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5章 荒唐之夜
    安慕大监低沉的说道:“皇太后,王爷一切都自有安排。而且皇上已经下旨,咱们若是公然抗旨,那伽蓝王一定会出手的。而且,这皇宫大院之内,咱们根本没机会可以逃出去。伽蓝王一直都在宫里啊!”

    太后愤怒无比,她说道:“你别跟哀家提聂政了,他太让哀家失望了。亏得哀家一向如此厚待于他,他却在关键时刻,置哀家于不顾。”

    安慕大监说道:“皇太后,您千万要慎独啊!今时不同往日,如今的摄政王早已经是权倾朝野。咱们必须要依附于他,若是将他惹怒了,您的下场只怕会更加凄惨。摄政王早已不是当年的摄政王了。“

    太后一拍桌子,她大怒道:“反了,反了,全都反了。”

    便也在这时,陈远推门而入。

    那大门打开之时,夕阳的余晖洒照进了屋子里。

    一切都是古色古香,太后娘娘与老太监的表情定格。这一幕就像是奇妙时空之旅,明明感觉前一秒还是在大千世界里,吃着烧烤,喝着啤酒。突然之间就穿越了历史的长河。

    这一刻,陈远心里是觉得有些古怪的。

    不过很快,陈远就回过了神。

    太后娘娘看到陈远,便是恨从心中起。“你来做什么”

    陈远微微一笑,他说道:“我来,是想和皇太后你做个交易。”

    太后娘娘眼中闪过一丝不可察觉的喜色,她说道:“什么交易”

    陈远说道:“聂政将国库的钱全部转到了他的私库里,我想太后娘娘修书一封,让他将国库归还。”

    “这怎么可能!”太后娘娘心沉了下去,她说道:“就算我肯,聂政又如何肯”

    陈远说道:“他若不肯,那么皇太后你就和皇上一起下诏,撤了他这个摄政王。然后,你们家族从此不再支持他,改为支持皇上。从今以后,你就继续做你的皇太后。”

    太后娘娘微微一呆,她随后说道:“谁敢撤聂政若是将他逼到了绝境,他做出的反应你以为你们能够承受吗”

    陈远说道:“所以,我觉得聂政应该会妥协。他若不妥协,那么你们李家和你也就面临两个选择,一是和皇上合作。二是皇上将你直接给杀了。”

    “你们敢!”太后娘娘勃然大怒。

    陈远冷淡说道:“到了此时此刻,皇太后你难道还觉得这天下之间,有什么是我不敢做的事情吗”

    太后娘娘的娘家李家乃是一个大财阀,里面也有高手如云。这一次,太后娘娘被囚禁冷宫,李家同样震怒。

    不过,他们也知道聂政都吃了憋,所以,他们也没有狂妄自大到立刻杀进皇宫来。

    李家迅速和聂政取得了联系。最后他们一致商量,要先杀陈远。

    太后娘娘听了陈远的话不由呆住,她看向陈远,好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

    陈远的耐性很好,他也就不说话了。

    片刻后,太后娘娘深吸一口气,她忽然对安慕大监说道:“大监,你先出去吧。”

    “是,皇太后!”安慕大监恭敬的说道。

    陈远朝安慕大监微微一笑,说道:“大监,你的功夫很不错。我看你自宫之后,似乎是练了一种特殊功法,将自身的阳刚之气化为阴柔之力。劲力连绵,滔滔不绝,任何人若是小看了你,只怕都会死得很惨。”

    “老奴不敢在伽蓝王面前班门弄斧。”安慕大监低沉着声音说道。

    “你这功法叫什么,你应该是打绵掌的,绵里藏针,这根针一般的劲力一旦进入他人身体里,能够迅速摧毁敌人的心脉。任何的内功真气都难以防御住你的这绵掌针力。”陈远继续说道。

    安慕大监不由失色,他说道:“伽蓝王就凭几眼便能看出这么多,老奴自愧不如!”

