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6章 摄政王的请柬
    女人是感性的动物。少女时期,憧憬美好的爱情,有情饮水饱。情真意切时,可海誓山盟,可以吃尽苦头,只为了跟心爱的男人在一起。但是女人一旦在婚后,在经历了男人之后,却又对身体的享受更加在意。

    尤其是婚姻不幸福的女人。尤其是三十岁之后的女人!

    而太后娘娘将这两样占全了,所以当陈远征服了太后娘娘的**时,同时也征服了太后娘娘的心。

    风流过后,太后娘娘依言写了密信。如果聂政不将国库银两归还,那么小皇帝就要和太后一起来撤摄政王的职。那怕如今太后娘娘被囚禁冷宫乃是整个京城都知道的事情。但是小皇帝给太后复位也是一个诏书的事情。

    一旦皇宫里,没一人支持聂政时,他这个摄政王就显得格外的名不正,言不顺了。

    所以,这是一招杀手锏。

    聂政在收到了太后娘娘的密信之后,第二天就答复归还国库银两了。不过显然,聂政不会全部归还,他只要弄得面子上过得去就行。而且,其他的税赋银钱还是在源源不断的朝他口袋里涌来。但是现在,一切开支却又要走国库。所以小皇帝的日子是非常被动的,只能是勉强维持。

    不过不管如何,聂政归还的银两已经能够解小皇帝的燃眉之急了。

    陈远马上提醒小皇帝,要犒赏御林军,以及那些宫女太监。

    小皇帝有些不舍得,他实在是太穷了。但是陈远叮嘱小皇帝,说道:“有舍才有得,眼光要放长远点。得了江山,什么都是你的。钱在谁手上都无所谓。”

    小皇帝微微一呆,随后眼睛一亮,说道:“先生说的是!”

    之后,陈远又说道:“这次皇太后帮了大忙,你让皇太后回到宁秀宫吧。”

    小皇帝怔住,他说道:“可是之前朕已下旨,这岂不是朝令夕改吗”

    陈远说道:“糊涂!”他接着道:“如今太后帮了咱们,这已经令聂政心生疑虑。咱们若是再将皇太后住处改善,与她亲近。聂政只会更加猜疑皇太后。皇太后身后乃是李家,难道皇上你不想将他们拉拢过来吗”

    小皇帝眼睛又一亮,他说道:“朕懂了,之前是施威,如今便要施恩。这就叫恩威并施!先生,多亏有你在朕身边啊!”

    陈远不由大汗,他其实是有私心的。不管怎么样,自己都把太后给睡了,正所谓吃人嘴短,拿人手软。怎么也要给太后争取点东西的。

    小皇帝立刻就下令,让皇太后回到宁秀宫。又接着犒赏宫内各太监宫女,而重中之重,自然是御林军了。

    整个皇宫上下,一片欢欣鼓舞。

    然而,小皇帝也知道,在这一片祥和的背后,巨大的危机正在潜伏着。那种危机就如潜伏的巨兽,随时都有可能将小皇帝吞噬得渣都不剩。

    陈远忙到有些晚了,大约是凌晨才回到清心宫。

    乔凝正在院子里赏月。

    陈远看见乔凝的一瞬,内心却是有些发虚。不过他是善于隐藏的人,所以也表现得不露声色。

    “还没睡吗”陈远问乔凝。

    “你昨晚没回来。”乔凝一笑,说道:“该不会留在了太后娘娘的宫里面了吧”

    陈远哈哈一笑,说道:“这都被你猜中了。”

    乔凝切了一声,她显然是不信的。她知道陈远不是那么荒唐的人。

    可乔凝却是猜不到,陈远虽然没那么荒唐,但太后娘娘却太主动了。

    陈远自然不会多聊这些东西,他本也就不愿意和乔凝说谎。“你猜,聂政现在正憋什么坏主意”

    乔凝说道:“最近聂政对你可真算忍让了。显然,他是在想办法杀你。”

    陈远说道:“杀我,只怕他还没这个本事。”

