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2章 黑色珠子
    少威府在皇城里悄然而立,没有惊动任何人。陈远也没有大宴宾客,但是奇妙的却是,在开府的那一天,却有不少达官贵人上门送礼。

    兰天机和卫无忌自然是不会来的。倒是朝内的文候差人送了一份礼过来。

    这些达官贵人们差人送礼,送完礼就走,也不留下吃饭。晚上的时候,陈远清点了下礼品,这些礼品价值还真是不菲。

    乔凝对此笑说道:“皇上对你的态度含糊,但是这些达官贵人们是不会轻易树敌的。礼品代表的是一份心意,大家都愿意卖个好。如果以后皇上不用你,那就算了。如果你红了,大家也有个交情在前面。”

    陈远也懂这个理,他笑笑,说道:“我本一介莽夫,没想到我这辈子居然还能做官。”

    事实上,陈远懂许多道理,对于阵法,周易八卦术数等等,他都很精通。阵法上的几何方程式,他信手拈来。但现实中,真给他方程式来解,他绝逼是傻眼的。

    在大千世界里,科技时代。讲究的是现代化高科技人才,尤其是在官员任用上,学历是绝对的评价指标。就陈远那学历,是根本不可能当官的。乱世之下,还有可能。

    所以此刻,陈远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感慨的。

    晚上时候,管家林伯将礼品全部清点,收纳并造册,然后交给陈远过目。与此同时,林伯安排了两名丫鬟专门伺候陈远和乔凝。分别是碧月,碧桃。碧月服侍陈远,碧桃服侍乔凝。

    陈远给他自己和乔凝选了两个特别不错的卧室,如此一布置打扮,乔凝都有些喜欢上少威府了。

    乔凝说道:“我在冰湖岛上有自己的洞府,不过那里就我和明月丫头两人。明月丫头死后,我就一人了。倒是没有在你这少威府中来的好玩。”

    陈远微微一怔,随后说道:“明月死后,你是不是很难过”

    乔凝脸色一沉,她说道:“明月自小就跟着我,她的死给我很大的打击。”

    陈远说道:“对不起。”

    乔凝看向陈远,说道:“为什么要说对不起我不相信你这样的性格会去杀明月。”

    陈远说道:“明月的确不是我所杀,但当时,我是可以救明月的。只不过我对你那雷符也心存贪念,所以就眼睁睁的看着凌昆杀了明月。乔姑娘,对不起,如果是现在,我拼死也要护着明月。”

    “不怪你的。”乔凝说道:“当时你我都不认识,这很正常。你不欠我什么,也不欠明月什么。只是我欠明月的。”

    “那凌昆已经被我杀了。”陈远说道。

    “我知道。”乔凝说道。

    陈远忽然说道:“乔姑娘,答应我一件事情好吗”

    乔凝奇怪的看向陈远,说道:“什么”

    陈远说道:“不要死,我不能再接受我身边的人离我而去了。”说到这句话时,他的眼中闪过悲恸之色。

    灵儿的出事,陈妃蓉的死,还有洛宁的死,种种打击都深深的让陈远觉得悲哀,觉得这命运太过悲凉。

    陈远忍不住在心里问:“我的运气就真的是好吗我的父亲杀了我的母亲,这是什么道理我爱的人,爱我的人死的死,伤的伤,这又是为了什么”

    乔凝呆了一呆,有那么一瞬,她内心深处最柔软的东西被陈远的话碰触到了。她是亲眼见到了陈远的伤与痛,所以,她深深的明白陈远这一番话的含义。

    “好!”乔凝轻浅一笑,说道:“我答应你。”

    陈远也一笑,说道:“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深夜的时候,少威府却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这个人不是别人,却是久违的聂媚娘。

    聂媚娘一身黑衣,她憔悴了不少。

    陈远在书房里与聂媚娘见面。聂媚娘很是安静,话也很少。陈远让碧月泡热茶过来。

    “你还好吧”陈远轻声问。

    聂媚娘抬头看向陈远,她说道:“公子爷被侯爷罚了禁闭,三年之内不得离开思过堂。”

