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0章 皇帝的真面目
    皇帝在上书房里召见了陈远和乔凝。

    上书房中,一名执事老太监就站在皇帝的身后,老太监眼眉低垂,存在感不强。

    而上书房中,陈远和乔凝以及卫无忌进来的时候便发现兰天机也在。

    在那上首的书桌前,一名男子端坐其上。这男子一身明黄色的长衫,他看起来三十来岁,面如冠玉一般。

    这男子眼神温润,正拿着毛笔在认真写字。

    卫无忌正要跪拜,那老太监摆手示意卫无忌不要打扰。卫无忌便也就大气不敢出了。

    兰天机也在一旁,他一动不动。

    “这人就是当今皇帝了。”陈远看着那男子,他心中说不出的震撼。这皇帝虽然没有说话,但陈远却也是大气不敢出。同时,陈远并没有在皇帝的身上感受出太大的威严。

    这皇帝看起来似乎是个十分温和的人。

    也是在这时,皇帝将毛笔搁在砚台上。他双手执起宣纸,然后吹了一口气,最后才抬头。

    “几位爱卿都来了呀!”皇帝微微一笑,说道。

    “臣等拜见吾皇,吾皇万岁!”兰天机与卫无忌恭恭敬敬的跪了下去。

    在这种情况下,陈远与乔凝没有任何挣扎,也跟着跪了下去。再有骨气,那也不是在这里表现出骨气的。

    那是找死啊!

    皇帝笑说道:“天机,无忌,你们两人怎么每次都跟朕这么生分,快起来。”

    兰天机与卫无忌便道:“谢皇上!”如此之后,两人方才站了起来。

    可皇帝并没有说让乔凝和陈远起来啊,所以陈远和乔凝依然跪着。

    皇帝看了陈远和乔凝一眼,他微小着说道:“你们也起来吧。”

    陈远和乔凝连忙谢恩,谢恩之后,方才起身。

    皇帝又说道:“天机,无忌,你们来看看朕这字写的怎么样,还过得去吧”

    兰天机和卫无忌便走上前去。

    陈远和乔凝也看不清楚那上面写的是什么。

    只见兰天机端详一阵,随后失色跪伏在地。他说道:“皇上的字,老臣已经没有资格点评,您这一个字已经拥有了无穷灵根,便也自可号召山岳天地!”

    “是吗”皇帝笑着向卫无忌说道:“无忌,你觉得呢”

    卫无忌也是失色跪地,他说道:“皇上,臣等能跟随您这样的圣君,乃是臣莫大的福气与荣光啊!”

    陈远和乔凝有些目瞪口呆。

    这卫无忌与兰天机已经是当世绝顶人物,可这两个人在皇帝的面前,却是卑微如斯。

    皇帝笑笑,说道:“两位爱卿起身吧,你们呀,就是太爱拍朕的马屁了。你们的话,朕不敢信。”他顿了顿,说道:“陈远,乔凝,你们上前来看看。”

    陈远和乔凝听到皇帝准备的喊出他们的名字,一瞬间,两人居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两人应了声是,然后走上前去。

    兰天机和卫无忌退到一边。陈远和乔凝也就站到了皇帝的下首。

    这时候,陈远也乔凝才才看清楚了上面的字。

    那就是一个字。

    一个崇字!

    陈远看到这个字,他初看还不觉得怎么样,但仔细一凝神,立刻就感受到了崇山峻岭。似乎面对这个字,便如面对崇山峻岭一般。

    乔凝看清楚后也是失色。

    “皇上神威,乔凝佩服!”乔凝不由自主的低下头,作揖说道。

    陈远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皇帝哈哈一笑,他说道:“乔凝,你是个很刚直的性子,素来不会说违心的话。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朕信你。这样吧,初次见面,这个字,朕就送给你了,便是当做见面礼。”

    “多谢皇上!”乔凝跪了下去。

    皇帝将那宣纸交给身后的老太监,说道:“老常,你去将其裱上,然后再来送给乔凝。”

    “是,皇上!”老太监接过了那宣纸。

    “嗯!”皇帝又看了眼卫无忌和兰天机,他笑了笑,说道:“今天突然把你们喊来,也没别的事情。柔然国那边快马加鞭给朕送了一些海鲜过来,朕已经让御膳房去做了,便是喊两位爱卿来尝尝鲜。这样吧,两位爱卿先去正明殿里等等,朕稍后便来。”

    卫无忌与兰天机说道:“是,皇上!”

