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5章 战奴
    徐博望继续说道:“在量子力学中,有共同来源的两个微观粒子之间存在着某种纠缠关系,不管它们被分开多远,都一直保持着纠缠的关系,对一个粒子扰动,另一个粒子不管相距多远立即就知道了。”

    陈远并不是笨蛋,马上也就明白了个大概。他说道:“好吧,就算你说的成立。那这符阵里怎会有跟星主相同的微观粒子”

    徐博望说道:“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也许星主已经达到了与万法同源的地步,他可以和世上所有的微观粒子都匹配呢”

    陈远不由吸了口冷气,说道:“你说的可真是耸人听闻啊!”

    徐博望说道:“我说过,你没达到的境界,不能就以为这个世界就这么大。这个世界,这个宇宙,还有人类的法力之想象,也许是你做梦都想象不到的。”

    事实上,这就像是农夫想象皇帝的生活就是吃不完的油饼,数之不尽的柴火,不用做事,天天晒太阳。

    彼此境界的不同,会造成认知的巨大不同。

    有那么一个段子,一个小女孩在弹钢琴,她将她的苹果6手机放在钢琴架上。旁边的小姑娘说,哼,显摆什么,不就是个手机吗。还非得放在这么显眼的位置。

    而小女孩听到后却是一笑,说道:“我弹着80万的钢琴,你的眼光却在六千块的手机上。”

    陈远承认徐博望说的有道理,他说道:“我想了下,星主能给改变符阵,是因为符阵是死的。但如果他要来改变我的微观粒子,我会反抗,所以他也是无法成功的,对不对”

    徐博望说道:“理论上是如此,星主与你相距太远,也许难以改变你的微观粒子。但如果距离近了,那可就说不准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陈远微微一惊,他马上懂了,这就等于是两股意识的较量了。

    他同时也对徐博望的话深有体会,那就是自己如今的境界虽然说已经算得不错了,但是与星主那样的人来比,还差太远了。所以,自己要进步的地方,还有很多很多。

    陈远随后不再理会徐博望,他盘膝再度陷入了沉思。

    “到底什么是微观粒子”陈远暗自想。“是不是就如星主乃是脑域的主人,而自己这些乃至符咒都是脑域中的一个细胞星主可能就如佛的起源一样,而众生若是佛,便都是有佛性。那么,他虽然不是众生起源,却已经修炼到了众生起源的地步,所以,在他的脑子里,以法力遍观诸世界,便如我冥想之中来观脑域之中细胞的运转”

    “是这个道理!”陈远想到了什么,猛然睁眼,他问徐博望道:“你刚才说,你也没见过星主,对不对”

    徐博望不明白陈远为什么又重复来问,但他还是说道:“对!”

    “无我,无识,无相,对不对”陈远略略兴奋的问。他像是把握到了一些神秘。

    “没错啊!”徐博望说道。

    “星主所在的殿也叫做星一殿”陈远问。

    徐博望说道:“是!”

    陈远暗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无我无相,果然是寓意着众生起源。哼,我懂了。”

    “你懂了什么”徐博望问。

    陈远说道:“我找到了一个法子,让星主也无法具体知道我存在于何处。”

    “什么法子”徐博望下意识的问道。

    陈远说道:“他既然能以微观粒子遍观诸世界,那我就创造出无数个微观粒子来,让她好好的来找找我。”

    徐博望不由一呆,随即也就马上明白了陈远的意思。他心中一惊,眼睛也微微眯起,他惊讶于这年轻人的反应与聪慧。

    接下来,陈远一掌将徐博望打晕死过去。他跟着出了戒须弥,便到了乔凝的身后。

    他忽然出现,而大鹏金翅速度太快,于是难免身子一歪。下意识的,便将乔凝的胳膊抓住,乔凝倒是稳得住。她自然也不太在意这肢体的接触,只是问道:“怎么突然出来了”

