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9章 圣上召见
    小龙这一下不知道要飞出多远了。陈远这时候意识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卫无忌这般若元神有些类似那印月喇嘛的小命运书。这时间与空间是被卫无忌冻结了。

    不过诡异的是,这般若元神并不受这世间空间的影响。光凭这一点,卫无忌实在就比那小命运书强了太多。

    而且,乔凝和陈远不管怎样施展法力都依然是动弹不得。

    卫无忌的般若元神靠近了乔凝和陈远,那巨大的身影将陈远和乔凝彻底笼罩。随后,卫无忌看向陈远,他微微一笑,说道:“原来还是个天命之王的命格,不过我曾经杀过两个天命之王。再杀一个,想必也没什么吧”他顿了顿,又说道:“兰天机让我对你格杀勿论,天命王,你能走到这一步,想必经历过不少生死危险吧是不是每次都化险为夷了那么这一次,你觉得你还能化险为夷吗”

    陈远想要开口说话,但他却说不出话来。

    不过乔凝却可以,乔凝的修为毕竟高出陈远太多。“为什么一定要杀陈远难道你也要听命于兰天机”

    卫无忌脸色一冷,他说道:“笑话,我会听命于兰天机”

    乔凝说道:“那你何苦要为此诛杀一个天命之王,难道不怕沾染因果”

    卫无忌哈哈一笑,说道:“我和兰天机的事情岂是你这小小妖仙能够明白的,诛杀天命之王又如何到了我这个地步,便就是要与天斗,与地斗,因果多又如何化解一桩因果便能多增加一分底蕴。”

    乔凝说道:“所以,你是非要执意了”

    卫无忌说道:“没错,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杀你。我会将你擒拿了,然后交给圣上。也许圣上见你美貌,会收你在后宫做个小妾。那便也是你的一场造化,哈哈……”

    “你……”乔凝不由暴怒,让她这样的人物去给一个人间帝王做小妾,这是极大的羞辱。

    但是偏偏,乔凝这时候动弹不得。

    “天命王,不管你的运气以往再如何不错。但是到了今天,一切都结束了。”卫无忌说道。他说完之后,便欲下手来杀陈远。

    他要杀陈远,乃是极为简单的事情。稍一动念,陈远就要身死。

    卫无忌曾经杀过两个天命之王,那是来自其他位面空间的。杀死的时候,并没有太大的不同。虽然也曾发生过一些小小的变化,但这些变化都被卫无忌一一镇压了。

    什么天命之王,天命者,在卫无忌看来,都是尘世中的一些变化。管你什么变化,老子大手一挥,统统镇压。这就是卫无忌的霸气无匹之处。

    不过就在这时候,天命之王的奇妙变化出现了。

    卫无忌在准备杀陈远的时候,他感觉到了能量波动。是从东边而来的。

    “果然有些幺蛾子,我便要看看,什么样的人能够阻止我来杀你这天命王。”卫无忌冷笑一声。

    他倒是不着急杀陈远了。

    本来,他这时候下手杀陈远,没有人能够阻挡住的。可惜,卫无忌的性格就是如此的张狂而自傲,他就是要用无上法力将这种种变化镇压。

    对他来说,这是很有趣的挑战。

    一尊莲花宝座出现,随后,龙卫之首的公孙正出现了。

    公孙正也不敢步入到般若元神施法的空间里,便就是在外面,公孙正冷淡的一抱拳,说道:“卫庄主,手下留情。皇上要见这位乔姑娘和陈公子。”

    卫无忌呆了一呆。

    随后,他的眼神出现了变化。他看了一眼陈远,接着,他就收回了般若元神。

    陈远和乔凝立刻就得了自由。

    陈远大口大口的喘起粗气来,般若元神的压迫力太强了,他感觉自己都快要窒息了。

    也是在这时,小龙飞了回来。乔凝将小龙召进了雷符之中。卫无忌向陈远一笑,说道:“你这个天命王有些与众不同,不过,这也不代表你就已经躲过了我的追杀。便看圣上怎么说吧。”

