人们用的多了。不知道多少人就是这么死的,趁着人不清楚状况,突然一拉,便将其拉扯入洞。等对方还没反应过来,然后就将其砍死。

    可是这一次,里面的野人就郁闷了。他一拉扯,立刻就感觉到自己好像是拉扯到了生根的铁树一样。任凭他怎么用力,那人就是纹丝不动。

    伯顿还正准备大呼小心,结果陈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蹲下身,反手抓住了野人的手,然后一拉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