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8章 老夫妇
    这队叛军已经是散兵游勇了,大约三十来人。他们从三万多人被杀到现在,就活着这么几个人了。不过,这队叛军的武器还是很不错的。手中的,还有高射炮,爆雷等等!

    这群叛军能从枪林弹雨中活到现在,那是绝对有真本事的。

    为首的是首领叫做昆格!昆格带着兄弟们在丛林里躲了一段时间,现在是要来下山打牙祭的。兄弟们已经很久没见到过女人了。所以此时,这群叛军看见了沈墨浓这么一个漂亮而又绝色的性感美女,立时就是把持不住了。

    昆格一群人说的是些当地土著的语言,也不是英文。到底是那国的语言,陈远和沈墨浓也听不懂。

    不过这也不用听懂,因为对方的来势已经很是明显。这群叛军看沈墨浓的眼神已经是放着光了。那眼神就像是狼群看见了小羊羔。不同的是,这群叛军将比狼群更加残忍,无耻。他们的目光里充满了淫邪。

    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陈远和沈墨浓。

    按照常理来说,这种情况下,没人敢妄动的。除非对方是大陈神仙!

    而昆格这群人很不巧,因为他们真的遇到了神仙。

    陈远正欲出手,沈墨浓拦住了陈远,她微微一笑,说道:“这种小事也用你出手吗那岂不是在高射炮打蚊子”

    陈远微微一怔,随后也就一笑,他也正想看看沈墨浓的本事。

    沈墨浓手上有两件法器,一是映雪剑,二是噬魂铃。两件法器都是陈远给她的。说起来,沈墨浓的修为之所以能有今日,还真是陈远的功劳。陈远一路用丹药将沈墨浓提升到了这般境界。也给了沈墨浓法器。

    所以,沈墨浓对陈远的感情也是有些特殊的。

    此时,沈墨浓祭出了映雪剑。

    昆格等人吃了一惊,马上呵斥起来。他们说什么,陈远和沈墨浓也听不懂,也懒得理。

    沈墨浓祭出映雪剑,瞬间,映雪剑便如一道炫白光芒飞了出去,瞬间就将昆格斩杀。白光如雷霆电光,来回斩杀,不一会后就将这些叛军斩杀了个干干净净。

    叛军们在临死之前,害怕之下,自也是开枪扫射了。

    沈墨浓正要做出闪避动作,陈远已经先一步凝聚出了冰墙,然后将子弹全部挡住。

    这是个小插曲!

    沈墨浓收了映雪剑,她不由苦笑,说道:“你这轻轻一出手,便显出了你我的差距!”

    陈远一笑,说道:“三重天的修为和九重天的修为,那是天差地别。就像是三百万和三十亿的差别。所以,你也不用纠结!”

    沈墨浓还真没办法反驳陈远的话。

    随后,陈远和沈墨浓便朝前行。

    “这片丛林紧邻亚马逊河,面积之广阔,难以想象。咱们要在这其中寻找到野人恶魔,无异于大海捞针!”沈墨浓说道。

    陈远笑笑,说道:“比起在整个世界范围里寻找,这个范围已经是小了很多了。”

    沈墨浓一愣,随后说道:“那倒也是!”

    陈远说道:“不过,咱们最好还是找找当地的土著,看看能不能有什么线索。”

    沈墨浓说道:“咱们也听不懂这边的话语。”

    陈远说道:“试试看吧,碰碰运气!”

    沈墨浓当下也就不再多说了。之后,陈远和沈墨浓找到了一户小镇居民。那是一对老年夫妻。老爷爷大概有七十来岁了,满脸的皱纹。老奶奶也有不小的年龄了。

    这对老年夫妻,看起来并不是亚鲁人。似乎是……国人。

    陈远不由有些狐疑,国人怎么会跑到这种地方来

    陈远和沈墨浓站在门前,试着用英文交流。那老爷爷立刻眼中放光,也用流利的英文和陈远交谈起来。并将陈远和沈墨浓请了进来。

    屋子很破旧,里面连电都没有。只有微弱的油灯!

