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2章 嚣张得很
    江南月愣了一愣。

    便在这时,江南月身后的那名妖魅男子站了出来,他眉毛一挑,邪笑一声,说道:“伽蓝王是吧,我听说你功夫很厉害。”

    陈远看了一眼这男子,他一笑,说道:“我功夫稀松平常,不过打你这种不男不女绰绰有余。”

    妖魅男子叫做白明,乃是出了名的邪道高手。白明有两个绰号,一个绰号叫做武疯子,还有一个绰号叫做吃心狂魔。因为这家伙武道修为极高,在他手下,鲜有人能接过三招的。他的手中还有一对黄金刺。黄金刺乃是三角棱口,一旦刺中敌手,那血是止不住的。

    白明鲜逢敌手,因此被人叫做武疯子。而他还喜欢吃孩童的心脏,因此就又有个绰号,那便是吃心狂魔。

    圣龙门这次派出了白明和江南月,这是对陈远的极度重视。

    不过此时,白明跟看白痴似的看着陈远,随后他捂住嘴吃吃的笑了起来。“我还从没见过这么可爱的傻子。这天下之间,居然还有人能跟我白明说出这般猖狂的话来。我以为我已经是天下第一狂了。”

    陈远笑眯眯的看着白明,他说道:“我狂,是因为我有本事。你狂,乃是狂妄自大,咱们本质不同。”

    白明哈哈笑了起来,随后,他用舌头舔了下嘴唇,带着一股邪魅气息说道:“我一定会将你的心脏挖出来,然后在你的面前吃掉。”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我保证,你没这个机会。”

    白明冷哼一声,他便要出手。

    便在这时,江南月拦住了白明,她冷淡说道:“白明,不得无礼!”

    白明愤愤不平,但他也不敢违逆江南月,只得收敛杀气,并对陈远说道:“算你运气好。”

    陈远说道:“说我运气好,这可就是你无知了。圣龙门何等嚣张跋扈,若不是我让你们有些忌惮,那里会来跟我说话,进来早便杀了。所以,这不是运气,是实力。而且,她让你退下,不是救我,而是救你。江南月是想着,如果谈不拢,就一起动手。万一你先动手,被我直接杀了,那么她就会很被动。”他说完之后,向江南月笑眯眯的说道:“江姑娘,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江南月不由心中讶异,她觉得这陈远内心澄明,似乎什么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江南月也不承认,她说道:“伽蓝王,我们是带着诚意来的。这龙王宝藏,你一人吞不下去。我们圣龙门并不是怕你,只是觉得多个朋友多条路。你可以开出条件来,我们会尽量满足。”

    “乔凝缺个端茶倒水的丫鬟。”陈远一笑,说道:“你来给乔凝当丫鬟,我就考虑考虑。”

    江南月眼中顿时闪过怒色,她正欲发作,但很快又深吸一口气,说道:“我给她当丫鬟我只怕她消受不起。”

    “有我在,没有她消受不起的东西。”陈远说道。

    “看来你是不打算好好谈了”江南月说道。

    陈远说道:“我这不在好好谈吗你们也可以不答应啊,但并不代表我一定要依你们的呀。”

    江南月说道:“这个条件,我们不能答应。你再说说别的吧,比如说钱财方面。”

    “钱财我不需要,再说了,龙王宝藏里什么没有,我会需要钱财吗”陈远说道。

    江南月眼中绽放精光,她说道:“你什么意思”

    陈远说道:“好吧,我也不为难你。只要你们圣龙门的掌门林兆南将掌门之位让给我,我就答应。”

    “狂徒找死!”江南月终于怒了。

    “我来杀他!”白明大喝一声。接着,白明便抢先出手了。

    “李文昭,将他身边的人给本姑娘先杀了。”江南月命令李文昭。

    李文昭说道:“是,小姐!”他也就立刻出手了。

    江南月脚步虚移一步,却是准备随时雷霆出手。

    乔凝顿时有些紧张,妈蛋的,这里全是高手,她还真有点应付不来。她发现陈远这货也是个小人得志的主啊!一旦牛逼起来,那简直就是个拉仇恨的小能手。人神帝的傲是一种神韵,是骨子里的。而陈远这货,那是要满得溢出来了。就只差没跳到台上去说我是天下第一,你们全都是垃圾了。

