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5章 蒙蔽天机
    蓝紫衣冷冷的站在当地。

    兰庭玉咬牙,他将下唇都咬出血来。好半晌后,他开口一字字说道:“蓝紫衣,我若不死,他日必十倍报还今日之辱!”

    随后,他朝蓝紫衣跪了下去,连磕三个响头。

    “袈裟!”蓝紫衣继续说道。

    兰庭玉说道:“你……堂堂凰王,上古前辈,没想到居然觊觎小辈的法宝,实在让人不齿!”

    蓝紫衣冷冷说道:“兰庭玉,你少给我在这里牙尖嘴利。这袈裟你怎么来的,难道你心里不清楚我至少还没有夺宝杀人。我若是你那般做法,今日你就已经死了。”

    兰庭玉身子一震。

    “交还是不交”蓝紫衣逼问。

    兰庭玉犹豫半晌之后,将如来袈裟交了出来。蓝紫衣便收到了五色神光之中,她看了一眼兰庭玉,厌恶无比的说道:“你出身之后吃够了苦楚,应该明白惜福二字。你若是只从洛宁手中抢走袈裟,那便是陈远也不会怎么恨你。但你居然将洛宁给杀了,你的修为明明远高于她,为什么要这般手辣”

    兰庭玉沉默着不说话。

    “你不说,我也懒得知道了。但是这个仇,不会就这么算了。”蓝紫衣说完就要离开。

    “国师留步!”皇上站了起来,他冲兰庭玉说道:“庭玉,你下去吧。”

    “是,皇上!”兰庭玉说道。随后,他便自离去了。

    蓝紫衣看向皇上,她说道:“我知道,今日咱们既然已经撕破了脸,那这里,我也没什么好待下去的了。”

    “国师,我没有这个意思。”皇上脸色一变。他随后苦笑,说道:“我知道,我的做法不太妥当。但是,兰庭玉去夺袈裟,杀陈远女人的这事绝不是我授意。事情发生之后,我也不好干涉太多。他们两人都有他们自己的机缘造化,但当时若是我让陈远知道袈裟就在兰庭玉手上,陈远肯定会发疯,这对他当时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所以我唯有隐瞒!”

    蓝紫衣闻言,怒气便又消了一些。她说道:“陈远对你,一向都是敬重有加。我不希望你只是将他当做可以利用的棋子。我也知道,皇帝你以前并没有感情,习惯了将天下人当做棋子。但这种行事风格,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不喜欢。”

    皇上说道:“天地本就是一个棋局,善于利用每一颗棋子,这是我的职责。因为我是操盘手,如果我用感情来处理这些,那根本就无法走远。我若是如国师你这般来去自如,自然也不需要诸多算计。”

    蓝紫衣说道:“算了,你有你的考虑,我本不该多说的。”

    “国师,我希望你能够留下来。如今这个世道的乱局,已经不是我仅仅靠着手段就能完全镇压下来的。”皇上说道:“尽管这次,我针对陈天涯做了三道部署,但最后还是差点出了大事。”

    蓝紫衣说道:“光凭我留下来,也不能扭转乾坤。”

    皇上说道:“至少我们可以多支撑一些日子,等到门主他们也归来之后,大康的实力就会再上升一个层次。”

    蓝紫衣说道:“好吧。”

    皇上说道:“多谢国师!”他随后又说道:“对了,国师,你打算将袈裟之事,告诉陈远吗”

    蓝紫衣微微沉吟,半晌后说道:“暂时还不打算告诉他,等到我觉得时机成熟之后吧。”

    皇上微微松了口气,说道:“我也是这般认为的。”

    “若没有别的事情,我先走了。”蓝紫衣说道。

    皇上说道:“国师,你今日折辱兰庭玉,却又不杀他,这并非是明智之举。你该知道他的气数很强。”

    蓝紫衣说道:“折辱不折辱他,我与他都不会是朋友,只会是敌人。他是陈远的杀妻仇人,我眼下自然也不能杀他。因为他的人头是属于陈远的。”

    皇上说道:“这就是奇妙的运数,他和陈远,总会有让人不能杀他们的原因。”

    蓝紫衣说道:“我这人做事,讲究痛快二字。这小子让我心中不快,还敢当面跟我呵斥,今日若不让他下跪,我这心气难顺!”