    “不好意思,我们打扰了您们的休息!”陈远颇为抱歉的说道。

    老爷爷和老奶奶是被敲门声惊醒的。这凌晨五六点的,正是熟睡的时候。

    老爷爷说道:“你们是远方而来的客人,我们欢迎你们。我叫康琼斯,这是我的妻子杰米路亚。我们很久没有客人到家里来了。”

    陈远和沈墨浓落座。屋子里只有一张桌子和四个凳子,也都很是老旧了。

    老奶奶杰米路亚去拿了几片烤面包片和牛奶招待陈远和沈墨浓。食物虽然简陋,但对老爷爷夫妻来说,已经是很高的规格了。

    陈远和沈墨浓之所以准确的找到老爷爷这里,是因为他们用气息探察四周。便知发现这栋屋子里有人居住。

    陈远和沈墨浓表示万分感谢。

    老爷爷康琼斯也坐了下来,微微一笑,说道:“这个地方啊,乱得很。两位贵客年纪轻轻,怎么会跑到这里来呢莫非是贵客因为爱情遭遇家族反对,私奔过来的”

    不得不说,老康琼斯的想法还是很具有浪漫性的。

    陈远苦笑一声,说道:“没有这样的事情。我们来,是因为我们对这里的一些传说很感兴趣。”

    老康琼斯说道:“哦,什么传说”

    陈远想到身,忽然说道:“对了,老爷爷,你们好像是国人。你们又怎会来到这里居住呢恕我直言,这里的环境并不好!”

    老康琼斯和杰米路亚闻言,顿时眼眶一红。

    老康琼斯重重的叹了口气,他看向陈远和沈墨浓,忽然说道:“两位是华夏人吧”

    陈远和沈墨浓点点头。

    老康琼斯说道:“其实我年轻的时候,对华夏的文化还有些研究呢。我后来很体会华夏的一句话。那句话叫做,此生若得安稳,谁愿颠沛流离”

    看得出来,老康琼斯和他的妻子是有故事的人。

    也是,这样的一对夫妻,居然住在这样恶劣的环境里。怎么又会没有故事呢

    老康琼斯说道:“年轻人,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陈远和沈墨浓便自我介绍了一番。

    “想不想听听我和我妻子的故事”老康琼斯便问。

    陈远和沈墨浓当然不能拒绝,大概是老康琼斯很少见到人吧,所以今日很有倾诉的**。

    于是老康琼斯就说道:“我年轻的时候,还是一名教授。我妻子是钢琴师,不过现在,她已经有大概三十年没摸过钢琴了吧。我们居住在纽约,我们有自己的别墅和车子。那时候的生活非常美好,我们还有了一个儿子,儿子也非常的可爱。我一直都觉得,上帝待我是宽厚的,我是幸运的。我的人生很美满,如果上帝突然出现要给我实现愿望,我想我都不好意思去跟上帝提要求吧。”

    陈远和沈墨浓听的很认真。他们也很奇怪,到底老康琼斯是遭遇到了什么,才会和妻子落到这般境地呢

    老康琼斯眼中闪过忧伤,他对妻子杰米路亚说道:“你来说吧。”

    杰米路亚眼眶红了,她抹了把眼泪说道:“我一直都还记得,那是十五年前,我们的儿子小吉米十八岁了。他和一帮朋友到这边来探险,他们说,这边有野人出没。他们要抓到真正的野人,然后带回祖国进行展览。我们已经来不及阻止,因为他们已经在去的路上才电话通知我们。”

    陈远和沈墨浓身子一震,居然是真的和野人恶魔有关。

    杰米路亚眼中闪过无尽的悲伤,说道:“我和我的丈夫不放心,而且彻夜难眠,于是也就跟着赶了过来。这十五年过去了,我们一直都在等着儿子的消息,可儿子再没出现过了。”

    老康琼斯眼神黯淡,他说道:“我们变卖了房产,车子,然后请了雇佣兵带着我们去丛林里寻找儿子。可依然什么都没有找到,这么多年了,其实我和我妻子心里都大概明白了。也许,小吉米真的已经不在人世了。可是……这却是我和我妻子唯一活下去的希望了。我们希望有一天,也许敲门的就是小吉米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