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5章 火里金莲
    “通背缠拳!”神虚退一步之后,马上又探爪上前,便是将陈远的手臂一缠。他的手臂上暗劲勃发,便如细小的针刺一样。只要他缠中了陈远的手臂,立刻就会将陈远的经络刺伤。

    神和陈远都是打法中的绝顶王者,两人都有一往无前的勇气。这般搏斗,看起来不动声色,实际上已经是惊险到了极限。

    陈远自然也就知道神这通背缠拳的厉害,他的手腕连续抽三下。

    这连续的三下分别是小抽丝,大抽丝,外抽丝。就像是面对一团乱麻,却能准确找到线头,瞬间就手抽了出来。神连续变化,最后却都抓了个空。

    “缠丝手!”陈远运用出了八卦掌中的缠丝手。

    大缠丝,小缠丝,外缠,内缠!

    陈远功夫大成,任何掌法,功夫他都可以随手拈来。八卦掌的精妙奥义他也是完全知晓。这几下缠丝巧妙到了极点,里外左右缠来,便是让神如坠入了网中。

    神一旦被陈远缠中,陈远的双手和指甲能瞬间破坏神的经络,这种伤害在平时还不算什么,但在战斗中一旦被放大,那便是致命的。

    所以神也是格外凝重。

    “嘿!”神突然沉喝一声,他双手朝下一沉,手中结了个莲花印。接着手指再一撮,猛一爆。

    “火里金莲!”陈远吃了一惊。

    这一瞬,神施展出了道教中最厉害的手印,若得我命由我不由天,便能火里栽金莲!

    那猛然间的一爆,虽然不见真正的金莲火,但那一瞬的温度却可以将陈远的手腕经络刺伤。

    就像是陈远手中乃是缠丝,而火里金莲便能将这些缠丝引燃并焚烧。

    陈远这时候必须后退,躲避其锋芒。不然的话,他必定要受伤。可他若退了,便是先机尽失。绝顶高手之间的战斗,一旦失了先机,那也是致命的。

    在这电光石火的毫巅之间,胜负就在一瞬。

    这时候,陈远依然没有退。

    他身子微微一弓,却是一招虚怀若谷。同时,他双手微微外翻,接着头一低,猛地吐出一口气来。

    绝顶高手,握铁成泥,吐气成剑,这并不是虚幻。

    既然对方是火里金莲,那么陈远就要一口剑气将其斩灭。那一口气吐出,便是一道白气朝神的金莲印上斩去。

    神吃了一惊,他也不由佩服陈远的招式变化之妙。居然想到了这样一招来破解自己的火里金莲。

    神不得已,只能手腕微微一翻,避开了陈远的剑气。

    他的金莲火印的温度也就立刻降了下去。陈远的缠丝手迅速又缠了上来。

    神眼中失色,他火速后退。

    连续的交锋,神都被陈远压制。这时候,他不得不退了。

    陈远并没有继续追击神,他的身形定在了当场。

    神退出两步后也立定了身形。

    神凝视陈远,他说道:“你很强大,今日我若继续跟你出手。背后的人会找准机会杀了你,我不愿意失去你这个对手。我眼下心中已经有所感悟,下次定然要与你分出高低。”

    陈远淡淡一笑,说道:“你还有感悟,那说明你还不够,因为你还有进步的空间。而我没有,你在这里,还是离开,我都无所谓。他们要来与你一起朝我出手,我没想好怎么对付,但我心中混茫一片,却是没有半个怕字。”

    神的脸色微微变了。他终于说道:“今天的我,的确不如你。下次,下次,我一定要与你分出高低!”

    他说完之后,转身就走了。

    陈远也就不再理会神,他回过神便看见叶欢带着一众黑衣人出来了。

    这些都是精心挑选的好手。而乔凝和卓玛也就被黑衣人挟持着。这些黑衣人的身手绝对不弱,即使是陈远这般修为,也不可能在他们手里将人安然救出来。

    乔凝和卓玛都被雨水淋湿透了。

    叶欢出来了,但萧南却没出来。这种事情,身为总舵主的萧南真不好意思出来。

    挟持人质,喊杀手杀人,这都有些不够光彩。

    大雨淋得乔凝和卓玛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这群人也就都不打伞。

    雨虽然很大,但陈远的眼睛依然明亮而有神。

    叶欢看向陈远,他一笑,说道:“伽蓝王果然厉害,连杀手之王神在你手上败退了。”

