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6章 禁卫军高手
    小龙摇摇晃晃,他的身体立刻溃散。那些雷电滴落在街道上,街道上顿时坑坑洼洼,青烟滋滋。

    陈远倒不担心小龙,他已经看出来了。雷电就是小龙的身体,这身体随时可以换。但是想要将小龙的元神意识干掉,那似乎并不太容易。

    乔凝双眼猛然爆出精光,她运转上古雷符。上古雷符立刻再度发出一道粗壮的雷电光束击杀向了忠伯。忠伯立刻以阴面陈盘应对!

    便也在这时,陈远忽然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忠伯的身后。

    陈远先是爆吼一声,这一声爆吼声震耳膜,震慑心魄。忠伯与乔凝和小龙斗得激烈,居然一时不察。陈远这一声吼,便让忠伯心头一颤。陈远再猛一拳爆向忠伯的后背!

    忠伯骇然,他这时候腹背受敌再不敢去接乔凝的攻击了。他必须要先将陈远的攻击避开。

    忠伯身形一闪,便要闪躲。那知道,陈远这一拳却是虚招,忠伯刚一动,陈远也就施展出了羚羊挂角的身法。

    陈远恰好从忠伯面前掠过,他一伸手,居然就用奇妙的擒拿手从忠伯手中,将那阴阳陈盘夺了过来。

    陈远之所以能成功到忠伯背后而不被忠伯发现,这是他从林显扬和那些秘密杀手的身上血了些东西。他一直在等待机会,他同时也在感受磁场。在忠伯最顾忌不到背后的时候,陈远运转磁场,制造了出了一个磁场的假象。

    陈远的闯入,并没有改变忠伯背后的磁场,因此忠伯还来不及发现陈远。

    而陈远的速度又太快。

    乔凝又在前面和小龙一直猛烈攻击,如此之下,才给陈远制造了黄金的0。01秒机会。高手相斗,0。01秒便已经足够!

    忠伯失去阴阳陈盘,不由暴怒。他立刻要来抢夺阴阳陈盘,同时急速召唤。

    那阴阳陈盘与忠伯融为一体,的确是受忠伯使唤。但陈远却是全力扣住阴阳陈盘,这阴阳陈盘在陈远手中嗡嗡的响动,但就是飞不出去。

    忠伯暴怒着施展大手印来擒拿陈远,那巨大的手印铺天盖地而来。气流爆裂,让人呼吸都要不畅。

    忠伯含怒出手,陈远根本无力抵抗。

    毕竟,忠伯可是九重天中期的高手啊!

    不过好在,陈远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乔凝迅速拦在了陈远的面前,同时,她弹出一道雷电。那雷电立刻就将忠伯的大手印撕裂。

    “老匹夫,你再不住手,可就别怪我毁了你这劳什子的陈盘。”陈远大喝一声。

    那忠伯眼下已经再无优势,他失去了阴阳陈盘,战斗力损失不少。而乔凝又有绝世神器上古雷符,对战起来,忠伯根本没有胜算。

    而且,这阴阳陈盘可是忠伯的命根子啊!

    “不要!”忠伯惊骇失色。

    乔凝也及时收手。

    陈远便将阴阳陈盘交给了乔凝,毕竟,陈远对自己的身手还是不够自信。觉得由乔凝拿着比较划算。

    乔凝接过阴阳陈盘,她直接放进了戒须弥中。

    “何方妖孽,居然敢在皇城撒野!”便在这时,空中风云涌动,有人大喝。

    “糟糕,是禁卫军高手来了。”忠伯变色,他忙对乔凝和陈远说道:“你们立刻躲起来。”

    忠伯眼下为了阴阳陈盘,已经彻底的为陈远和乔凝的安危考虑了。

    危机之中,陈远和乔凝已经来不及跑开了。

    “进戒须弥。”陈远拉了乔凝的玉手,两人迅速钻进了戒须弥中。

    于是现场之中,乔凝和陈远就像是变魔法一样原地消失了。原地之中,就只剩下一枚不太起眼的戒须弥。

    那忠伯一伸手,便将戒须弥抓到了手上。

    同时,四道人影从天而降,便出现在了忠伯的面前。

    这四道人影正是禁卫军中的龙卫!