    陈远微微一怔,随后又一笑,说道:“这是个好消息。”

    聂媚娘也一笑,她却没多说什么。

    陈远又说道:“你打算一直都在侯府待下去吗”

    聂媚娘说道:“也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不是吗”她顿了顿,道:“你这次也是九死一生,我没有你的这种好运气,我若离开侯府,便是死路一条。”

    陈远沉默下去。他还真没有办法将聂媚娘接纳到少威府来。因为聂媚娘的确是侯府的人,侯府的人跑到少威府来,这可能吗兰天机那边可以名正言顺的干预,或是杀了聂媚娘。

    陈远便说道:“那你今晚来少威府,不会给你带来麻烦吧”

    聂媚娘说道:“无所谓了,大不了就是一死嘛!但是你今日开府,我作为朋友,怎么也要来看看不是。”

    陈远真诚的说道:“谢谢!”他顿了顿,又道:“若有机会,我一定救你出侯府。只是那时候,我不知道你是否愿意离开侯府。”

    聂媚娘怔怔的看向陈远,她说道:“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陈远说道:“除了我们是朋友之外,难道还有别的解释吗”

    聂媚娘笑笑,说道:“是啊,没有别的解释了。”她顿了顿,道:“我给你带了一件礼物。”她说着便拿出了一个小锦盒。

    陈远接过,他有些疑惑,说道:“是什么“

    聂媚娘说道:“我走了之后,你再看吧。”

    陈远微微一愣,随后说道:“好!”

    聂媚娘又说道:“我知道,公子爷不是什么好人,他待我,也从未将我当做是一个真正的人。顶多是一件工具,用的好,便能得他笑颜。若是用得不顺,随时都可丢掉。”

    陈远不由奇怪,说道:“你既然明白,为何还要……”

    “我的命是公子爷给的。”聂媚娘说道:“当年我一家老小遭仇家残杀,是公子爷救了我,而且还帮我报了仇。我这条命,早不是我自己的。我对公子爷,只有以死相报。”

    陈远沉默下去。

    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做人准则,他不能说聂媚娘就是错的。

    随后,聂媚娘离开。

    陈远打开了聂媚娘给的锦盒,那里面却是一颗黑色的珠子,不过是半个鸡蛋大小。这黑色的珠子圆润无比。

    这黑色的珠子漆黑一片。陈远不由奇怪,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将黑色珠子拿在手中端详片刻,却是什么也感觉不出来。而且,连法力也探入不进去。

    “我靠,什么鬼”陈远惊异起来。

    就算是金刚石,陈远的法力也能探入进去,瞬间将里面的分子分解出来。

    有时候,遇到强大的法器。会出现里面的力量将陈远的法力排斥在外。但是像眼前这种,根本就直接探入不进去却是有些诡异。

    陈远好奇到了极点,他很想去找聂媚娘问个清楚。这黑色的珠子到底是什么东西。但他也不好去问,因为聂媚娘的身份太敏感了。

    陈远自然也知道这黑色的珠子不是凡品,他想了想,今晚也不早了,便明天再说吧。

    第二天早上,陈远便将黑色的珠子给乔凝看。

    乔凝也面临了一样的尴尬,就算是她的法力也探入不进去。

    乔凝说道:“我也不知道这黑色的珠子是什么构造,很奇特,我从来没见过。不过,天池阁是神通广大的,你可以去问问天池阁。”

    陈远说道:“天池阁贪婪得很,这黑色的珠子若真是至宝,他们肯定要想办法给我弄走。”

    乔凝说道:“你可以用朋友的身份找许嫣然。”

    陈远一想也是,说道:“也对,我去找许嫣然。”

    就在陈远准备离开少威府的时候,门外有太监快马加鞭过来。那太监到了之后,一路闯入少威府。少威府的家许根本不敢阻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