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2章 营救聂媚娘
    “让兰庭玉过去”陈远微微皱眉。

    乔凝说道:“兰庭玉就算不帮咱们,但他与武侯一向并不和睦。能够让武侯不痛快的事情,他一定很乐意做。”

    陈远心头一团乱麻,他见乔凝既然决定这么做了,便也就不再多说了。

    半个小时后,陈远与乔凝来到了武侯府。

    那武侯府外面,有守卫把守。

    “烦请通报,少威将军求见兰侯爷!”乔凝先抱拳向那些守卫说道。

    陈远也是努力忍住了怒意,他知道眼下光是冲动和发怒解决不了任何的事情。

    那守卫见陈远还穿着官服,两人对视一眼之后,其中一个说道:“你们稍等!”

    陈远和乔凝大约等了五分钟,五分钟之后,那守卫前来说道:“侯爷不在,两位明日再来吧。”

    “不在”陈远眉头皱得更深了。

    乔凝说道:“侯爷不在,我们要见三公子。”

    那守卫微微一怔,随后说道:“好,请将军再等等。”

    陈远点头。

    乔凝始终保持了冷静,她知道眼下陈远虽然表面冷静,内心却是焦灼的。这个时候,她就必须保持冷静。

    那守卫又过了五分钟,五分钟后前来。

    “三公子有请两位。”守卫说道。

    陈远与乔凝相视一眼,两人随守卫进入了武侯府。

    这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武侯府里却是灯火通明。

    陈远和乔凝在一栋独立的宅子里见到了三公子兰中一。兰中一身着华服,斯斯文文。

    在他旁边还有丫鬟伺候着。

    “三公子!”陈远冲兰中一抱拳。

    兰中一看了一眼陈远,他这次倒没有草包,却是不在陈远面前倨傲。便跟着一抱拳,说道:“陈小将军深夜来此,不知道所为何事”

    陈远微微一怔,他马上就觉察到了不对劲。

    因为陈远之前是见过兰中一的,这兰中一性格嚣张跋扈。以他的性格见了自己,应该是直接开嘲讽模式,并会讥讽自己这个家奴怎么又来了。

    可是兰中一并没有如此,这就说明,背后有人在授意他。

    一瞬间,陈远心念电转。

    “背后的人是谁,谁在授意是兰天机还是兰剑一他们到底意欲何为”

    陈远一时之间也想不清楚。

    这时候,陈远还没开口,乔凝便说道:“三公子,我们与聂媚娘是好朋友。今日前来,便是想见见聂媚娘,不知道三公子能否代为安排”

    “当然可以!”兰中一微微一笑,说道。

    他这么爽快答应,陈远和乔凝都感意外。不过不管怎样,能够见到聂媚娘总是好的。

    乔凝说道:“那就有劳三公子了。”

    兰中一道:“好说!”接着,他大手一挥,便吩咐那服侍他的丫鬟,说道:“让他们将聂媚娘那贱婢带上来。”

    “是,公子爷!”丫鬟应道。

    过不多时,两名家奴押着一身黑衣的聂媚娘到了客厅里面。

    客厅里的油灯明亮。

    陈远看到聂媚娘时,他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聂媚娘衣衫褴褛,露在外面的皮肤上全部都是鞭痕,包括她的脸上也是触目惊心的鞭痕。才短短大半个月不见,聂媚娘已经瘦得如皮包骨头一般,她整个人憔悴如枯槁一般。

    这那里还是他所认识的聂媚娘啊!

    她到底受到了怎样的折磨

    这时候,聂媚娘虚弱的抬起头,她看见了陈远和乔凝。顿时,她如死灰一般的眼神中闪过了希望之色。

    “陈远……”聂媚娘虚弱的喊,她被扔在了地上,此时,她想站起来,却根本就没这个力气。

    陈远的泪水瞬间就夺眶而出。

    这一瞬,陈远的心痛到了极点。

    他走到了聂媚娘的面前,将聂媚娘搂入怀中。聂媚娘痛得呻吟起来,不过她极力的忍住。

    陈远忙松开了她,心疼的说道:“我弄疼你了”

    聂媚娘摇头,说道:“我没事。”

