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0章 逼宫与反逼宫
    小皇帝有些焦急,说道:“任何人若是轻视聂政,那都是一种灾难。朕与聂政相处这么多年,对他实在是太了解了。”

    陈远有些郁闷的摸了摸鼻子。

    乔凝在旁边一笑,说道:“皇上对聂政了解,这我相信。但我对陈远更是了解,他从不会轻视任何敌人。对于这一点,皇上尽请放心吧。”

    小皇帝微微一呆。

    陈远说道:“您还是没告诉我,聂政下一步会怎么做。”

    小皇帝眼神复杂,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但心中却很是不安,他深吸一口气,说道:“朕从来没有忤逆过聂政,这次朕当街杀了他四个手下。这是一种挑战的信号,他绝对不会容忍的。如果朕所料不错,他会让太后下诏惩罚朕面壁思过三个月,期间不得出来会见群臣。而且还会将先生您当众斩首。”

    陈远笑了笑,说道:“那皇上您打算怎么做”

    小皇帝说道:“朕……朕心中已然是一团乱麻,还请先生教我。”

    陈远说道:“皇上,你到底相信我吗还是说,在你心里,我只是你最后一根稻草,是你的无奈之举”

    小皇帝身子微微一震,从内心来讲,他的确是将陈远当做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从理性的角度上来看,小皇帝觉得陈远并不是一位出色的帮手,军师。他觉得陈远太莽撞了。

    “始终还是一介武夫!”这是小皇帝内心的评价。

    “皇上,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了。”陈远淡淡说道:“在你心里,我依然不过是一介武夫,对吧”

    小皇帝马上有些结巴,说道:“先生,朕……”

    “不怪你!”陈远站了起来,他说道:“以你的阅历,你不会明白我的境界。当暴力到达一定的高度之后,它可以简单化许多复杂的问题。”

    “但先生你不知道聂政的实力啊!”小皇帝忍不住说道。

    “我不需要知道。”陈远说道:“这不是狂妄,而是一种对自己清醒的认识。能够说出我这番话的人只有两种,一种是明心见性,洞察世间一切。一种是狂妄无知,我陈远能活到现在,靠的绝不是狂妄二字。圣龙门在皇上你心里,想必是很头疼的一件事情吧”

    小皇帝点头。

    陈远说道:“我从科尔族的草原过来,一路上杀了不少圣龙门的人,我连圣龙门的总舵主都给杀了。但林兆南现在又如何他敢对我出手吗”

    小皇帝说道:“坦白说,正是因为先生有这些骄人的战绩,所以朕才格外担心先生会因此而目中无人。”

    陈远便是觉得和小皇帝解释不清楚了。

    不过这时候,小皇帝又深吸了一口气,他说道:“不管怎么样,朕现在的命运都已经和先生绑在一起了。先生,你想做什么,只管去做。朕绝对支持你,大不了,就是一死嘛!”

    这一刻的小皇帝,满脸悲壮,有视死如归的精神。

    陈远见状不由哑然失笑。

    他接着说道:“那好,皇上,你待会就照我说的做。”

    “怎么做”小皇帝连忙问陈远。

    陈远说道:“皇上先下诏!”

    “先下诏”小皇帝吃了一惊。

    陈远说道:“你下诏历数摄政王聂政和太后的罪状,软禁太后,自此开始亲政。”

    “但是没有人会奉诏的,聂政会立刻杀进来将朕给杀了。”小皇帝说道。

    “皇上,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担心。你只管去做就是了,聂政只要敢带人进来杀您,他便是谋逆大罪,到时候我将他当场格杀。只要聂政一死,余下之人,自然树倒猢狲散。”

    小皇帝不由苦笑,他觉得聂政又那是那么好杀死的呢。

    陈远接着说道:“今日既然已经亮剑,那便亮个彻底。”

    小皇帝咬牙说道:“好!”心里却还有一句,死就死吧。

    于是小皇帝立刻去写诏书,诏书写好之后,又有些郁闷。“传国玉玺在聂政手上,朕没法盖印。”

    陈远和乔凝不由哑然失笑。这都什么时候了,这小皇帝怎地这般迂腐呢。乔凝说道:“有玉玺和没有玉玺,其实都没分别,不是吗,皇上”

    皇上一愣,随后说道:“也是!”

