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5章 忠伯
    乔凝不禁佩服陈远的近身搏斗能力,她说道:“你在这方面很有天赋。”

    陈远说道:“但是近身搏斗与大道相比,终究是小道。”

    乔凝说道:“那倒没错。这些杀手虽然能给我带来威胁,但他们的成就也被限制住了。如果遇到更厉害的大神通者,他们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刺杀,讲究的是一击必杀,如果一击不成,便只能飘然而退。”

    陈远说道:“对了,这杀手,我是不是要将他的尸体去交给慎刑司这杀手肯定是有来历可查的。要查到侯府那边去,并不是难事。”

    乔凝说道:“你想都不要这么想。慎刑司若真是接手,只怕也会杀你灭口。”

    “咦!”陈远并不傻,乔凝这么一说,他马上也就明白过来了。

    是啊!

    自己在这皇城来说,不过是无名小卒。而这杀手乃是侯府的人,就算是圣上,那也不可能为了这点小事去责怪侯府。圣上都会支持慎刑司这边不追究,掩盖下去。

    自己居然想凭一具尸体给侯府找麻烦,那真是太天真了。

    “算了,我们走吧。”陈远说道:“这尸体我们就别管了。”

    乔凝点头。

    两人迅速离开了长街,接着又另外找了一家客栈住下来。

    陈远和乔凝并没有分房间睡,主要现在是特殊时期。

    在那房间里,乔凝说道:“兰剑一这边惊动了侯府的秘密杀手,而秘密杀手又被你杀了一个。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陈远心头一凛,说道:“意味着这件事必须要惊动兰天机了。”

    乔凝说道:“没错。”她顿了顿,说道:“兰天机虽然会恼恨兰剑一的不中用,但他还是会为兰剑一擦干净屁股的。侯府对你出手了一次,你没有死。这是有损侯府声誉的,兰天机不会容忍这种事情发生。”

    “这事经你这么一说,好像后果非常严重了。”陈远皱眉说道。

    乔凝说道:“没错,的确严重。在皇城之内,侯府还要投鼠忌器。一旦离开皇城,他们来杀你更是肆无忌惮。侯府的力量不是我可以抵挡的,当初大灭寺都被侯府和皇帝灭了。如今他们要杀你,更是简单。”

    陈远不由苦笑,说道:“按你这么一说,我岂不是必死无疑了”

    乔凝说道:“为今之计,便是去找天池阁帮忙。能够和侯府抗衡的,便只有天池阁了。”

    陈远说道:“但我现在并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打动天池阁了。天池阁是逐利的!”

    乔凝微微一怔,她随后说道:“与侯府作对,那是要付出很大代价的。只怕天池阁真不会为了你出手跟侯府对立。而且,今晚的事情,也会很快被天池阁查到。他们到底会做出什么反应,我也说不上来。”

    陈远说道:“你是不是有点过于危言耸听了怎么突然之间,我就这么四面悲歌了”

    乔凝说道:“我还真不是跟你危言耸听。先前不过是你和兰剑一的恩怨,现在若是惊动了侯府,那就是侯府的尊严了。当今天下,有几个人敢跟侯府作对”

    陈远深吸一口气,说道:“既然如此,乔姑娘,你还是快走吧。毕竟,他们针对的不是你。你现在离开,还来得及。”

    乔凝说道:“我临死之际,你都不离不弃。难道我还不如你吗我跟你说这些不是要吓你,而是要跟你想个办法。”她顿了顿,又说道:“其实还有一个法子。”

    “什么法子”陈远马上问。

    乔凝说道:“咱们现在还跟林显扬有交情,林显扬乃是皇帝的心腹,若让林显扬从中调停,兰天机只怕也要给林显扬一个面子。”

    陈远不由一喜,说道:“没错。”

    乔凝说道:“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咱们还能不能离开皇城也是个未知之数。”

    陈远说道:“咱们现在就走吧。”

    乔凝说道:“现在皇城大门紧闭,我也不能动用元神飞行。在这皇城之内,一旦动用元神飞行,只怕就会被皇城的禁卫高手追捕。到了那时候,便会更加麻烦。”

    陈远说道:“进退不得了吗”

    乔凝说道:“你别着急,这里毕竟是皇城。就算兰天机再权势滔天,他那边动手也有诸多顾忌。当今皇帝可不是糊涂人。”她顿了顿,说道:“这样吧,咱们现在就去裕丰园。那裕丰园乃是皇家招贤纳士的一个地方。兰天机的人在那里是不敢动手的!应该说,兰天机这边动手,便是一定要神不知,鬼不觉。皇城之内,可不能出现什么丑事的。那是在打皇帝的脸!”

