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1章 与兰剑一翻脸
    林显扬随后微微一笑,说道:“聂姑娘待陈公子一片赤诚,陈公子,你可得好好惜福啊!”

    陈远不由一愣,他暗道:“什么意思”同时,他忍不住看了聂媚娘一眼。

    聂媚娘却是脸蛋一红,她并不看陈远的脸色。

    陈远暗道:“这娘们在林显扬面前到底说撒了”这是陈远永远猜不出来的,他也没心思去细究,当下对林显扬一笑,说道:“我会的。”

    随后,陈远抱拳说道:“林大人,告辞!”

    陈远终是也没问天山老妖的事情,因为他相信既然圣上已经知晓。那么这件事,便彻底与他陈远无关了。

    之后,乔凝便施展大鹏金翅元神载了陈远和聂媚娘回皇城。

    原本要五天的路程,但在乔凝的元神之下,两个小时便已到达。

    不过,乔凝也没有施展元神进入皇城。在皇城之外,众人便已落地。这是因为……皇城禁飞。

    任何牛鬼蛇神,只要进入皇城,都要老老实实的。谁都不许飞,即使是乔凝,她也不会飞进去。没必要惹上这种麻烦,当今圣上的威严,已经是深入人心了。

    进了皇城之后,陈远先安排乔凝在一家不错的客栈住下。随后,陈远和聂媚娘回侯府向兰剑一复命。

    在皇城之外,陈远明显感觉到自己放松许多。但如今进入了皇城,他便感觉到了那种来自天子皇权的威压,在这皇城之内,他丝毫不敢放肆。

    对于回侯府,陈远是一百个不愿意的。但他现在还不得不回。

    回侯府之前,聂媚娘说道:“咱们就按之前商量好的禀报,其他的,你不要多说。”

    陈远点头。

    回到侯府之后,兰剑一却是不在。陈远与聂媚娘就在兰剑一的宅子里等待。

    一直到了晚上,兰剑一才回府。

    回府之后,兰剑一便在书房里召见了陈远和聂媚娘。

    兰剑一端坐上首,他的面色淡淡。比之在让陈远去之前的热情,此刻兰剑一显得冷淡了不少。也是,去之前,兰剑一还指望陈远做事。眼下,却又是不同光景了。

    兰剑一的城府,并没有太深。也或许是,他觉得在陈远面前,不必要有太多的掩饰。

    “事情办得怎么样”兰剑一说道。

    陈远本就不打算先开口,而聂媚娘刚要张嘴。兰剑一便说道:“陈远,你先出去吧。”

    陈远微微一怔,他心头闪过一丝怒意,不过他没有展露出来,只是说道:“好!”

    出了书房之后,陈远也没去偷听兰剑一的说话。兰剑一也不是傻子,若是陈远偷听,他还是能感觉出来的。

    陈远在外面等了大概两个小时,两小时之后,聂媚娘出来到客厅见陈远。

    “陈远,公子爷要见你。”聂媚娘说道。

    陈远抬头看向聂媚娘,他见到聂媚娘的脸颊红肿,显然是挨了兰剑一的耳光。

    顿时,陈远心头火起,怒声说道:“他打你了”

    “我没事!”聂媚娘眼中闪过惊慌之色,她说道:“你快去见公子爷吧。”她说完便匆匆而去。

    “兰剑一!”陈远怒火难消,他深吸一口气,最后还是将这怒火强忍了下去。

    之后,陈远便朝兰剑一的书房而去。

    来到书房前,陈远直接推门而入。

    兰剑一抬头,他眼中闪过怒意,冷声说道:“难道你不会敲门吗”

    陈远说道:“为什么要打聂媚娘”

    兰剑一微微一怔,他接而说道:“这倒奇了,她是我的心腹手下。我打她,你急什么你该不会告诉我,你喜欢上她了那倒也没事,你只要安心为我做事,我可以将她赏赐给你。”

    陈远说道:“我只是希望,公子爷能够赏罚分明。”

    “我最是赏罚分明了。你们这趟差事似乎并没有办好。”兰剑一说道。

    陈远说道:“两大妖仙一起为兰庭玉护法,这差事本就是办不好的。他们之间并无矛盾,两大妖仙乃是去还兰庭玉的人情的。”

    “过程怎么样,我不关心。我只关心结果!”兰剑一淡淡说道。

    这话一出,陈远便是说不下去了。他深吸一口气,说道:“既然如此,我看我也是无法胜任公子爷手下的工作了。告辞!”