    陈远说道:“这些废话,就不必说了。我劝你,赶紧把人放了。”

    叶欢说道:“伽蓝王,我们想要什么,你心里清楚。圣龙门折了这么多人在你手上,这件事不可能就这么算了。你将龙王藏宝图交出来,我便将你的两个女人放了。事情便到此为止,从此以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陈远便将那羊皮藏宝图拿了出来,他说道:“拿去!”随后便直接丢向了叶欢。

    叶欢眼中闪过欣喜之色,他伸手接住了羊皮藏宝图。

    叶欢将羊皮藏宝图拿在手中细细打量,这种羊皮图连火烧都不怕,自然也是不怕被水淋湿的。他细细打量一番之后,确定此藏宝图乃是真迹,便一笑,说道:“伽蓝王果然是痛快人,放人!”

    他说完之后,便一挥手。

    乔凝和卓玛得了自由,她们迅速朝陈远这边走来。

    叶欢也就带人准备离开。

    陈远说道:“等等!”

    叶欢脸色微微一变,他看向陈远,说道:“怎么,伽蓝王你要反悔”

    陈远说道:“那倒不至于,不过,你别怪我威胁你。现在我已经锁定了你的气息,你若是聪明的话,便将羊皮藏宝图还给我。不然的话,我可以跟你保证,我一定会杀了你。”

    叶欢的神色一僵。

    一瞬间,他额头上冷汗涔涔。

    叶欢的内心升腾出一种恐惧来,他很少有这种恐惧的感觉。但却因为陈远这一句话便感到了害怕。

    叶欢深吸一口气之后,接着微微一笑,他说道:“如果我死的话,那么你身后的两个女人也必死无疑。”

    陈远说道:“她们会不会死,这不是你操心的事情。你考虑清楚,是将藏宝图拿走立功,还是还给我。因为你一旦转身离开了,你就没有机会再反悔了。”

    叶欢僵在了当场。

    他心中天人交战起来。别人的威胁,他可以不当回事。但是这个伽蓝王是连神都能打退的人,被这样一个人惦记上,那是绝对的噩梦。

    就在这时,叶欢突然感觉到萧南在走过来。

    “不行!”叶欢心念一动,当机立断。“还给你!”他迅速将羊皮藏宝图丢回给了陈远。

    陈远伸手接过,他微微一笑,说道:“阁下是个聪明人。”

    叶欢心里是有思量的,萧南一上来,他就不好将藏宝图交还给陈远了。到时候,萧南是拿了藏宝图,最大的功劳还是萧南的。而自己却把伽蓝王得罪死了。这种亏本的买卖,叶欢这种聪明人可是不会干的。

    萧南走前几步,他见到这情形,最后停下了脚步。

    因为一切都已经没有了意义。

    陈远哈哈大笑,接着便和乔凝还有卓玛上了马车。

    马车缓缓启动,那马夫早已跑的没了影儿。陈远便自己赶车!

    很快,车子又到了之前那桥塌处。

    “过不去,怎么办”乔凝皱眉说道。她对于刚才被抓之事只字不提,太丢脸了。卓玛一脸的心有余悸。

    陈远看了眼前方,他微微皱眉,然后说道:“我有办法!”

    这货的办法很朴实。他让乔凝先到桥对面。

    乔凝一步就带着卓玛跳了过去,两三米的距离,都不算撒。

    陈远先解开一匹马,然后陈远突然一手抓住了后马蹄,一手顶住马的腹部。他的手如有千钧之力,瞬间就让这马没有任何的挣扎。

    随后,陈远就……跳了过去。

    这一幕惊世骇俗,看的卓玛都傻眼了。乔凝也是倒吸一口凉气,这货简直就不是人了。难怪他这么自信。在没有法力的地方,这家伙就是天下第一啊!

    随后,陈远如法炮制,将四匹马一一运了过去。过去之后,乔凝控制马匹!

    再之后,陈远便将整个马车也抓了起来。他将马车朝对面一扔,同时,自己在后面又跟着跳了过去。他过去之后,在地上一滚,双手稳稳的托住了马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