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0章 陈嘉鸿初到京城
    时间是一直在朝前走的,在时间的维度里,磁场,分子,空气都是在变化的。包括了人的运数,也是在时刻发生变化的。

    但是,万变又不离其宗。就像时间只能是朝前而走,命运不管如何变化,当属于你的三灾九劫来临时,避也避不开。

    陈远从到了莽荒境之后,他的心态就产生了很大的变化。

    这是一种天地混茫的心境。

    他没有去思考,并不代表他步步都要走下风。先前的几次交锋,已经为他的地位奠定了基础。这个时候的陈远才能去让太后劝说李家归顺小皇帝。

    若是之前,李家只会当陈远是个笑话。所以此刻,陈远让太后去办这件事,那正是时机。

    无为而为,无招胜有招!

    接着,陈远和神回到了皇宫。陈远将神引荐给了小皇帝,并对小皇帝说道:“最近这段时间,皇上你也就住在清心宫里去吧。这样也方便他来保护你们。”

    小皇帝欣喜点头。他虽然不太懂武功,却也知道这个神是绝顶高手。

    陈远之后问了神的名字,神说他叫做陈隐。

    在清心宫外面,陈远和陈隐闲聊起来。

    “其实我不太明白,你为什么会同意聂政,和那些高手来围攻我”陈远说道:“之前你都不肯和圣龙门一起来围杀我的。是什么让你突然改变了主意”

    陈隐沉吟一瞬,他随后说道:“从之前与你一战之后,我日日都在苦苦思索领悟,然而却终究不可得。我已经陷入到了魔怔之中,而聂政的找来,我想,也许合伙围攻你,我能在其中找到答案。”

    陈远恍然大悟。他说道:“你还没到我这个境界,所以你一旦陷入魔怔,那会是一件非常痛苦之事。你与我的差别,不是武道上的修为,也不是打法上的区别,主要是一个境界。如果哪一天,你心中完全没有了胜败,那你就跨进了一个新的领域。”

    “心中没有胜败”陈隐说道:“我不太懂。”

    陈远说道:“我打个比方,你和我打,是不是很想赢,但也担心会输,对不对”

    “任何一场战斗,武者都会有这种心理。”陈隐说道。

    陈远说道:“但我没有,不管你们用什么计谋等等,我心中一片混茫。我没去想胜败,因为我知道,只要这个世界没有人能掌握法术,那么,这个世界就没人是我的对手。”

    “真的可以这么绝对”陈隐感到不可思议。

    陈远说道:“难道你觉得我在跟你吹牛吗”

    陈隐说道:“那倒不会!”

    陈远转换话题,他说道:“你猜聂政下一步会怎么做找林兆南来”

    陈隐闻言一怔,便也就跟着转话题说道:“圣龙门和聂政是狼狈为奸。林兆南应该不会看着聂政死。”

    “林兆南,你见过吗”陈远问。

    陈隐说道:“我没有见过。”

    陈远说道:“这人的名声到底是被吹出来的,还是确实有本事”

    陈隐说道:“确有本事,江湖传闻,他曾经是出过手的。七步之内,不出手便将一名高手给压迫得七窍流血而亡了。”

    陈远微微一怔,随后说道:“这么说来,林兆南的确是一个劲敌了。”

    陈隐说道:“但我不太明白,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我相信林兆南不会找人来演这场戏。”

    陈远说道:“这是他的道场将对方笼罩住,然后每走一步,磁场变化,直接压迫到了对方的心脏。就像是把你关进一个密闭的房间里,空气已经没有了,你处于窒息的状态。而他每走一步,就等于是在用气压挤压你的心脏。”

    “如此玄乎”陈隐骇然。

    陈远说道:“听起来玄乎,其实了解了其中的原理,那就没多大的玄乎了。看来林兆南也已经到了最完美的状态了。若不是有玄空神尊改变法力规则,只怕他早已是法力高手了。”

    陈隐说道:“那你能用出他这种功夫么”

    陈远说道:“对付一般高手是可以,对付你,不可以!而且,他也没办法用这种功夫来对付你。”

