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3章 再见摩陈
    陈远必须承认云蕾儿说的这一点,当初摩陈如果直接回来了。那么隆傲天简直就是渣渣,根本对他构不成任何威胁。那么陈远也就不会有迷失大陆那一次的行走。迷失大陆中,陈远服食了龙神的龙晶之后,功力是有很大的提升的。而且,他在迷失大陆里学到了许多的知识。

    这些知识暂时还看不出太大的作用,但就如玄黄神谷种子一样,在关键时刻,却能起到关键的作用。

    陈远接着就问道:“摩陈到底去了哪里“

    云蕾儿说道:“我带你去找他吧。”

    陈远心中一喜,如果这次的对抗行动中再加上摩陈,那就更加有胜算了。

    云蕾儿随后点出一指,她眉心中的银色精轮飞出!

    这银色精轮便是诸天生死轮!

    那诸天生死轮在八卦阵盘上面旋转起来,一道乳白色的光华投射到了八卦阵盘上面。八卦阵盘上面立刻也投射出一道乳白色的光华来。两道光华融合在一起,最后形成了一道门。那门中光华耀眼,根本看不清楚里面有什么。

    云蕾儿便率先上前,说道:“走!”

    陈远毫不犹豫的跟在了云蕾儿的身后。

    很快,陈远和云蕾儿就进入了那道神秘的光华之门。

    接着,陈远身后的光华之门便跟着消失了。云蕾儿大手一挥,那光华之门化作了诸天生死轮,然后就飞回到了她的眉心之中。

    陈远朝前看去,立刻就发现他和云蕾儿居然是在一座宫殿之中。

    而且是在大殿里面。

    那大殿的地面光滑如镜,壁面上有不少浮雕,还镶嵌了不少宝石。大殿总共有十根雕龙大柱!

    陈远和云蕾儿是在大殿的一角出现,陈远马上就看到了大殿上有许多臣子,而在宝座上坐了一个皇帝。

    这似乎正在朝会!

    而那皇帝不是别人,正是摩陈!

    此时此刻,所有的臣民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陈远和云蕾儿。因为在陈远和云蕾儿还未来时,他们的大殿中就出现了白色的光华。

    光华消失之后,陈远和云蕾儿就出现了。

    “我靠!”陈远见到摩陈穿着龙袍,戴着王冠时忍不住靠了一声。

    这是什么鬼什么节奏

    摩陈也就看清楚了陈远和云蕾儿。他马上就说道:“列位臣工不必惊慌,来者是朕的朋友。先行退朝!”

    众臣工见摩陈不慌不忙,也就都静下神来。

    眼下皇帝发话,他们便也就先磕头,再告退。

    不多时,这里的臣工们就都退出了大殿。大殿之上立刻就清静了下来!

    陈远和云蕾儿这才走上前去。

    摩陈哈哈大笑着下了宝座,他走过来,说道:“哎呀,想不到你们都找来啦!陈远,你修为增长的不错啊!”

    “滚!”陈远说道:“老子还担心你是遇到什么事了,搞了半天,你倒是潇洒啊!跑到这里当期皇帝了。都乐不思蜀了吧。”

    摩陈颇不好意思,他嘿嘿一笑,说道:“咱们去后厅里坐下说话。”

    陈远自然不会真的责难摩陈,他也没有多生气。看到摩陈很好,也就放心了。

    摩陈带着陈远和云蕾儿在后厅里落座,这皇宫与其他的皇宫是一样的,都是恢弘大气。

    士官们,婢女们服侍着,很快就备下了酒菜。

    “这里是什么地方”陈远先好奇的问。

    摩陈亲自给陈远和云蕾儿倒酒,他倒酒之后,举杯说道:“这酒是西域那边敬来的贡酒,很不错的,陈远你尝尝!”