    陈远淡淡一笑,又说道:“这样吧,我给你一次机会。我站在这里,让你打我一掌。如果你将我打死了,我绝不怨你。”

    安慕大监惊异的看向陈远,一时之间,他有些不明白陈远到底是什么意思。

    太后娘娘却是眼中闪过喜色,只因为她太知道安慕大监的掌法之厉害了。

    安慕大监沉声说道:“老奴所练的掌法乃是血纹掌,这血纹掌虽然算不得天下第一的厉害功法。但若对手站着不动给老奴打,老奴自信还是能打死任何高手的。”

    陈远说道:“我就站着给你打,你动手吧。”

    安慕大监说道:“伽蓝王的功夫,老奴是万万不如的。但伽蓝王你真的就站着不动给老奴打”

    陈远说道:“我看起来像是在开玩笑吗”

    安慕大监说道:“老奴实在不懂伽蓝王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陈远说道:“你想太多了,我对你能有什么目的。无非是你见功法特殊,所以想试上一试。”

    安慕大监深吸一口气,说道:“伽蓝王,老奴的血纹掌可还从没失过手。你真就这么自信”

    陈远说道:“废话少说吧,你出手吧。”

    安慕大监说道:“好!”他眼中寒光闪动。

    安慕是一位绝对的高手,他虽然韬光养晦,但内心也有锋芒。他一再跟陈远强调,为的就是让陈远不要出招,不要闪躲。

    这可是一位真正的老狐狸!

    这一刻,安慕身上散发出难言的魅力。应该说是一种自信与狰狞!

    随后,安慕大监出手了。

    他一掌平淡无奇,却又奇快无比的印在了陈远的身上。

    陈远当真就是不闪不躲。

    随后,安慕大监飘然而退。

    他紧紧的盯着陈远,太后娘娘也紧紧的看着陈远。

    太后娘娘看到太多高手被安慕大监这么平淡一掌给杀死。她希望陈远也不要例外,就这般轰然倒下。

    但是很快,他们失望了。

    陈远只是拂了拂衣衫上的灰尘,然后说道:“也不过如此嘛!”

    “怎么可能”安慕大监顿时骇然。

    陈远哈哈一笑,他说道:“我的身体,乃是一个大熔炉,可海纳百川。任何劲力进去,都可炼化。若是凶猛之力,还可勉强将我打伤。你这等绵劲,在我面前,不过是个笑话。”

    安慕大监垂下了头。

    随后,安慕大监退出了翠屏居。

    太后娘娘起身,她却是前去将那大门关闭了。

    “你随我来。”太后娘娘说道。

    陈远微微一怔。

    太后娘娘将陈远引到了卧室里。

    她突然就将身上的衣服脱了去,一层一层的脱去,很快就只剩下红色的肚兜。

    她的肌肤如凝脂般雪白,修长的大腿,傲人的胸围等等。

    这个女人当真是魅力无双。

    陈远淡淡的看着她。他的呼吸没有一丝丝的急促。

    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陈远若还是为女色所诱惑,那他的经历便算是都活到了猪身上去了。

    太后娘娘淡淡说道:“只要你愿意,以后我的床随时都让你上。”

    “是吗”陈远说道。

    太后娘娘说道:“我可是皇太后,是先皇的女人。你难道不想将我压在你的身下吗聂政虽然有美人无数,但他却最难忘记我,因为的身份会给他最强烈的刺激感。”

    “是吗”陈远一笑。

    太后娘娘不由惊异,她说道:“你难道不是男人天下间那有男人看见了我的身体还能这般冷静”

    陈远说道:“我是不是男人,这一点不用皇太后你来操心。”他顿了顿,又说道:“咱们谈正事,你将衣服穿上吧。”

    太后娘娘说道:“不,你若不上我的床,我什么都不会和你谈。”

    陈远说道:“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放心吧,只要你将密信写了,我可以保证,小皇帝绝不会杀你。当然,聂政他们会怎么对你,这我不负责,也不保证!”

    太后娘娘眼中几乎要媚出水来,她缓缓朝陈远走来,然后从后面紧紧抱住了陈远,并在陈远的身上摸索起来。她是个很有经验的女人,她说道:“不,我不担心小皇帝会杀我。我现在只想要你,你必须满足我,不然,你就算是杀了我,我也不会帮你写信。”她说着就轻轻的呻吟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