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0章 陈煞
    陈远偶尔会和陈嘉鸿聊天,陈嘉鸿也不避讳以前。他说到以前,也坦诚自己有很大的问题。“以前,我母亲对我很溺爱,我从小想要什么,母亲都会满足我。在西昆仑,掌教也很宠爱我。我是西昆仑的王,天赐也什么都让着我。现在仔细想想,我真是一个很不称职的哥哥。我最对不起的就是江诗瑶,但是,我不知道我怎么才能去补偿她。大概,我对她最好的补偿,就是从此不再出现在她眼前吧。”

    “人生在世,谁能无过。”陈远说道:“嘉鸿,你也不要太为难自己了。有时候,人就是这样,一旦陷入一个魔怔里面,怎么都无法拔除出来。就算是魔帝,他也有他的魔怔!”

    陈嘉鸿不由多看了陈远一眼,他说道:“那你恨魔帝吗”

    “我当然恨!”陈远说道:“我是他的儿子,他对我怎样,我都可以认了。但是他杀我母亲,这件事就绝对不能这么算了。我若不废他修为,让他在我母亲坟前认错,我便是枉为人子。”

    陈嘉鸿说道:“但是你这条路会很难走。我父亲和魔帝他们能走到这个地位,他们是经历了太多的苦难和机缘的。如今,就算是我父亲也没办法去擒拿住魔帝。神帝都有些难,你要做到这一步,谈何容易”

    陈远说道:“没错,是很难。但人总要有个目标。”

    陈嘉鸿说道:“我敬佩你。”

    陈远一笑。

    陈嘉鸿又说道:“是真的敬佩。你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比我难了太多。我和陈亦寒从小能得到的资源比你多了太多。而你却是出生在草莽,靠着自己的本事一步步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太不容易了。”

    陈远说道:“不能这么说,其实老天还是公平的。给了你们一些东西,也给了我一些机遇。而凌前辈,还有神帝他们当初,还不是出生草莽。”

    陈嘉鸿说道:“你这么一说,也有些道理。”他顿了顿,道:“不过,这些对我来说,都无所谓了。”

    陈远微微叹了口气。

    陈嘉鸿想到什么,他忽然说道:“如果有机会,你回到了大千世界。陈远,我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

    陈远马上说道:“你说,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替你办到。”

    陈嘉鸿说道:“你帮我去见一次西昆仑的掌教,还有我母亲,以及天赐和江诗瑶。我写了四封信。”他说完将信取出。“我是在几天前写的,一直在犹豫要不要交给他们。但是想想,还是决定交给他们。”

    陈远收下了信,他说道:“我一定带到。”

    陈嘉鸿真诚的说道:“谢谢!”

    随后,陈嘉鸿就回房去休息了。

    陈远还在甲板上待着。

    不一会后,乔凝来到了他的身边。

    夜晚的海风吹拂而来,很是惬意。

    乔凝的发丝被风吹迷了眼,陈远本能的想伸手,但刚伸出,就发觉这个举动太过暧昧了一些。于是他又收回了手!

    乔凝心细如发,当然明白陈远这一伸手又一缩手是怎么回事。她脸蛋微微一红,马上就只拨了发丝到耳根后面。

    她看向海面,说道:“你说我的法力被封了,我现在下海,还能呼吸么”

    陈远说道:“那我就不知道了,得你自己下去试试。”

    乔凝一笑,说道:“我早已试过了,根本就不能呼吸。”

    陈远说道:“这么玄乎”

    乔凝说道:“我现在就是人类,你别总把我想象成银鲨。我法力被限制住了,那就是不属于海洋了。”

    陈远想起什么,他说道:“对了,好像那个避水珠我是没办法还给你了。”

    乔凝脸蛋再次一红,她说道:“这个就别说了。”