    皇上一笑,说道:“我明白,念头通达嘛!”

    蓝紫衣说道:“告辞了!”

    皇上说道:“我送送你!”

    蓝紫衣离开皇宫后,皇上又召见了兰庭玉。

    兰庭玉跪在御书房中,皇上则坐在书案前,他沉声说道:“兰庭玉,朕召你来,你不要以为朕是来安抚你的。打你一巴掌,给一颗枣,这不是朕的风格。朕也可以跟你明说,今日在国师面前,你若不跪,朕是打算将你真给杀了。你虽然是天命王,但你并不是唯一的,也不是不可或缺的。”

    兰庭玉恭敬的说道:“末将明白!末将谨遵圣上教诲!”

    皇上说道:“朕也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你素来不是心狠手辣,不讲道理之人。何以要抢了袈裟,又将那洛宁给杀了”

    兰庭玉微微一怔,接着说道:“回圣上,末将知道如来袈裟非同小可,而且以末将之能力,不足以把持袈裟。末将怕消息走漏出去,最后也会给末将自己带来杀身之祸,于是索性便杀人灭口了。”他顿了顿,又说道:“末将委实不知那女子与陈远之间的关系,若是知道,怎也不会下这杀手。”

    皇上微微一叹,说道:“大概,这就是命数。你与陈远都是性格仁厚之人,若没有这桩事情,你们两人怎也会成为知己好友。只可惜,有了这件事,你们这一生便算是不死不休了。”

    兰庭玉沉默下去。

    皇上说道:“大康,你已经难以再待下去了。走吧,等你有足够的实力时候,再回来吧。

    兰庭玉怔住,他又怎能不知道这是皇上对他的爱护。

    “圣上隆恩,末将铭记在心!”兰庭玉沉声说道:“他日不管庭玉如何,便都会效忠圣上。”

    皇上挥挥手,他说道:“这是你们的时代,出去,会得到的更多。走吧!”

    兰庭玉走了之后,皇后娘娘到了御书房。

    皇后娘娘命人炖了雪梨汤过来,她亲自用玉器乘给皇上喝。

    皇上一口将雪梨汤喝完,皇后娘娘在皇上身后用轻柔的手法为其按摩两边太阳穴。

    皇上便闭了眼睛享受这难得的温馨。

    “皇上,最大的难题不都已经解决了吗为何您还是愁眉不展”皇后娘娘柔声问道。

    皇上揉了揉眉心,叹了口气,说道:“永乐,朕突然很想远离这些纷争了。”

    “皇上,您何出此言”皇后娘娘吓了一跳,她说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皇上摆摆手,说道:“还没发生什么事情,只是朕感觉到自己已经越来越要掌控不住局面了。随着这无量杀劫的越发浓烈,引出来的神通者也越来越多。这一次是魔帝带人前来,下一次,朕不知道再带人来的会是谁,朕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还可以抵挡。朕虽然有满腹智计,但是遇上有些神通者,却根本无可奈何。二十多年前,朕面对魔帝无可奈何,二十多年后,朕面对魔帝,还是无可奈何。不是他比朕聪明,而是他的修为实在太过特殊了。”

    皇后娘娘柔声说道:“皇上,您若真觉得疲惫,咱们便带着小宇离开,找个僻静的地方隐居起来。”

    皇上说道:“若真是可以如此,那便好了。眼下真神们在虚空之中都有被捉拿的危险,朕带着人马,抱着团,还尚可让敌方忌惮。若是朕带着你们单独离开,那便更是糟糕了。更何况,朕还想等门主过来。”

    “若是门主过来,你当不会这般辛苦!”皇后娘娘说道。

    皇上说道:“是啊,当初朕与他在香港时,外面一切有他,香港由我镇守,咱们一直都能保持相安无事。他轻松,朕也轻松。眼下,若是他能和东方静回来,那朕也就没有什么烦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