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3章 逐出皇城
    “糊涂!”兰天机呵斥。

    之后,兰天机说道:“霍普,你是我这府上的官家。日后,如果再有逆子敢胡作非为,我要你的脑袋。”

    霍普吃了一惊,马上说道:“是,老爷!”他也就明白,这一次兰天机是动了真怒。

    “还有你忠伯,你了我这么久,难道还不知道什么是该做,什么是不该做”兰天机冷冷说道。

    “老奴知错了。”忠伯忙说道。

    “都出去吧!”兰天机挥挥手,同时又说道:“这逆子,从今日起赶出侯府,驱出皇城。什么时候成器了,再让他回来。”

    兰天机实在是对这几个儿子伤心失望到了极点,他知道,光是关禁闭这些已经都不足以震慑他们了。所以兰天机干脆狠心下来了。

    “父亲,父亲!”兰中一闻言不由骇然失色,他立刻跪地求饶起来。顿时便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好不伤心。

    “拉走!”兰天机喝道。

    “父亲,孩儿知错了,孩儿知错了啊!”兰中一哭道。

    但这时候,忠伯已经直接将兰中一提了起来,带出了书房。

    霍普也退了出去。

    那书房里便只剩下兰天机和兰庭玉了。

    “父亲大人,那孩儿也告辞了。”兰庭玉深深一揖,说道。

    兰天机看向兰庭玉,他说道:“你对为父的成见还是这么深”

    兰庭玉说道:“孩儿不敢!”

    兰天机也是心高气傲的人,如何能在兰庭玉面前示弱,他挥挥手,说道:“走吧!”

    兰庭玉说道:“是,父亲大人!”

    他转身便出了书房。

    出书房的一瞬间,兰庭玉心中是冷笑的。“兰天机啊兰天机,当初我被百般欺负的时候,你不闻不问。如今见我出头,便想挽回,永远不可能!”

    兰天机随后就去了思过堂。

    在思过堂里,兰剑一正在盘膝打坐。

    兰天机一进来,兰剑一的眼中便闪过喜色,他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作揖喊道:“父亲大人!”

    兰天机冷冷道:“跪下!”

    兰剑一吃了一惊,但他也不敢违逆父亲,于是就乖乖的跪了下去。

    “是你将聂媚娘许给老三,然后让老三折磨聂媚娘的”兰天机问。

    兰剑一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说道:“是的,父亲大人。”

    兰天机说道:“你三哥已经被为父逐出了侯府,也不得再入皇城。”

    “啊”兰剑一骇然失色,他说道:“父亲大人,您这是为什么难道那陈远嚣张,聂媚娘吃里扒外,孩儿教训一下他们,有错吗”

    “错,大错特错!”兰天机冷厉的说道。

    兰剑一愣住。

    兰天机说道:“你这么做,除了能恶心陈远一番,还有别的用处吗如果你将他当做你的敌人,你的对手。那么你要做的就是消除他的敌意,讨好他。没有绝对的把握致他于死地,那就绝对不要出手。这才是一个成年男人应该做的事情。”

    兰剑一身子一震,他马上说道:“父亲,孩儿知错了。”

    兰天机说道:“本来为父对你颇有期望,但你的所作所为太让为父失望了。如果这三年的思过堂反省也不能让你成长,那以后你就和你三哥一样,离开皇城吧。如此不中用的儿子,不要也罢!”

    随后,兰天机转身拂袖而去。

    少威府里,聂媚娘一口气吃了五枚凝雪丹。这些凝雪丹自然都是乔凝的。

    聂媚娘虽然受伤严重,但她也是太虚六重天的高手,所以在凝雪丹的帮助下,伤势恢复得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便看她身上的伤疤开始复原。

    毕竟,凝雪丹可不是凡品啊!