    陈远说道:“没错,今日那两个杀手原本也是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我。在这皇城之内,便是斗法稍微厉害一些,那都是要惊动禁卫军,惊动圣上的。这天子之地,没人敢胡乱放肆。”

    陈远与乔凝议定,两人便连夜赶往裕丰园。

    客栈外面,一片寂静。

    天地之间,万籁俱寂。

    陈远与乔凝上街之后,没走多久,那前面忽然又出现了一个黑影。

    那黑影并未蒙面,仔细一看,却是个老者。

    老者满脸皱纹,而且眼神之中也没有任何的光芒。他看起来,似乎平平无奇。

    但这样一个人前来拦住陈远和乔凝的去路,显然是并非偶然。

    “来的还真快!”陈远不由嘀咕。

    乔凝看向那老者,她沉声说道:“阁下为何挡我们的去路”

    “银鲨王!”那老者淡淡说道:“这里是皇城,你身为妖仙,不该进来的。”

    乔凝心头一紧,她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老者说道:“我是侯府的忠伯,今日来诛杀陈远的两名杀手,乃是我培养的。”他顿了顿,说道:“银鲨王,皇城之中,一向禁止来路不明的高手入城。尤其你还是妖仙的身份,你可知道,今日在这里,即便是我与你斗法杀了你,便是被侯爷知晓,圣上知晓,那对我也只有奖励。”

    乔凝说道:“既然如此,那你为何不直接动手杀我”

    忠伯淡淡说道:“银鲨王,今日我来,是为私事。我不想惊动其他的人,所以,只要你肯离去。我便当做你从未到过皇城!”

    乔凝冷笑一声,她说道:“若我不肯离去呢”

    忠伯说道:“那么我便擒杀于你,再与侯爷说,你这妖仙前来作乱。”

    “我若有作乱,也有禁卫军来管。你不过是侯府的一个奴才,什么时候侯府的奴才也来负责干禁卫军的职责了”乔凝说道。

    忠伯说道:“的确,于理有些不合。所以,我给你机会离去。但你若执迷不悟,那就算于理不合,想必圣上也不会太过追究。而你呢你即便能战胜我,但那又如何,这里是皇城。你若杀了我,你更是必死无疑。所以,你的选择应该明智一些,不要意气用事,最后落得一个道消身陨的下场。”

    陈远是聪明人,他马上也就明白了其中的关键。眼下的情势的确不妙到了极点,而且一个不好,乔凝也会万劫不复。

    但眼下,乔凝还有脱身的机会。

    “乔姑娘,你我萍水相逢,我很感谢你的帮助。”陈远沉声说道:“但是眼下,你还是走吧。”

    乔凝冷哼一声,道:“不可能!”随后,她眼中闪过厉光,她朝那忠伯说道:“一条侯府的老狗,也敢在我面前放肆。我死不死,这还不好说。但今日,我一定取你狗命!”

    乔凝说完之后,一指点出雷电神剑。

    那雷电神剑电光滋滋,突然之间便朝那忠伯凶猛斩杀过去。

    忠伯手中出现一个金色陈盘,这金色陈盘叫做阴阳陈盘。忠伯将那阴阳陈盘的阴面朝上,便是一伸手。那雷电神剑便斩在了陈盘上面。

    轰!

    电光绚烂,火花万丈!

    雷电神剑居然是斩杀不进。而且很快,那雷电神剑在被阴面陈盘吞噬。一旦吞噬进去,便能通过阳面陈盘释放能量。

    乔凝冷哼一声,她再屈指一弹,立刻,那上古雷符弹射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