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7章 惊闻噩耗
    “牛没有带来,这一千枚宝丹当做五年的进贡,你们看可以吗毕竟,一枚宝丹就可以买无数头牛了。五年之后,我会再送一千枚宝丹过来,到时候,咱们帐就清了,你们看如何。”陈远说道。

    “行!”公蛇头马上说道。母蛇头也喜笑颜开,说道:“陈远,你是个守信之人,你这个朋友,我们交了。”

    陈远哈哈一笑,他说道:“我还有事,就不久留了。”

    “一路好走!”公蛇头和母蛇头马上说道。

    随后,陈远便和乔凝在沙滩上汇合。乔凝也累的不轻,今晚是注定走不了了。陈远便搭了帐篷让乔凝盘膝疗养。

    陈远便在外面护法。

    乔凝将巴图放了出来,巴图吃了归元丹之后,便开心的在海面上飞行。他比之前长大了不少,不过还是不足以承载陈远飞行。

    巴图的世界很单纯,陈远也没想太多,便是想着他的母亲因自己而死。自己怎么也要好好照顾他,让他快快乐乐的成长。

    巴图玩了一会,也就累了。他回到了乔凝的戒须弥里休息起来。

    第二天早上,乔凝状态完全恢复。

    “下一个地方,我们要去哪里”乔凝问陈远。

    陈远说道:“去燕京。”

    “燕京”乔凝说道。

    陈远一笑,说道:“燕京是我们华夏的首都,我去哪里先见沈墨浓。她是国家机关的,我还需要通过她来找到洛宁。”

    当初的伤痛已经过去,陈远自然知道自己不该去怪洛宁。所以眼下,他要找到洛宁。

    当然,陈远并不想让洛宁卷入到天洲那个危险的是非漩涡里面。但他必须要将神丹交到洛宁手上,也要让洛宁释怀。

    如果洛宁一直心头不畅,陈远心里也会不舒服。

    早上的海面,是那样的平静。

    海鸥掠过海面,又是一份异样的宁静。那是很美丽的画面。

    陈远和乔凝乘坐大鹏金翅元神开始返程。

    于下午两点,到达燕京。

    在燕京降落之后,陈远便就给沈墨浓打了电话过去。

    燕京的天气很好,蓝天白云,这对于燕京来说,是比较难得的天气。

    降落的地点就是在明珠大厦的楼顶上。这明珠大厦就是袁星云所工作的地方。陈远曾经来过,他拿出手机给沈墨浓打了电话过去。

    电话很快就通了。

    陈远还没说话,但沈墨浓那边却更加激动。“陈远,是你吗”沈墨浓语音发颤。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我这也没离开多久啊,怎么听见我声音这么激动”

    沈墨浓却似乎没心情和陈远说笑,她说道:“你在哪儿”

    陈远说道:“我已经在明珠大厦这里了。你呢”

    沈墨浓吃了一惊,说道:“你都到燕京了”

    “是啊!”陈远说道:“你今天怎么怪怪的”

    沈墨浓说道:“我们见面再说,你等等我,我马上过来。”随后,她便挂断了电话。

    陈远一脸狐疑,他心里忽然生出很不好的预感来。

    “怎么了”乔凝问陈远。

    陈远说道:“感觉她怪怪的,跟以往不同,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还是关于我的。”

    乔凝说道:“你别想太多,见面了就什么都知道了。”

    陈远点了点头。

    随后,陈远和乔凝道了明珠大厦的外面。他们在楼下等待沈墨浓,沈墨浓来的很快,她开的是军用车。那军用车轰然一声急刹停在了陈远和乔凝的面前。

    由此也可见沈墨浓来的是多么的快。

    沈墨浓穿着一身黑色连衣裙,她下车之后取下了墨镜。

    “陈远!”沈墨浓喊了一声。

    陈远看见沈墨浓的脸色很是凝重。他心头猛跳,连忙问道:“怎么了为什么这幅表情”

    沈墨浓却是没空理会乔凝,她看向陈远,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陈远无奈了,他说道:“沈墨浓,你别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倒是说啊!”说到后来,他却是急了。

    沈墨浓说道:“你要有心理准备。”