    “为什么”陈隐问。

    陈远说道:“因为他的道场没办法将你完全笼罩,等于你本身被他固定在密闭的房间里。但他若利用气压挤压你,你可以打破他这个房间。”

    陈隐恍然大悟。他说道:“你所说的道场,就是我的武道精神对不对”

    陈远说道:“没错。”

    陈隐点点头,他随后又说道:“林兆南若是来了,你应对起来,应该没问题吧”

    陈远说道:“林兆南若是问题,当初我就不招惹圣龙门了。林兆南一直没有出手,不也是心中有所忌惮吗他心里忌惮,便说明他还没到我这个境界。这一点,想必他心里是清楚的。不然的话,这次来的就不是风剑玄,而是林兆南了。”

    陈隐说道:“你说的有道理!”

    陈远说道:“我现在唯一担心的只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陈隐问。

    陈远说道:“恶龙!聂政和林兆南很可能将恶龙引到我的身上来。”

    “但他们并不知道你是屠龙圣者!”陈隐说道。

    “我是不是屠龙圣者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会想要借助恶龙来除掉我。”陈远说道。

    陈隐说道:“若是恶龙来了,你可有应对之法”

    陈远说道:“我倒不怕恶龙,可这些恶龙发起狂来,只怕整个汴京都会被它们毁掉。所以我还必须想个万全之策。”

    第二天,太后娘娘回宫。

    陈远在宁秀宫里与太后娘娘见面。

    太后娘娘脸色凝重,她忽然说道:“你有没有考虑过一件事情”

    陈远微微一怔,说道:“什么事情”

    太后娘娘说道:“在人类之中,就算没人是你的对手。那么恶龙呢我并没有向我的家族透露你是屠龙圣者的事情。但你也知道,你的突兀出现,难免会让有心人联想。他们觉得你即便不是屠龙圣者,却都可以给你安上这么一个身份。若是聂政去找了恶龙前来,你怎么把”

    陈远心中一沉,他知道,恶龙这个事情,只怕是迟早要来的了。

    自己想到了这个问题,而现在连太后都想到了这个问题。

    陈远忽然一笑,他说道:“恶龙的问题,我自然考虑过。你觉得,屠龙圣者这四个字到底代表了什么”

    太后娘娘怔住。她这才去想到屠龙圣者这四个字的含义。

    陈远说道:“不说这些了,你们家族那边是怎么考虑的”

    太后娘娘说道:“现在家族里意见分歧很大,还没有讨论出结果来。”

    陈远说道:“今天如果再不出结果,我就当他们是站在聂政那边的。”

    太后娘娘心儿一惊。

    陈远这时候也没什么心思和太后娘娘缠绵,所以他之后就离开了宁秀宫。

    汴京的傍晚格外的美丽。

    这里还没有现代化城市的污染,所以天边的云彩都很纯粹。

    陈嘉鸿和云彩也正式到达了汴京,随后,陈嘉鸿就和云彩找了一家客栈住下。

    汴京里发生的事情已经传开了,伽蓝王恶斗摄政王的事迹让汴京城以外的老百姓个个拍手称快。

    在汴京城里,老百姓们对聂政是敢怒不敢言。但聂政的名声私底下是极其恶劣的,而在汴京城外,摄政王已经被形容成了吸血魔鬼一般的人物。

    所以一旦聂政被伽蓝王欺负,这是老百姓们喜闻乐见的。

    云彩在道听途说中,便也又多听闻了伽蓝王的许多事迹。她对伽蓝王更加崇拜,那民间本就是喜欢以讹传讹。陈远的所作所为本就已经够神话了,但通过传说,却又更加的不得了。

    更有一种说法在民间悄然流传,那就是屠龙圣者便是伽蓝王。

    这个说法,还真不是聂政散布的。却是人们自然而然的联想起来。

    在大千世界的80年代时,社会充满了动荡,于是武侠盛行。那是一种社会所需要的文化,而到了新世纪之后,社会安稳,武侠便自然而然的衰落。接下来的文化却是一种对未来的探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