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6章 尘埃落定
    陈嘉鸿脚踩七星北斗步法,瞬间就到了林兆南身后。

    那风剑玄也在赶来,不过速度比陈嘉鸿慢了一瞬。风剑玄和林兆南几乎都以为陈嘉鸿是来干陈远的。

    但是这时,陈嘉鸿却猛地一掌击在了林兆南的背心上。

    林兆南猝不及防,这时候,他有通天的本事,却也避不开陈嘉鸿这一掌。一瞬之间,林兆南体内气血狂涌,他朝前窜出去,接着猛吐一口鲜血。

    陈远立刻就得了自由,他身子如鬼魅跟上林兆南,接着一掌按在林兆南的肩膀上,便将林兆南按跪在地。

    陈远并没有杀林兆南,他知道陈嘉鸿做了这么多,就是想要活捉林兆南。

    那风剑玄目睹此情状,不由骇然失色。他迅速脚下一错,便到了陈远的面前。陈远冷哼一声,一招黄狗撒尿踢出。

    黄狗撒尿讲的是暗腿,暗腿无影无形,猝然发出,鬼神难测。

    风剑玄吃了一惊,立刻后退。

    陈嘉鸿迅速到了风剑玄身后,一掌,便将风剑玄的脑袋拍碎了。

    风剑玄本事不弱,但遇到了陈远和陈嘉鸿两人,那也是算他命苦了。

    “交给你了。”陈远将林兆南丢给了陈嘉鸿。接着,他身子如大鸟扑腾而出,却是朝着聂政方向而去。

    “聂政,你还不受死!”陈远大喝一声。

    这一瞬,聂政便如惊弓之鸟,他从未有一刻这般害怕过。

    转身,聂政便拔腿狂奔。可他的速度哪里能跟陈远的速度比拟。陈远迅速到了聂政身后,接着大手一按,便将聂政按趴在了地上。

    聂政也是高手,但他对上陈远,却是一点斗志都没有的。

    陈远大手按来,他有心闪躲,但陈远这一按,却将其千变万化都掌握在了手中。一切的变化都还来不及变化,陈远就已经制服了聂政。

    江南月等人却也没管聂政,他们迅速围住了陈嘉鸿。这几名弟子对林兆南倒是师徒情深。

    “放了我师父!”江南月厉声对陈嘉鸿呵斥。

    陈嘉鸿扫了一眼江南月,他却是没有理会江南月这些人。

    江南月这三人却也是心里清楚的,他们绝不是陈嘉鸿的对手。于是此刻,也不敢轻举妄动。

    这时候,陈远提了聂政过来,便与陈嘉鸿汇合。他不由问道:“你现在是什么情况”

    陈嘉鸿却是真诚的看了一眼陈远,说道:“谢谢,谢谢你能信任我。”

    陈远微微一怔,随后淡淡一笑,说道:“自家兄弟,有什么好谢的。”

    “自家兄弟”陈嘉鸿喃喃念了一声,随后说道:“没错,的确是自家兄弟!”

    之后,陈远与陈嘉鸿将林兆南和聂政带到了大宅子里面。

    林兆南虽然受伤不浅,但陈嘉鸿并未废他的武功。也就是说,林兆南还是有机会能够复原的。应该说,这是林兆南的希望。

    一个人如果没有了希望,那是很可怕的。也是会做出许多令人绝望的事情的。

    陈嘉鸿对林兆南说道:“你帮我解开云彩的蛊毒,我放你一条生路。”

    林兆南看向陈嘉鸿,他眼中说不出复杂。“我如今身受重伤,就算你放了我。只要我给她解了蛊毒,你要杀我,我也根本无从抵抗。”

    陈嘉鸿说道:“你的性命于我而言,一点兴趣都没有。我只要云彩活着,云彩活着,一切好说。若是她出了什么意外,林兆南,我保证你就算是想死也死不了。我会折磨得你后悔为什么会活着。”

    林兆南哈哈一笑,他说道:“陈嘉鸿,我也不是三岁小孩,你用不着恐吓我。如果我迟早都是一死,我宁愿也多拉一些垫背的。如今成王败寇,我没什么好说的。但你如果不给我一条放心的生路,我是绝不能帮你给那小丫头解除蛊毒的。”

    陈嘉鸿不由怔住。

    陈远虽然还不太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他也隐约听出了一些东西。他忽然说道:“林兆南,你的修为已经到了顶峰。你的权力,财富也到达了顶峰。你到底还要追求什么东西“

    林兆南不由呆住,大概他一直都是高高在上。他是这个莽荒境的高位者,没几人的见识高过他。所以也从来没人来问他这个问题!

