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7章 隐秘棋子
    皇上满意的看了众人一眼,随后说道:“诸位爱卿平身!”

    众人起身。

    兰庭玉脸色肃穆。陈远与乔凝也是一脸严肃,这个时候,谁也不敢有所懈怠。

    皇上又说道:“朕已经知晓这次云天宗派来的高手实力,他们一共派来了四位高手。这四位高手是云天宫中的隐秘高手邢东方,另外还有三位远古真神,分别是阿修罗王,金鹏王,独眼魔。这些人,个个实力不凡,的确乃是朕的劲敌。”

    陈远与乔凝不由咋舌,一是咋舌云天宗的出手不凡。二是惊叹皇上的手段,居然将敌人的情报弄得如此清楚。

    “明日,他们会摆下乾元金光阵来对付朕,此阵需要四大高手一起出力。一旦阵法布成,进去之人,便是大陈金仙也没机会出来。他们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要靠那阵法将朕困住,活捉。然后挟天子以令诸侯。只要朕被抓住了,他们再给朕安排一个假身份,说朕是夺舍而来的。便又在皇室之中立一个傀儡皇帝,如此一来,他们的阴谋也就达成了。”

    即便是轩正浩如此人物,他也不能承认自己就是夺舍而来的。天洲还是讲究血统和名正言顺的。

    相反,只要轩正浩不承认,那么大家也就会心照不宣。

    反正明面上,轩正浩绝不能承认自己是夺舍过来的。

    “四位高手布阵这不公平!”汤镇南马上说道。

    卫无忌也说道:“是啊,皇上,您千万不可入阵。”

    皇上一摆手,他冷笑一声,说道:“这阵法有多厉害,朕比任何人都清楚。朕就是要入阵中,之后,朕便一人之力牵制住他们四位高手。便在这时,卫无忌,朕命你带领陈远,兰庭玉,乔凝一起合力诛杀闻道。汤镇南,你则伺机带领军队将大顺的铁骑击溃。他们这些人在咱们大康犯下累累血行,朕要他们一个不留!”

    “是,皇上!”汤镇南忙应道。

    卫无忌与陈远等人也说道:“皇上运筹帷幄,臣等佩服!”

    乔凝接着忍不住说道:“可是皇上,您一人入乾元金光阵,不会有危险吗您的安危若是有了闪失,我们做什么都是多余了。”

    皇上看了乔凝一眼,他的声音柔和了一些,说道:“乔凝,你自放心,朕从不打没把握的仗。”

    众人便都看出来了,皇上对乔凝是格外的欣赏一些的。

    夜色深沉。

    城墙附近有不少房间,全部都是战备房间。陈远和兰庭玉同住一间房。乔凝单独一间,卫无忌也是单独一间。

    这房间里很是简陋,就一张床,还有一张桌子。

    战备时候,一切也都不那么讲究了。也就是皇上的房间稍微奢华一些。

    兰庭玉回到房间里后便盘膝而坐,也不与陈远说话。陈远见他如此,自然不会去自讨没趣。

    对于如来袈裟一事,陈远已经不多想了。他在心里将如来袈裟放下了,他决定潜心修炼,只要等到那么一天到了九重天,一切都会真相大白。他也不再对兰庭玉抱有敌意,既然皇上说不是他,那自己就要相信皇上。

    不过,即便陈远对兰庭玉不再抱有敌意。但兰庭玉对陈远却是旧恨难消。至于那一日,他为什么会出手去帮助陈远救媚娘,那不是说他不恨陈远了。而是他觉得,陈远也算是个人物,不该被兰中一那种草包所侮辱。

    陈远随后就出了房间,他转身便去找了乔凝。

    乔凝也在盘膝打坐,他一进来,乔凝便睁开了眼睛。

    乔凝一笑,说道:“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

    陈远说道:“哦,是吗我也是临时兴起的主意,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会来找你”

    乔凝说道:“有些事情看似偶然,其实是必然。兰庭玉和你气场不合,你跟他在一个房间里,你会马上想要出去透口气。你一旦出来透口气,肯定会来跟我聊聊天。”