    便也在这时,那外面有太监禀报:“皇上,安慕大监来了。”

    小皇帝眼中闪过一缕精光,他说道:“安慕这个狗奴才正是太后身边的心腹,这老奴才也是太后的保护神,武功高的很,以前有人刺杀过太后,都被这老奴才给挡住了。”

    “让他进来吧。”陈远说道。

    小皇帝点点头。

    随后,上书房的房门打开。随着安慕大监一起的还有小皇帝身边的随身太监小李子。

    小李子倒是恭恭敬敬的,可小皇帝心里知道,小李子也是太后的人。

    安慕大监是个六十来岁的老人,不过他保养的很好,看起来跟四十来岁一样。他穿着黑色的太监官服,就这样走了进来。

    安慕大监倒是没有盛气凌人,他进来之后,恭恭敬敬的跪下,说道:“皇上,太后娘娘有请您前往西宫一趟。”

    小皇帝看向陈远。

    陈远便说道:“去吧!”

    小皇帝便对安慕大监说道:“好,你回去禀告太后,说朕随后就到。”

    “是,皇上!”安慕大监便就起身告退。

    小皇帝等安慕大监走后,便摆驾西宫。

    西宫并非名字叫做西宫,太后所住的宫殿叫做宁秀宫。

    小皇帝乘坐龙辇前往宁秀宫。

    陈远本想让乔凝回清心宫的,乔凝却是不干,说道:“反正有你在,我怕什么”

    陈远不由苦笑,说道:“那好吧。”

    到了宁秀宫之后,小皇帝就在宁秀宫的大堂之中见到了太后。

    太后身边俱是女流与太监,那些宫女之中居然有四名高手存在。

    看来太后对自己的安全还是非常在意的。安慕则就垂手站在太后身边。

    陈远和乔凝也就看清楚了太后长什么样子。

    看清楚的时候,陈远和乔凝都吃了一惊。因为这太后居然好生年轻,才三十岁不到。而且,太后还十分的美丽,她气度雍容,美丽而高贵。她的眼眸不怒而威。

    在陈远心里,太后娘娘应该是四五十岁,六七十岁的那种。

    “儿臣给母后请安!”小皇帝下跪,恭敬的说道。

    这是礼仪!

    小皇帝乃是太后娘娘的养子,所以他就得喊太后为母后。

    太后娘娘的眼神却到了陈远和乔凝的身上,她眼眸一瞪,说道:“放肆,是谁让你们进来的既然进来了,为何见哀家而不跪”

    陈远淡淡一笑,他说道:“我没有给女人下跪的习惯!”

    其实道理就很简单,实力代表一切。陈远在天洲的时候,照样给皇后下跪。但是到了这里,他的心态自然而然的产生了变化。

    区区一个太后,还真没资格让他陈远来下跪。

    太后娘娘眼中迸出寒意来,她转而向小皇帝说道:“皇帝,这就是你找的帮手”

    小皇帝便站了起来,他迎上太后娘娘的眼神,努力平静,说道:“母后何必动怒呢,朕身为天子,难道不该有些自己的力量吗”

    太后娘娘冷笑一声,说道:“果然只是个黄口小儿,找了一个帮手,便以为自己的翅膀是真的硬了。哀家当年为了今日之地位,韬光养晦十年之久。你跟哀家比起来,还嫩了一些。”她顿了顿,说道:“慕监,你宣旨吧!”

    “是!”安慕便拿出了太后的旨意。

    “奉太后娘娘懿旨,皇帝年幼无德,行为放荡,哀家屡次教诲而不得,深感痛心。今罚皇帝自此进陈兰殿面壁思过三年,不得哀家旨意,谁也不可探视!钦此,谢恩!”

    “三年”小皇帝不由悲怒,他还是将太后娘娘想的太善良了。

    “怎么,皇帝你不跪下接旨吗”太后娘娘冷冷说道。

    小皇帝说道:“巧了,朕这里也有一道旨意,是下给太后你和摄政王聂政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