    “我带你走!”陈远说道。

    聂媚娘点点头。

    陈远便将聂媚娘横抱而起,转身便要离开。

    乔凝的心中也是愤怒的,所以她这时候也不阻止陈远。

    “等等!”兰中一见状,他冷下了脸色,喝道。

    陈远没有理会兰中一,径直离开了这栋宅子。

    “放肆!”兰中一勃然大怒。

    陈远和乔凝带着聂媚娘并没走出多远,随后,那忠伯还有管家霍普,以及侯府的几名客卿高手都出来了。

    他们拦住了陈远和乔凝的去路。

    霍普一身青色长衫,他的目光淡淡。“陈小将军,您虽然是朝廷命官,但武侯府似乎也不是您能放肆的地方。怎么,您现在得了圣宠,便不将我们家侯爷放在眼里了吗”

    忠伯也开口了,他说道:“陈小将军,银鲨王,你们这是擅闯私人禁地。而且还要强行掳走我们三公子的小妾,即便我们在此处将你们就地格杀了,相信皇上也不会怪罪我们。”

    陈远干脆将聂媚娘直接放入到了戒须弥里面。

    他手上轻松之后,便面对霍普与忠伯。“我不知道你们今天摆下这阵势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如果你们的目的是要杀我,那就动手吧。如果不是,你们就告诉我,要怎样才能让我带走聂媚娘。”

    霍普说道:“陈小将军说笑了,虽然你此举不合规矩。但我们怎么也不会如此诛杀朝廷命官。但是不管怎样,聂媚娘都是三公子的小妾。你带走她,这算什么即便你现在能带走,但我们一定会禀明圣上,相信圣上那边,也自有公断。”

    “到底要怎样,才能让我带走聂媚娘”陈远咬牙问道。

    “怎么也不能!”兰中一走了出来,他冷笑一声,说道:“难道你以为我们侯府缺你什么东西吗我们就是要让你看着聂媚娘受尽折磨,但你却什么都做不了,哈哈哈……”

    陈远眼中喷出怒火。

    “不过,也不是完全不给你机会。”兰中一忽然大笑起来,他一脚踏在旁边的花坛上,然后说道:“只要你从我这胯下跪着钻过去,那我就让你将聂媚娘带走。”

    “兰中一,你找死!”乔凝勃然大怒。

    “不要!”聂媚娘忽然就从戒须弥里钻了出来,她一直都在观察外面的情况。闻言之后,她马上就将陈远的手抓住。

    她是知道陈远的心中是多么的自傲的。这样傲骨铮铮的一个人,怎么能做出这等事情来

    陈远却是不理聂媚娘,他看向兰中一,说道:“好,我答应你!”

    兰中一愣了愣,他本只是随口说说,却没想到陈远就真的答应了。

    这显然不是在计划之内的事情。

    “陈远,你……”乔凝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聂媚娘紧紧的抓住陈远的手,她珠目含泪,道:“不要,我宁愿死,也不要看你受辱!”

    陈远轻轻掰开了聂媚娘的手,他说道:“可惜我不能看着你被折磨而死。”

    随后,陈远便来到了兰中一的面前。

    兰中一看着陈远,陈远也不说话。他便准备跪下去。

    到了这个地步,陈远不想再管自己的傲气,骨气,面子。所有的东西,一切的东西与聂媚娘的命比起来,都不值一提。

    乔凝的眼眶红了。

    聂媚娘的泪水大颗大颗的往下掉,这一刻,她好恨自己。

    就连忠伯,霍普他们都有些回不过神来。

    似乎这样的一刻并不好笑,却有着异样的沉重。

    也就在此时,在陈远眼看着要跪下去的时候。一个沉闷的声音传来。“住手!”

    是兰天机的声音。

    随后,众人便循着声音看过去。

    来者却是兰天机与兰庭玉。

    乔凝一见此情状,便明白是兰庭玉搬来了兰天机。

    “见过侯爷!”一众人立刻下跪。

    霍普,忠伯还有兰中一也立刻行礼。

    陈远微微错愕的看向兰天机。

    “陈远,你带着聂媚娘走吧。”兰天机淡淡说道。随后,他又说道:“犬子无礼,改日定让他登门道歉。”

    陈远深深的看了一眼兰天机和兰庭玉,他朝兰天机深深一礼,说道:“末将多谢侯爷成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