    那背后,却是一种难以名状,巨大的空虚啊!

    陈远说道:“如果你有兴趣,我可以带给你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是关于整个空间的无穷之奥秘。”他顿了顿,又说道:“我和陈嘉鸿都不是来自这个世界。”

    林兆南不由看向了陈远,他的眼中闪过奇异的神色。

    江南月等人更是觉得匪夷所思。

    陈远继续说道:“玄空神尊改变了这个世界的规则,让所有人都没有了法力。而我与陈嘉鸿本身是具有法力的,但到了这里,法力也被限制住了。”

    “法力什么意思“林兆南问。

    陈远说道:“当你的肉身圆满之后,继续修炼,便是开发你脑袋的细胞。脑袋的细胞强盛到一定的时候,就会产生强大的精神力量。我说这种精神力量,你能够理解吗”

    林兆南说道:“类似于武道威压吗”

    “没错!”陈远说道:“不同的是,武道威压始终是威压。而法力却是可以做到真正的杀人。所谓法力,便是腾云驾雾,便是拿日月,缩千山,辨休咎,乾坤摩梭。这后面的路,是有许多人在走,只不过,你是被困在了这个笼子里而已。”

    “真的”林兆南激动了。

    陈远说道:“如果你有兴趣,我们可以一起去找玄空神尊长眠的地方,也可以去找龙王宝藏。而我则要找到回去的路,因为在这里,法力被限制住了,我也回不去了。”

    “那你是怎么过来的”林兆南问。

    陈远说道:“这是个秘密,我只能私下和你说。”

    林兆南立刻迫切的挥退了江南月等人。

    至于聂政,则被陈远一掌打昏死过去。“现在可以说了吧”林兆南问。

    陈远说道:“我和我的朋友本来是在一个叫做天洲的世界,我们去海底的火山里面寻找一种能量。结果将能量汲取之后,却引发了火山爆发。火山爆发之后,我们醒来就到了大草原上。”

    “从海底而来,屠龙圣者预言是真的”林兆南激动无比。

    陈远说道:“那么你现在相信我说的是真的了吗”

    林兆南看向陈远,说道:“不敢全信!”

    陈远说道:“那好吧,你也是高手。你看看我的这枚戒指,陈嘉鸿手上也有这种戒指。”他说完就将那枚戒须弥取了出来,然后递给林兆南。

    林兆南拿过戒指,他凝神感应。

    好半晌后,林兆南又看向陈嘉鸿,说道:“我可以看看你的戒指吗”

    陈嘉鸿点点头,便也将戒指给了林兆南。林兆南又如此感应一番!

    “这戒指,我感觉不出里面的奥妙,但是,这材质非常奇特,而且也能感觉到里面好像有一种神秘的力量蕴含在其中。”林兆南将戒指归还,他说道:“我相信你说的话了。”

    陈远说道:“你相信就好。我认为,咱们之间是没有不可化解的深仇大恨的。如果你真的愿意化解恩怨,那么这事,只要你将云彩的蛊毒解除,咱们以后就交个朋友。我们可以一起去找寻那些未知的秘密。更有甚者,将来能让你离开这个世界也不一定。”

    林兆南犹豫起来。

    但他也是个有大决断的人,马上就说道:“好,伽蓝王,我相信你。即便是死,我也认了。”

    陈嘉鸿闻言不由长长松了一口气。他感激的看了陈远一眼。

    接下来的一切就是顺理成章了,林兆南给云彩解了蛊毒。而且林兆南这一脉,也算是投靠到了陈远的门下。

    陈远手下便有了陈嘉鸿,还有林兆南的圣龙门,以及神这样的高手。

    至于风剑玄和萧南这些人的死,林兆南显然不太放在心上,更不会因此对陈远和陈嘉鸿心有怨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