    随后,两人便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待这两人走后,上书房里就剩下陈远,乔凝还有皇帝了。连那老太监都去办事了。

    不过上书房外还有服侍的宫女和太监。

    皇帝看了一眼乔凝,他一笑,说道:“乔凝,朕早前也听说过你的名声。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入朝为官。朕这个朝廷,从来都是不拘一格,便是女人也可当官封相。”

    乔凝微微一怔,她马上说道:“回皇上,民女一心修行,并无此意。还望皇上不要怪责民女。”

    皇帝大笑,说道:“朕又不是昏君,怎会强人所难。你不愿意,自不会勉强。”

    “谢皇上!”乔凝微微松了一口气。

    皇帝又说道:“接下来,朕有些私密的话要与陈远说。朕希望这些话不要传入第三人耳中,乔凝,你能做到吗能做到就留下来。不能做到就先出去,但你若违背了朕的话,后果不用朕多说。”

    乔凝说道:“民女若传入第三人耳中,愿受皇上任何处罚。”

    皇帝说道:“那好。”他接着又看向陈远,说道:“知道朕为什么会突然见你们吗”

    陈远说道:“是因为林大人的信”

    皇帝说道:“可以这么说,若不是显扬的信,朕还没意识到你已经到了这里。你知道显扬的信里写了些什么吗”

    陈远说道:“草民不知道。”

    皇帝说道:“他向朕举荐了你,本来,显扬既然开口了。就算你是个草包,朕也会给你一个不错的闲差。”

    陈远不太明白皇帝到底想说什么,他忍不住道:“皇上,难道您以前就有关注草民”

    皇帝说道:“虽然朕今天是第一次见你,但是之前朕已经听说过你。”

    陈远不由惊讶,说道:“草民似乎还没有这般大的名气。”

    皇帝一笑,说道:“朕是听门主提过你的。”

    “门主”陈远惊讶。他不知道门主是谁!

    乔凝也是讶然。

    皇帝说道:“中华大帝陈凌,这你总知道吧。”

    陈远看向皇帝,他忍不住道:“您……”

    皇帝说道:“说出来也无妨,我本姓轩,轩正浩。”

    陈远恍然大悟,他说道:“我想起来了,以前陈凌前辈的大楚门中有一个智慧无双的军师,您就是那一位军师。”

    皇帝一笑,说道:“没错,是我。”他顿了顿,道:“朕对你,感情上是矛盾的。若是看你父亲陈天涯,你早该死了。当年陈天涯诛杀我大楚门多名高手,包括尘姐也死于他手。我的本尊肉身,也算是被陈天涯给毁了。这仇,朕与门主永不会忘,也不敢忘。”

    陈远眼中闪过恨色,说道:“陈天涯虽然是我父亲,但我对他之恨,不会少于您。”

    轩正浩说道:“这也是你为什么还活着的原因,再则,门主也说了你禀性上倒与他最为相同。你倒是最像他的儿子!”

    陈远忍不住说道:“您是什么时候见过陈凌前辈的”

    轩正浩说道:“几个月之前吧。”

    陈远恍然大悟。

    轩正浩说道:“不过,你不要以为有这层关系在,朕便会给你很多帮助。”

    陈远不由愕然。

    轩正浩说道:“这一层关系,你切不可与其他人说。明白吗”

    “是,皇上!”陈远说道。

    轩正浩继续说道:“每个人的路,都需要自己去走。别人是不能替你走的,尤其是你的路。如果你不幸在路上夭折了,那也是我们莫可奈何的事情。之后,朕会给你一个官职。你有功,朕会赏,有过也会罚。差事做的不好,赶走你也不是不可能。”

    陈远的心情已经大为不同,他突然觉得皇帝与他有了那么一丝亲切之感。“草民一定竭尽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