    陈远一笑,说道:“咱们先不忙着去西昆仑,你带我找树林。”

    “找树林”乔凝微微奇怪,不过她虽然不解,但也没多问。她知道陈远这么做,肯定是有他的理由的。

    随后,乔凝与陈远寻下界去,找了一片茂密的树林。

    天色依然一片漆黑,北风呼啸,这冬天的风干燥无比,吹在人的脸上,跟有刀子在割一样。

    陈远和乔凝落地后,大鹏金翅元神也被乔凝收了起来。

    陈远随后说道:“抓鸟,抓的越多越好。”他说完之后,身子便耳听八方,眼观六路了。

    夜色之中,陈远连续起伏,他将这片森林的一切都感应出来。那里有鸟,那里有兔子,他都一清二楚。

    陈远利用法力虚空抓拿,不多时便抓到了四五十只小鸟,还有十来只兔子。他将这些都装到了戒须弥里面。就和徐博望装在一起。

    乔凝也差不多抓了四五十只小鸟过来,但她没抓兔子。

    “你要干什么”乔凝忍不住问陈远。她将小鸟也都放进了她的戒须弥里。

    陈远说道:“咱们将精神印记分别锁入到这些小鸟的身体里面,这样就会形成与我们相似的微观粒子。”

    “什么微观粒子”乔凝完全听不懂。

    陈远说道:“是这样的……”他接着就将原理和星主的能力分析给了乔凝来听。

    “这样一来,不管是星主还是他们钦天司再查我们的时候,在他们的分析里面,都会出现许许多多的我们来。他们是通过微妙的法力来遍观诸世界的。在他们的观察里,咱们和鸟的大小强弱,根本就可以忽略不计。这就像是微生物,咱们都是微生物,其中大小有差别,可咱们也感觉不出来啊!”

    乔凝眼睛也是一亮。

    “如此一来,以后不止是这星主找咱们要头疼,其余的类似高手要找咱们,也会很头疼。”乔凝如是说道。

    “没错!”陈远说道:“也是徐博望提醒了我,不然的话,我还没想透这一层。”

    随后,陈远和乔凝便都将各自的精神印记锁定到了小鸟的身上,有的是一起锁入一只小鸟上,有的是分开。反正虚虚实实嘛!

    如此办完之后,便将这些小鸟和兔子全部放生。

    “咱们现在便再去找些鱼。”陈远说道。

    乔凝也觉得是多多益善的好,便说道:“好!”

    同时,陈远将身上的护身符也粉碎成灰烬。他是怕这护身符也会成为星主找来的线索。

    两人直接去找了大海。反正自身带着飞行器,来去也快。

    去最近的大海花了一个小时左右,到了海面上,陈远和乔凝抓鱼的速度就更快了。便在海面上,以无上**力探入进去。

    将这一切做好之后,时间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左右。

    而再过一个小时,徐博望就要向钦天司报道一次了。若是他无法报道,那么钦天司那边就会知道,徐博望是出事了。

    若是钦天司知道徐博望出事,便能依靠寻找徐博望来找到陈远和乔凝。

    如此一来,陈远和乔凝所做的这一切便就毫无意义了。

    陈远和乔凝在岸边停留,两人进入到了戒须弥里。

    那戒须弥中因为有小鸟和兔子待过,已经弥漫了一股说不出的臭味儿。只因为,那兔子和小鸟都是属于直肠子,吃东西和拉屎都很频繁。

    陈远和乔凝不由皱了皱眉头。怎么处置徐博望的确是个问题!

    “杀了!”乔凝先说道。

    陈远说道:“好,若是没有别的办法,那便杀了。”

    这一瞬,陈远和乔凝的杀心顿起。大概是这股杀意刺激到了徐博望,徐博望顿时就惊醒了过来。

    他一看陈远和乔凝的神色,便是不用说话也都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了。他也知道,陈远和乔凝肯定是已经依照计划做了。那么现在,他们就暂时不用害怕星主的追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