    随后,卫无忌又朝公孙正客气的一抱拳,说道:“想不到这次传讯,居然是公孙大人亲自前来。”

    公孙正冷淡说道:“我若不亲自前来,圣上此刻只怕就是见不到这两人了。卫庄主,难道兰侯爷不敢做的事情,你就敢做了吗是不是圣上在你心中,已经毫无威严可说了”

    卫无忌顿时脸色大变,他直接跪了下去,说道:“卫无忌断然不敢有此想法。”

    公孙正冷哼一声,他接着说道:“走吧,皇上也要见你。”

    紧接着,公孙正便让陈远和乔凝也上到他那莲花宝座上。不一会后,莲花宝座起飞,便是朝皇城飞去。

    莲花宝座在空中翱翔飞行,陈远看着眼前的公孙正却是心潮起伏。而那卫无忌便是驾驭元神在后面紧紧跟着。

    陈远充分体会到了朝廷的威严之力。公孙正远远不是卫无忌的对手,但是卫无忌,兰天机却对公孙正忌惮有加。甚至公孙正冷哼一声,他们都要抖上三抖。

    这便是借势,公孙正借了圣上的势。将来自己若是代表了朝廷,云天宗之内,即便是云化影也要正视自己。

    此时此刻,陈远是心有余悸的。

    他觉得自己真不算是一个成熟的政客,性格太冲动了。

    陈远觉得他自己唯一隐忍的就是那一次去阴面世界杀岳光晨。而到了天洲之后,几次的大祸临头便都是自己的性格所造成。

    然而,一个人的性格却是最难改变的。

    面对云天宗崆峒长老等人的逼迫时,陈远如果妥协了,那他也就不是陈远了。陈远有他的骄傲和道心,他的道场便是大圣道场,压迫越强烈,反抗便越强烈。

    而这一次面对兰剑一的时候,陈远还是不够隐忍。如果忍耐一些,就没有这般困境。不止是害了自己,还差点害了乔凝姑娘。

    陈远再一次陷入到了茫然之中。

    “我真的错了吗”

    改,可以改吗若是连本心都改了,那么他的修为还怎么成长

    “你在想什么”乔凝忽然用元神传意的法子和陈远交流。她看出陈远的困惑了。

    陈远便在脑域里和乔凝交流。“如果我是独身一人,没有任何羁绊,那么死也就死了,不管怎样,我都没有违背本心。但这一次,我差点害死了你。我的性格之中,是不是有太大的缺陷,所以需要改一改。如果我对兰剑一多容忍一些,也就不会有这些后果。”

    乔凝说道:“你别想那么多,你的性格是冲动。这份冲动的确是给你带来了许多灾难,但同时也给你带来了许多的机缘。这两者是密不可分的,你以为你每一次的危险最后都化险为夷,完全是运气吗就没有你的性格成分在里面帮了忙吗”

    陈远凛然,他脑袋之中忽然出现一团光芒。

    一切都豁然开朗了!

    是啊!性格已经形成,没法改变了。我也不认为我自己做错了什么,我为什么要去改若是逆了本心,那才得不偿失。每次我都化险为夷,那也不止是运气,更多的是我的人脉在起作用。

    我之前若不冲动帮蓝紫衣,蓝紫衣如何会相助于我

    我若不守护乔凝,乔凝如何愿意与我生死与共。

    我若不正直阳刚,陈凌前辈如何愿意看重于我

    一切的一切,我的性格里,好的,坏的,那都是我最宝贵的东西。

    我不能逆了我的本心。

    这一瞬,陈远的心思完全确定下来了。他不再困惑,不再彷徨。

    乔凝说道:“就像这一次,咱们又化险为夷了。你猜是因为什么”

    陈远说道:“只怕是林大人的那封信起了作用。”

    “没错!”乔凝说道:“得罪兰剑一是你的决定,难道帮助林大人对付天山老妖就不是你的决定了”

    陈远已经想通,他便说道:“谢谢你,乔姑娘。”

    乔凝淡淡一笑。

    话说这时候,那皇宫已经到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