    且说此时,三方齐齐行动。

    卓玛更是紧张的不得了。

    李文昭绕到三人后面,第一个就是直接去抓卓玛。卓玛是坐在陈远左边板凳上的。而白明却是一脚就将陈远眼前的桌子踢成粉碎。接着,白明爆吼一声,一拳猛朝陈远的胸腹砸来。

    陈远是坐着的,他的力量注定不能全部用出来。

    所以白明选择的是猛攻,这是最正确的选择。如果白明现在跟陈远比拼招式技巧,那才是蠢到家了。

    江南月始终虎视眈眈,她显然不是来看戏的。

    白明的拳乃是炮拳,炮拳中蕴含了一股钻劲。一旦跟他的拳头对撞起来,那股钻劲就像是电钻一样直接扎到对方的拳头里面。

    拳意凶猛,杀气滔天!

    武疯子之名绝非浪得虚名。

    陈远却是气沉丹田,面对白明这一拳,他并不退让,却同样也是一记炮拳砸去。

    轰的一声,地面猛烈一震。

    陈远立刻蹬蹬后退。

    白明将陈远一拳震退,他眼中闪过凌厉的精光,暗忖:“不过如此嘛!”他立刻乘胜追击。

    但陈远这一退却是巧妙,他首先就将白明的钻劲化解,接着退出一步。这一退,刚好就到了李文昭的身后。

    白明不由失色,他才明白陈远这一退乃是故意退的,而且大有文章。

    陈远本来是坐着的,情况对他十分不利。但他这一退出去,不但化解了白明的炮拳。同时达到了去找李文昭麻烦的目的。

    而且江南月一时之间也失去了下手的机会。

    一切都在电光石火之间。

    陈远到了李文昭身后,他闪电伸手去抓李文昭的后颈。李文昭不由出了一身冷汗,他本来觉得自己是安全的,哪里知道一瞬间,陈远居然就对他出手了。

    李文昭只觉背后寒意逼人,他知道危险,立刻身子螺旋一蹲,便要躲开陈远的这一抓。他相信这样一蹲,白明就有机会来救援了。

    李文昭身子刚蹲,陈远的手像是未卜先知一样,直接下探。

    李文昭不由骇然失色,他危机中一掌拍向了前面坐着的卓玛。便要一掌将卓玛杀了,然后探出一条血路。

    可就在此时,陈远已经一下捏中了他的后颈。接着,陈远便将李文昭一提,直接提了起来。

    那白明手中黄金刺斩来,陈远便将手中的李文昭朝白明一送。白明顿时受制,他可不能这样把李文昭杀了。李文昭可是舵主啊,他危机中,身形一闪,便避开了李文昭。

    陈远一掌将李文昭劈出去。

    李文昭便朝江南月扑了过去。

    江南月身形一闪,却是根本不管李文昭。她却是出手抓向了乔凝。

    白明也朝陈远扑杀而来,他手中的黄金刺如电光朝陈远的太阳穴刺来。

    陈远冷笑一声,突然一脚猛一跺!

    顿时,地面小面积塌陷,那些碎砖直接掉落一楼。

    白明脚下一空,他的黄金刺立刻失了准头。陈远左腿一弹,右脚一点,便是一招窝心脚朝白明的心窝点去。这一下出手,快如闪电,却又行云流水,这一下点中,白明必死无疑。

    白明出了一身冷汗,立刻闪电后退。

    江南月脚下一空,她却是迅速踩出一步,稳住身形。同时,她的手已经按到了乔凝的肩头。

    乔凝明显感觉到了危险,可她却来不及做出反应。这时候,乔凝心中一凉。

    便也在这时,江南月觉得肩头一沉,却是陈远已经按在了她的肩头上。

    “撤手!”陈远冷笑一声。顿时,一股巨大的电流朝江南月的身体袭杀过去。

    江南月骇然,她立刻运真气抵抗。同时身形再一闪,迅速逃脱了陈远的手掌。

    陈远便带着乔凝和卓玛闪到了另一边。

    江南月死里逃生,她便觉得全身一片酸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