    陈远和云蕾儿也就举杯喝酒。

    摩陈接着就说道:“这里是西烈国,那一次,老子就是被云蕾儿你个娘们给送到了这里。”

    这货居然敢当着云蕾儿的面喊云蕾儿娘们儿,陈远都捏了一把冷汗。

    摩陈接着就好奇的说道:“不过,你们两怎么会一起来的”

    陈远说道:“你就没想过,你被干走了,我们当时都打不过老祖宗吗”

    摩陈说道:“老子怎么会没想过,可是你也知道老子没什么法力啊!被送过来了,也很难回去。后来我耽搁了一些日子,就想,反正你们要是真出事,那也就死定了。老子担心也担心不来,干脆就不着急了。”

    陈远说道:“好吧,你赢了。”

    摩陈嘿嘿一笑,又说道:“我来这西烈国时,西烈国正在面临灭顶之灾。隔壁的几个国家都在围剿西烈国,还有什么象阵,兽阵的。我反正无聊,就帮着西烈国打了其他几个国家。结果,老子就帮助西烈国守住了国家,而且还把其他几个国家打的割地赔款。西烈国这边的皇帝刚好死了,他们就推举老子当皇帝。老子这辈子活了这么久,还没当过皇帝,于是就答应了。还别说,当皇帝的感觉还很不错。老子在这边有几个爱妃,另外还有了一个皇子。”

    看得出来,摩陈在这里很开心。

    陈远心里也为摩陈开心。他忽然就不想将摩陈卷入到天洲的那个世界里去了。

    “对了,你们突然来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摩陈问陈远和云蕾儿。

    云蕾儿并不说话,只是安静的喝酒。

    陈远一笑,说道:“能有什么事呢我就是想知道你现在到底在干撒。现在看你也没什么事情我就放心了。”

    摩陈说道:“我能有什么事,天下间还有能杀死我的人吗”他看了眼云蕾儿,说道:“云蕾儿你不也是只能将我送走嘛!”

    云蕾儿淡淡一笑,却不答话。

    “对了!”摩陈接着说道:“既然你这次好不容易来了,那就在我这里多玩几天。咱们不醉不归!”

    陈远尴尬一笑,说道:“那还真不能留下,我还事要回去。”

    “什么事”摩陈眼珠子一转,他接着看向陈远,说道:“你一定是有事来找我。你跟我就别藏着掖着了。有话就直说吧!”

    陈远说道:“真没事!”

    摩陈生气了,说道:“陈远,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那好,你既然没事就待在这里陪着我。至少陪一个月。”

    “摩陈,我……”陈远当真是有些无奈。

    摩陈说道:“这很难吗”

    陈远说道:“好吧,我承认,我是有事。但是我们自己能够解决,我来看你,真只是想知道你好不好。现在确定你好了,那我希望你的生活不要被我打扰。”

    摩陈说道:“你有事,就是我的事。你别跟我废话了,而且,你也不用担心我什么。这里我现在的确挺留恋的,但是我帮你之后,又不是不能回来了。”

    陈远说道:“不是这样的,我现在所处的是一个复杂的漩涡。你卷入进去,要再抽身,没有那么容易。而且,你以前是孜然一人,谁也拿你没办法。可你现在已经有了牵挂。”

    摩陈说道:“人不能因为有了牵挂,就将自己所有的棱角都磨掉。你的事,我必须要管!你今天不跟我把话说清楚,你别想走!”

    陈远无奈。他当下就将事情跟摩陈说了出来。

    摩陈听后,说道:“天洲与大千世界会怎样,说老实话我不在乎。但是这事既然你要参与其中,那我一定要陪你走这一趟。”

    云蕾儿说道:“如果要走,那现在就事不宜迟了。”

    摩陈起身,说道:“走就走!”

    陈远不由苦笑,说道:“可别,你好歹现在也是皇帝了。你不去交代一下吗要是你就这么不见了,那下面的人不知道以为你怎么了呢。”

    摩陈一拍脑袋,便说道:“倒也是!”

    摩陈很快就起身,他走出几步之后,又回头说道:“陈远,别自以为是为我好。要是你在我去处理事情的时候跟云蕾儿悄悄离开。那你以后再不是我兄弟!”

    陈远摸了摸鼻子,说道:“其实我应该是你爹,你忘了你小时候都喊我爸爸的。”

    “滚!”摩陈闻言笑骂一声。

    陈远本来还真打算和云蕾儿悄悄离开的,但摩陈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之后,他也就不敢擅作主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