    一夜过后,聂媚娘的伤势痊愈,身上的鞭痕完全消失。她的皮肤比之以前更加好了,而且修为也一跃到了太虚七重天。

    这一切都全是那凝雪丹的功劳。

    聂媚娘接着去洗了一个澡,然后换上一身黑色的裙子。她整个人又变得艳光四射,魅力十足了。

    陈远和乔凝也是一夜没睡,他们都守着聂媚娘。到了这个时候,陈远和乔凝才松了一口气。

    晨曦洒照在少威府的庭院里,就在庭院处的亭子里,陈远让碧月准备好了早餐。

    陈远和乔凝等待着聂媚娘前来。

    “乔姑娘,谢谢你的凝雪丹。”陈远由衷的说道。

    乔凝淡淡一笑,说道:“咱们之间还需要客气吗”

    陈远说道:“咱们之间是不需要客气,可凝雪丹是给的媚娘。”

    乔凝说道:“她是你的朋友,便也是我的朋友。再则,媚娘是个不错的人。”

    陈远一笑。

    乔凝忽然深深的看了陈远一眼,她说道:“如果昨天,兰天机不及时赶到,你真要下跪钻胯吗”

    陈远愣住。他眼中闪过一丝苦涩,他说道:“我总不能真的就为了自己的自尊,便看着媚娘去受这般折磨吧”他顿了顿,说道:“如果是以前,我不会这么做。我是个宁死不屈的性子,今日你折磨了媚娘,他日我总要给你还回去。但是经历了洛宁这件事后,我才觉得,什么都比不上活着。若是媚娘因此死了,我就是再怎么去报仇,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乔凝说道:“你的确是变了许多,但我也不知道,这种变化是好还是坏。人说修道者,太上忘情。可你我终究都是有情之人。也许我们永远也到不了那最高之境。”

    两人正说话间,聂媚娘来了。

    她一来,便是香风扑面。

    以前的聂媚娘是成熟动人的,也是充满了魅惑型的。但现在的聂媚娘却像是洗净了铅华一般。

    “媚娘,坐!”陈远和乔凝同时站了起来,迎接聂媚娘入座。

    聂媚娘便就坐下,她也不跟陈远和乔凝说谢谢,只是道:“你们在聊什么呢”

    乔凝便一笑,说道:“也没聊什么。”她顿了顿,道:“媚娘,以后你就一直待在少威府吧。这次兰天机都开口了,侯府的那帮草包公子哥想必不敢再造次了。”

    聂媚娘心中生出向往之情,她看向陈远,说道:“可以吗”

    陈远说道:“当然可以,这少威府是我们的家,但并不是我一个人的家啊!”

    聂媚娘微微一笑。

    陈远又说道:“不过媚娘,对于兰剑一,你还有眷念吗”

    聂媚娘说道:“从他将我送给兰中一的那一刻起,我与他之间的恩情便已经全部恩断义绝了。”

    陈远哈哈一笑,说道:“好,那太好了。”

    乔凝想到什么,则说道:“现在大顺国那边,正在对大康用兵。大顺的背后,有云天宗在推波助澜。云天宗是越来越容不下咱们大康了,朝廷也正是用人之际。陈远,咱们还是要尽量多招揽高手,壮大少威府。这样皇上吩咐下来,咱们也有得力的人手可以去做。”

    陈远说道:“没错,不过想要招揽像样的高手,并不太容易啊!”

    乔凝说道:“慢慢来,我也可以帮你想想办法。我们要让少威府在皇城里真正的立足起来。”

    聂媚娘说道:“可惜,我修为低微,好像帮不上什么忙。”

    陈远说道:“谁说的,你可以在府内帮我们管理好内务,打点一切呀。”

    聂媚娘一笑。

    三人便自聊的开心,末了,乔凝说道:“这一次媚娘得救,还是要多亏了兰庭玉呢。”

    陈远愣了一愣。

    乔凝知道陈远的心思,她说道:“在不确定之前,你要放下成见不是人情往来,该怎么样就得怎么样去做。不能让人说咱们少威府不懂礼数。”

    陈远说道:“嗯,我待会选好礼物,便带媚娘去兰庭玉的镇远府登门道谢。”

    聂媚娘闻言就有些奇怪,说道:“成见陈远你和兰庭玉有什么成见”

    陈远说道:“这事说来话长,有机会再跟你说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