    “好,我有心理准备,你说吧。”陈远说道。

    “洛宁……她死了。”沈墨浓低沉着声音说道。

    “什么”一刹那间,陈远犹如五雷轰顶,他只觉脑门一黑,当场便晕厥过去了。

    “陈远!”沈墨浓和乔凝失色。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远终于悠悠醒来。他已经被沈墨浓和乔凝带到了明珠大厦的负三楼,也就是袁星云的研究室里面。不过袁星云并不在。

    陈远是在禅室里休息,这里面非常的宁静。

    四周是一片静谧,陈远猛地坐了起来,他双眼血红,一把抓住沈墨浓的手,嘶吼道:“你说什么你是在骗我对不对”

    沈墨浓任凭陈远抓着她的手,她难过的说道:“陈远,你别这样。”

    陈远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他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告诉我,这一定不是真的,这一定不是真的。你不要跟我开这种玩笑。”

    陈远心中有着无穷无尽的恐惧,这种恐惧驱之不散。

    他真的很害怕就这样再也见不到洛宁,如果见不到,那会怎样陈远实在是不敢想象。

    乔凝看着陈远如此痛苦,她的心也揪在了一起。可她实在不擅长安慰人,所以此刻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沈墨浓说道:“陈远,你必须冷静下来,不然我没办法和你说。”

    “你叫我怎么冷静”陈远吼了出来。

    沈墨浓沉声说道:“你这样也无济于事啊!”

    陈远深吸一口气,他突然就冷静了下来。这种冷静却是显得可怕。

    陈远看向沈墨浓,说道:“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沈墨浓无奈,她觉得陈远这般冷静反而更加可怕了。但她也不好说什么了。

    这时候,沈墨浓也深吸了一口气,她理了理头绪,说道:“事情是这样的,在一个月前,也就是你去天洲之后不久的事情。那天晚上,我正在熟睡,洛宁的一缕残缺神魂跑到了我的床前。当时,我吓了一跳。等我醒悟过来的时候,才知道是出了大事。”

    “她的神魂现在在哪里”陈远双拳握紧,急促的问沈墨浓。

    沈墨浓沉声说道:“你听我说完好吗洛宁的那缕神魂太残缺了,仅仅只是一段影像。我和袁处已经将那段影像保留下来了,那是留给你的。洛宁千方百计的留下这缕神魂,就是为了你。现在,这缕神魂不管我们怎么努力,都是正在消散。幸好你及时来了,不然的话,我真怕你什么都见不到。”

    “在哪里”陈远嘶声问。

    沈墨浓说道:“你们跟我来吧。”

    随后,沈墨浓就将陈远和乔凝带到了另一个房间里面。那个房间里被摆了阵法,正是阵法在帮助洛宁的残魂保持营养。

    这房间里,充满了阴气,正是滋润神魂的好地方。由此也可见,沈墨浓她们的确是用心良苦了。

    “你们出去吧。”陈远说道。

    沈墨浓和乔凝相视一眼,她们什么都没说,当下便就默默的退出了房间,然后关上了房门。

    陈远看向那阵法中心。

    那阵法中心里有着神魂磁场在运转。

    陈远颤抖的喊了一声:“洛宁!”

    于是,那神魂磁场便开始凝聚起来了。渐渐的,洛宁的样子就出现了,她的身形很是缥缈,就像随时都会消失一样。

    “洛宁!”陈远忍不住跪了下去,他怔怔的看着那洛宁的样子。

    “陈远!”洛宁忽然笑了一下,她开口说话了。

    这声音是直接传输到陈远的脑域里的。

    陈远心头一喜,他觉得洛宁没死,这不是还活生生的说着话吗

    “洛宁,对不起,我错了。你不要再离开我了,好不好”陈远几乎是哀求着说道。

    但是,不管陈远怎么说话,洛宁却是听不到。她继续说道:“我不知道,你到底还能不能收到我这一缕残魂所保留的一些意识。但我就当你听到了,如果你没听到,也希望听到的人能够把这些话转述给你。我不行了,这时候,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了,死亡已经离我很近了。我感觉,我居然是这般的怕死。可是这都没有用啊!我死之前,最担心的还是你。陈远,我太了解你了,陈妃蓉的死让你如此的难过。你恨不得去死。而我呢,我以那样的一个方式离开你,当你知道我死之后,你岂不是会恨死你自己但是陈远,答应我,不不要恨你自己。因为,我永远都爱你。我希望你能好好的活着,你若不好,我死不瞑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