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7章 星主显形
    大命运术之下,无人能够超脱。

    法术与真正的武术,将就的是一个心意的拿捏。武术,要学会闭元气,炸汗毛。野猫炸毛,这是要发飙了。人发怒,胆气壮,可让人胆寒。

    而法术就更讲究一个心意的历练了。

    精神力便是法力,法力施展,必须心意契合,甚至法诀,手决,咒语的配合都极其重要。但此时,在大命运术之下,众人心境产生变化,诸多法术,便再难施展出来。

    张锴的赤炼元铜体便是歇菜了。

    蓝紫衣却是要比张锴强多了,她很快就勉力打出一掌。

    “不朽神掌!”轰!

    蓝紫衣一掌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杀在了张锴的咽喉处,张锴就此狂喷一口鲜血,然后惨死当场。

    除了蓝紫衣能够勉强施法,其他人连身形都在摇摇欲坠。

    两大远古长老,就此全部惨死。

    至于陈远和傅青竹之间,陈远自然不会对傅青竹客气,他便欲施法杀死傅青竹。傅青竹突然也法相庄严起来,他在空中盘膝而坐。他的身下是狂猛运转的元素之力!

    傅青竹能在大命运术下,还能勉强运法,这足以说明他的修为是可以和蓝紫衣这样的人媲美的。

    若不是他厉害到了这般地步,星主也不会派他出手。

    傅青竹有属于他自己的智慧。

    随后,傅青竹口中念咒。

    “吾佛本慈悲,皈依不敢违。一回问棒喝,万事皆成灰!”傅青竹越念越快,每一个音节都非常的有讲究。

    随后,陈远的心底突然也在发生变化。

    他突然也觉得命运极其残酷了。

    “什么”陈远猛然惊醒,这傅青竹居然是将大命运术的力量也笼罩住了陈远。

    傅青竹并没有本事破解大命运术,就像他本也破不开天地法相大金丹一样。他在天地法相之中加入一种规则,便破了天地法相。而在大命运术下,他却是用法力将那漂浮的紫色命运引导,让陈远也印染在了他自己所施展得大命运术之下。

    这是很妙的回击,也是符合了天地的规则!

    大命运之下,谁能超脱便是你施法者也不能超脱命运之安排啊!

    这……才是真正的大命运术啊!

    也就是说,陈远的大命运术本不完整,此刻真正的完整了。真正完整的大命运术,便是连施法者也要被笼罩住的。

    在这种情况下,唯一还能来去自如的,还能将法力如意施展的,居然就只有蓝紫衣了。

    蓝紫衣随后便朝傅青竹飘身而来,她便是要将傅青竹给杀了。

    傅青竹顿时色变,显然,他这时候已经没有多余的力量了。而蓝紫衣的到来,是真正给了他生死的危机恐怖。

    蓝紫衣一掌印在了傅青竹的胸口。

    “噗!”傅青竹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来。

    “嗯”蓝紫衣微微一惊,道:“居然能够不死,是有护脏符印。那就再吃一掌好了!”

    蓝紫衣便一掌拍向傅青竹的脑袋。

    噗!

    就在这时,陈远忽然坚挺不住了,他吐出一口鲜血来。随后,那层紫色的命运之气彻底消失了。

    傅青竹在千钧一发之际,终于能够如意运转法术!

    “轰!”

    刹那之间,青铜仙殿撞杀而出,凶悍的撞击向了蓝紫衣。

    蓝紫衣也吃了一惊,她在空中一闪,随后猛然劈出一掌!

    巨大的掌印撞击在了青铜仙殿之上,青铜仙殿猛地一震,随后朝傅青竹反弹而去。

    蓝紫衣现在是场中的绝对主宰。陈远的大金丹破碎时便已受伤,而大命运术使用时间过长,又加重了内伤。所以现在情况并不甚妙。

    傅青竹大喝一声撤,整个人立刻就闪身进了青铜仙殿。

    他被蓝紫衣打了一掌,虽然有护脏符印保了一命,但受伤绝对不轻,所以这时候就只有逃命一途了。

    青铜仙殿运转,接着快速朝乔凝那边撞去。

    青铜仙殿的威力,自是不用多说,乔凝那敢轻缨其锋,于是立刻闪避。闪避的瞬间,那田大仙人和李聆听就趁机讨回了青铜仙殿之中。

    接着,青铜仙殿就要逃走。

    蓝紫衣遥手一抓,一道大手印立刻就将青铜仙殿拿捏住了。

    那一瞬的场景却是极其震撼的,所谓的拿千山,缩日月,神通便就是这般了。

    青铜仙殿猛烈震荡起来,想要逃开蓝紫衣的束缚。蓝紫衣全力施法,便要将青铜仙殿降伏。

    青铜仙殿之内,傅青竹猛地再吐一口鲜血,接着他一掌拍出去。

    轰!