    龙卫是监视妖孽,与修道高手的存在。他们洞察一切,谁要是在皇城之内捣乱,立刻就会前来监管。

    龙卫之中,个个都是绝顶高手。

    而且当今圣上还在皇城布了一个强大的阵法,这个强大的阵法就是一张厉害的情报网。只要是发生在皇城的事情,只要圣上想查,就可以靠这个阵法还原。龙卫们也是依靠这阵法来监察皇城的。

    刚才龙卫们发现了此处有打斗的能量波动,于是立刻飞来。

    四大龙卫,为首的乃是公孙正。公孙正看起来五十来岁,他一身锦袍,满面胡须,威严至极。

    即便是忠伯这样的武侯府红人,面对公孙正也必须是恭恭敬敬。“公孙大人!”忠伯客气的抱拳作揖。

    那公孙正仔细看了忠伯一眼,随后才说道:“原来是兰侯爷府的忠伯。”他顿了顿,道:“我们刚才看到此处有能量波动,看这地面,也确实是发生过战斗。不知道此仇是发生了何事”

    忠伯说道:“公孙大人,咱们可否借一步说话。”

    公孙正说道:“这里没有外人,忠伯请说。”

    忠伯微微一怔,随后,他说道:“事情是这样的,侯府出了一些小事情。老奴追出来,正是为了这件小事情。但眼下小事情已经解决,还望公孙大人能够高抬贵手。他日,侯府必有回报。”

    “回报就不必了。”公孙正说道:“既然忠伯说了是侯府的小事情,那么我们不会再追究。但是忠伯,如果真的弄出了纰漏,那可别怪我没提醒你,那就是兰侯爷也保不了你。”

    “老奴明白!”忠伯说道。

    公孙正的当下一挥手,说道:“我们走!”他们的脚底下出现了莲花宝座。随后,莲花宝座腾空而起,径直飞走。

    忠伯见公孙正等人离开,他微微松了口气。

    随后,他奇怪的将那戒须弥拿出来看了一眼。他很奇怪,这两人是怎么躲进去的戒须弥里能住人么难道是在闭气

    忠伯这么一想,也就释然了。

    此时,忠伯自然不能凭着戒须弥来控制陈远和乔凝。因为陈远和乔凝的力量能随时毁了戒须弥。而且,忠伯还想要阴阳陈盘呢。

    如果真的有可能会被忠伯控制住,陈远与乔凝也就不会那么傻的躲进戒须弥之中。

    陈远和乔凝跳出了戒须弥,随后,乔凝一伸手,便从忠伯手中收回了戒须弥。刚才躲进去的,正是乔凝的戒须弥。

    “这里说话不方便,你们随我来。”忠伯说道。

    陈远和乔凝点头。不多时,忠伯就找了一家客栈,然后三人进了客房里。

    在那客房里,油灯散发出微弱的光芒。

    忠伯沉声说道:“你们将阴阳陈盘还给我,这件事便到此为止,如何”

    陈远说道:“问题是没有,不过谁敢保证我们还给你陈盘之后,你会真的罢手你的手下已经死了人,你又亲自出手了。那些禁卫军高手未必不会跟兰侯爷通气,若是兰侯爷问起,你又如何向侯爷交代”

    “如何跟我家侯爷交代,这是我的事情。”忠伯说道:“我自会将这一切处理好。”

    陈远说道:“那好吧,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如果三个月内,我确实感觉没什么事了,我便将陈盘还给你。”

    忠伯不由动怒,说道:“你不要欺人太甚。”

    陈远冷笑一声,说道:“你若不愿意,那咱们就继续打。我们先杀了你,然后我们再被皇城高手追捕,大家一拍两散。”

    忠伯深吸一口气,他努力的忍住怒气,说道:“我怎知道你三个月后会不会守信”

    陈远说道:“你刚才不也是要求我们相信你吗那你现在怎么就不能相信我们”

    “可你们也没相信我。”忠伯说道。

    陈远一笑,说道:“所以那只有你来相信我们了。”

    忠伯道:“你……”

    好半晌后,忠伯一拂袖,离去了。

    忠伯走后,乔凝与陈远面面相觑。接着,乔凝说道:“你觉得他的话可信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