    陈远很想说,那你是不是就要以身相许了。但是话到嘴边还是忍了下去。

    总觉得,他自己是没资格来挑逗乔凝了。

    对乔凝,陈远是无比认真和珍惜的。所以,他言语上都不敢轻浮。而他对太后却可以直接下手抱到床上,颠鸾倒凤。这只能说明,他内心里没有珍惜那位太后。

    “你看这大海,是不是和天洲的北海一模一样”乔凝忽然说道。

    陈远微微一呆。

    乔凝说道:“我们是在北海的火山爆发之中来到了莽荒境,而现在龙王藏宝图又是在北海之中。这里面的经纬度,等等地域上一定是有某些奇妙的联系。也许,莽荒境和天洲的连接点就是大海。”

    陈远说道:“会不会,所有位面空间的连接点都是大海呢”

    乔凝微微一呆,然后便说道:“那可就说不准了。”

    陈嘉鸿回到房间里时,他看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

    那人一身黑色衣衫,他背对着陈嘉鸿。

    陈嘉鸿一点也不感到奇怪,他说道:“你想必就是我父亲派来保护我的人吧”

    那人转过身来。

    这人看起来四十来岁,是个普通的中年男子。他点点头,淡声说道:“我叫陈煞,是你的师兄!”

    “师兄”陈嘉鸿微微疑惑。

    陈煞说道:“你的父亲乃是我的师父。”

    “我怎从未听说过,我父亲还有你这样一位弟子”

    陈煞说道:“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很多。”他顿了顿,说道:“就像你不知道,你父亲这些年来一直在面对些什么一样。”

    陈嘉鸿怔住。

    陈煞说道:“师父这些年在虚空之中不是不想回来照顾你们,而是,他不能。他的肉身还一直被困在乱石流中。圣皇东方小姐一直都在想办法来帮他抵抗乱石流。那虚空之中,更是群魔乱舞,师父的每一步都很艰难。”

    陈嘉鸿不由失色。

    他一直都觉得父亲是中华大帝,乃是天下之间的伟大神通者。却不知道,他也会遇到麻烦。

    “那我该如何去帮他”陈嘉鸿问。

    陈煞说道:“你若能好好的,不让师父担心,那便是对师父最大的帮助了。”他随后有说道:“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师父没有生命危险。他自会有脱身的办法,只不过是需要些时间罢了。”

    陈嘉鸿微微松了口气。他同时又好奇问道:“为什么今天你会现身”

    陈煞说道:“当你将戒须弥交给陈远的时候,这就代表我的使命已经结束了。现在,你已经幡然悔悟了。我想我可以带你回大千世界了,你的母亲一直都很想念你。”

    陈嘉鸿立刻摇头,他说道:“我现在还不想回去。”

    陈煞说道:“为什么”

    陈嘉鸿说道:“我想过一下自己想过的生活,就在这里,远离大千世界,这样很好。我希望师兄你能够成全我。”

    陈煞微微一叹,说道:“那好吧。”

    陈嘉鸿接着说道:“师兄,你的修为到了什么地步”

    陈煞说道:“太虚九重天!”

    陈嘉鸿不由吸了口冷气,他说道:“师兄的修为,小弟佩服。”

    陈煞说道:“这没什么好佩服的。你们这次跟来的女伴的修为还在我之上。”

    陈嘉鸿吃了一惊,说道:“你是说乔凝姑娘”

    陈煞说道:“没错。”

    陈嘉鸿觉得不可置信到了极点,他说道:“但我看她好像也用不出法力。”

    陈煞说道:“她自然用不出,玄空神尊的规则能够限制住所有十重天以内的高手。”

    陈嘉鸿说道:“这般恐怖那这玄空神尊到底厉害到了什么程度”

    陈煞说道:“玄空神尊是虚空之侠,胸怀仁义,他的修为比四帝差一些,但也差不了太多。”

    陈嘉鸿说道:“那他现在到底还活着吗”陈煞说道:“这我也不知道,我所知道的都是师父跟我提过的。”陈嘉鸿说道:“对了,师兄你说你是九重天的修为,但我看师兄你为何还能施展法力”陈煞微微一笑,说道:“这是因为师父教了我勘破玄空神尊所订立规则的法门。”陈嘉鸿说道:“那师兄你能否也教陈远他们勘破这规则的法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