    陈远说道:“那也许是兰庭玉沉不住气出来透气呢”

    乔凝说道:“的确也有这个可能,不过,你可以出来跟我聊天。他找不到人聊天,所以,相比较起来,你出来的可能性更大。再则,你比他沉不住气。你应该知道兰庭玉的出身,他从小就在武侯府里忍辱负重,他的忍耐力是你不能想象的。”

    陈远表示投降,说道:“好吧,这么一件小事都被你说的这么头头是道,我服气了。”

    乔凝说道:“知道我为什么突然说这些吗”

    陈远说道:“为什么”

    乔凝说道:“我是突然感悟到了一些东西,那就是许许多多的巧合最后连接起了某件大事,看似是巧合与偶然,但里面却隐藏了必然。就像眼前皇上御驾亲征,看起来是皇上临时起意,但我相信,皇上在很早以前就预料到了今天。”

    “何以见得皇上很早就预料到了今天”陈远说道。

    乔凝说道:“你看今天,皇上故意去阵前,就是为了引动乾元金光阵。大顺那边,有多少高手,是那几个高手,皇上都一清二楚。难道你以为这些还只是巧合吗”

    陈远微微一凛,他忽然觉得这是个细思极恐的事情。

    乔凝又说道:“皇上在十多年前,便已经开始在大顺那边安插了眼线。而且这个眼线如今的地位还不低,不然的话,无法知道的这么详细。”

    陈远说道:“皇上今天说早有安排,我看也许是障眼法。因为皇上有魔典在手,可知天下事。”

    乔凝说道:“魔典虽然强大无比,但是无法去捕捉到那些高手的踪迹。没有任何神器能够将真神的痕迹捕捉到。神器终归只是神器,这些信息,不可能从魔典里知道的。大神通者们自然而然的就能屏蔽掉这些神器的笼罩,而且还能蒙蔽天机。”

    陈远不由奇道:“你怎么知道的”

    乔凝说道:“你别忘了,我也算是大神通者,我们有时候能感受到一些神器对我们的捕捉。所以后来,我们都会将磁场打乱,让这些神器捕捉不到。”

    陈远恍然大悟。反正以他的修为,是感受不到神器的捕捉的。

    乔凝说道:“皇上的情报和天池阁的情报在当今天下,算是最为神通广大的。皇上仰仗魔典,布置法阵。尤其是在皇城,只要闯入皇城的神通者,再厉害的人也瞒不过皇上。皇上对皇城绝对控制,但是对外面的事情就控制不到那么细微了,这一点你要明白。另外天池阁也有一件法宝,叫做天地陈盘,也是类似魔典的存在。天池阁的情报很大程度上也依靠了天地陈盘。”

    陈远沉吟一瞬,随后一笑,说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

    乔凝掩嘴轻笑,说道:“你就跟我贫吧。”

    陈远又说道:“老实说,对于明日之战,我脑子了一点主意都没有。可以说是乱成一团,我根本对明天的胜负没有任何的预见性。我感觉自己真正的像极了一个卒子,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如何。”

    乔凝说道:“何止是你,我也是跟你一样的感觉。毕竟这次的博弈,不是你我这个层面的博弈。是圣上和云天宗的博弈,圣上心里肯定是有数的。而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依言而行,尽力而行!”

    陈远点点头。

    随后,陈远又说道:“圣上的举动,让人揣摩不透。换做是我站在圣上的角度,眼前是绝不能激怒魔族的。但圣上似乎是在故意激怒魔族。我承认,如今的大康的确是强大无匹,没有任何散仙敢和大康朝廷作对。但是,魔族和云天宗都是庞然大物,大康朝廷不足以对付其中任何一个。更别说同时对付两个了。”

    乔凝苦笑,说道:“这一点,我也不懂。”

    陈远微微一叹,说道:“罢了,我们多想也是无益。我知道圣上是智计天下无双的人物。他以前一个人毫无修为便可以将中华大帝凌前辈那样的人物玩弄于鼓掌之中。如今圣上拥有神通无双,又有大康为后盾,想来皇上对一切都是把握在指掌之中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