    乔凝说道:“我知道,在这个莽荒境里,还真没什么人单打独斗是你的对手。可陈远,你别太大意了。你还有弱点,那就是我和卓玛。敌人很可能对我和卓玛下手,另外,单打独斗你无敌,可若是神和林兆南那样的高手联手呢”

    陈远说道:“联手就联手吧,我也不怕。”

    乔凝不由吃惊,说道:“这都不怕”

    陈远淡淡说道:“在这里,还没有我怕的存在。”他顿了顿,又说道:“不过我还真需要准备一件事了。”

    “什么事情”乔凝奇怪的问道。

    陈远说道:“别忘了恶龙,就算没人透露我们是屠龙圣者,但我们的突然出现,总会让人联想到屠龙圣者。就算没有联想到,恨我们的人,也会借恶龙之手来除掉我们。”

    乔凝不由扶额叹息,说道:“这也太衰了吧”

    陈远说道:“那预言既然早已经料到了我们要来,这其中的一些因果,只怕是我们想逃避也逃避不开的。既然如此,那还不如早做点准备。”

    “你想准备什么”乔凝问陈远。

    陈远神秘一笑,说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我好歹也是屠龙圣者,你搞这么神秘的。”乔凝颇为郁闷。

    整个汴京,包括皇宫,到处都充满了聂政的眼线。汴京城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聂政一清二楚。而小皇帝却是两眼一抹黑,什么都看不到。

    这场战争的实力是极其悬殊的。

    太后娘娘和陈远的那点事儿,聂政当然也是知道的。

    在第二天的时候,陈远收到了来自摄政王聂政的一封请柬。

    请柬是邀请陈远晚上到王府赴宴。

    小皇帝忧心忡忡,他说道:“先生,聂政包藏祸心,他这是鸿门宴。”

    鸿门宴是出自楚汉相争的时代,而莽荒境的大离国是来自于大明朝,所以对于鸿门宴这个词语,小皇帝还是知道的。

    小皇帝继续说道:“聂政一定已经准备好了埋伏,就等着先生你钻进去呢。所以这次的晚宴,先生您一定不能去。”

    陈远说道:“我知道。皇上,我心里有数的。”

    “那先生您去是不去”小皇帝眼巴巴的看着陈远。

    “当然是要去的。”陈远一笑,说道:“我很感兴趣,我倒要看看聂政晚上给我准备了什么大餐。”

    “可是……”小皇帝说道。

    陈远说道:“我若是连一个晚宴都不敢去,如何敢以一人之力来帮助皇上您除掉聂政呢”

    小皇帝顿时语塞。他知道,他肯定是改变不了陈远的决定的。

    “那您一定要小心。”小皇帝说道。

    “放心吧!”陈远说道。

    别了小皇帝,陈远也没有回清心宫。他找了个庭院,然后开始坐下来喝茶。

    这个时候的他,心中混茫一片,什么也没想,什么也没做。

    过不多时,那安慕大监前来说道:“先生,皇太后有请。”

    陈远微微一怔,心里不由腹诽,难道这个女人又想了

    “额,我现在没空。”陈远拒绝了。

    安慕大监说道:“皇太后说是有要事找您,请您务必抽空过去一趟。”

    陈远叹了口气,说道:“那好吧,带路。”

    宁秀宫里如今冷清了许多,陈远在太后娘娘的卧室里见到了太后。

    太后娘娘穿着绣凤仪袍,头戴凤冠。看起来,真个美丽动人到了极点。显然,这身装扮是她当皇后的时候所穿的。而且是在正式场合才会有这种着装。

    “我靠,这是要玩制服诱惑啊!”陈远不由咽了口唾沫。

    已经有过了亲密接触,所以此时陈远也没什么好客气的,于是上前就将太后娘娘抱到了床上。

    太后娘娘得意的笑了。

    于是,又是一轮欢歌。

    风流过后,云收雨歇。

    太后娘娘穿了白色亵衣,她的一头乌黑长发也就垂了下来。

    就在床边,太后娘娘朝陈远嫣然一笑,说道:“你怎么就把持不住了”

    陈远干咳一声,说道:“都是你这狐狸精害的。”

    太后娘娘娇笑说道:“我要没有些手段,先皇能让我治得服服帖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