    青铜仙殿终于挣开了蓝紫衣的束缚,如一道流光快速飞走了。

    至于那剩下的国王迦叶和四大魔导师便是见势不妙,立刻逃走。

    雅琳娜趁机诛杀两名魔导师,重伤两名。如此之后,才让迦叶和那受伤的两人逃走。这还是雅琳娜不想彻底下杀手,才让他们就此逃走。

    此一战,也算是陈远等人大获全胜。

    陈远法力消耗严重,伤势倒并不算太重。休养一夜,自然就会复原。

    青铜仙殿离开了迷失大陆,在一处无名山脉之中落了下去。

    傅青竹从成名一来,第一次受到如此严重的内伤。李聆听抱着小艾,看着傅青竹疗伤,她急得眼泪直掉。

    田大仙人微微叹了口气,安慰着说道:“聆听姑娘,你不必忧急。公子爷已经服食了灵材地宝,并无性命之忧。休养个两三天,自可复原。只是……”

    “只是什么”李聆听泪眼婆娑的看向田大仙人。

    田大仙人说道:“只是这星主吩咐的任务,咱们只怕是难以完成了。”

    李聆听冷哼一声,说道:“那又怎样他们众星殿屡次派人,不都也照样失败了吗”

    田大仙人说道:“但星主与咱们下的却是死命令。星主开口,乃是金口玉言,若是咱们就这般回去,星主为了震慑旁人,只怕真会对咱们下死手啊!”

    李聆听不由悚然而惊,她娇躯发颤,说道:“真的会有这般严重”

    田大仙人沉沉一声叹息。

    便在这时,一个声音忽然传来。

    “色是尽相,性无生故,能见色如是,是名见世尊;受想行识是尽相,性无生故,能见识如是,是名见世尊!”

    “星主”田大仙人吃了一惊。

    接着,在青铜仙殿里,一道虚空元神形成了。

    这虚空元神依然是无色,无相,无我的存在。没有面目,只有人类的基本形态,便也就意味者此形态乃是人类之起源。

    “参见星主!”田大仙人与李聆听立刻跪了下去。

    傅青竹也就抬头看向星主。他勉力说道:“属下参见星主!”

    星主说道:“本座已经下令,你若擒不回陈远,便是死路一条。今本座前来,便是与你说一条生路。不然,你回到了众星殿,本座亦不得不杀你。”

    傅青竹等人眼中闪过喜色,说道:“多谢星主!”

    星主说道:“你便去找陈远,言说司徒灵儿就在众星殿中。去众星殿,他只有这一次机会。若然拒绝,他便永生再难见到司徒灵儿。”

    随后,星主便消失了。

    “恭送星主!”傅青竹等人说道。

    好半晌后,田大仙人和李聆听才站了起来。

    田大仙人不免狐疑,说道:“公子爷,这当真奇怪。为何星主早有办法让陈远就范,却一直不说。非要等到现在,别无他法才说出来”

    傅青竹还未说话,李聆听说道:“这倒没什么奇怪的。众星殿做事,向来霸道。他们才不屑于去做威胁人之事,要抓你,直接出手就是。想来,这也是事不得已,星主才会用出这一招来。”

    傅青竹说道:“司徒灵儿之事,咱们早有耳闻。只是,陈远真的会为了一个女人,从而身赴险地吗”

    田大仙人说道:“星主安排公子爷您来,其实大概就是为了铺垫。他是要告诉陈远,抓天命者并不是为了诛杀。您看您被抓去众星殿,现在不还活的挺好吗这是要打消陈远的一些顾虑。但星主何等人物,自然也不愿来说明此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