    他说完转身便走。

    “站住!”兰剑一怒道。

    陈远便又面对兰剑一,他不卑不亢的说道:“公子爷还有何吩咐”

    兰剑一说道:“你以为这侯府是你想进来就进来,想走就走的吗”

    陈远说道:“我知道这里是侯府,也知道兰侯爷是最讲事理的人。而且这里是皇城,万事咱们都抬不过一个理字。若是我犯了律法,自然有慎刑司来抓我。难道公子爷要因此杀我”

    兰剑一怒道:“姓陈的,你不要给脸不要脸。”

    陈远说道:“告辞!”

    随后,陈远直接离开了兰剑一的府邸。

    接着,陈远出了侯府。

    兰剑一自然不会在侯府里出手杀陈远。一旦在侯府里动手,那势必会惊动父亲兰天机。这对兰剑一来说,是桩丑事,他是不想张扬的。还有,兰剑一如果不动用父亲身边的高手,他还真杀不了陈远。

    所以,兰剑一还真只能忍下这口恶气。只要等陈远离开了侯府,那么他就可以悄悄动手了。他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掉陈远。

    离开侯府的那一瞬,陈远吐了一口恶气,他觉得整个人都轻松到了极点。

    “看来老子还真是天生不适合当奴才啊!”陈远暗暗想。

    当然,陈远之所以敢这么离开兰剑一,那也不是完全的鲁莽。

    陈远手中的龙纹钢精魂便是要去跟天池阁给个交代的,天池阁先前在自己身上投资了。自己现在任意而行,当然要给他们一个不错的交代。这龙纹钢精魂,绝对可以让他们满意。

    同时,陈远还因为有乔凝在,多了一分底气。

    说实在话,他实在是早不想忍受兰剑一了。丫的那就是个草包,而且还是个暴君。

    跟着他继续下去,迟早死得渣都不剩。也难怪这兰剑一有如此资源,手底下却没什么像样的人才。

    接下来要怎么走,陈远还没想好。他决定先去汇合乔凝,然后跟天池阁那边沟通一番。如此之后,看怎么再跟天池阁要一枚神丹,以龙纹钢精魂应该能换到神丹。将神丹给大哥之后,便回大千世界一趟。

    至于之后怎么再融入皇城,那就再说吧。实在不行,就算了。反正特么的条条大道通陈马,只要自己实力强横了,便不怕卖不到帝王家。

    陈远走了之后,兰剑一愤怒的一掌将书桌拍碎。

    “将聂媚娘叫来。”兰剑一深吸一口气后,吩咐丫鬟如意。

    半晌之后,聂媚娘到了书房。聂媚娘一进书房,便见那书房里一片狼藉,她再看兰剑一,兰剑一虽然一言不发,但那内在的怒火她却是感受到了。

    “公子爷息怒!”聂媚娘吓得娇躯发抖,单膝下跪。

    兰剑一说道:“好,很好。聂媚娘,我派你去监视陈远这个杂碎。你倒好,你跟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居然敢为了你来质问本公子”

    聂媚娘心头一震,她这一瞬心情复杂到了极点。陈远居然为了她来质问公子爷,这是一种怎样的情谊

    聂媚娘触动很深,似乎,在这尘世上,也只有陈远这样的在意过她。

    “那……他人呢”聂媚娘忍不住问。

    “贱婢!”兰剑一上前一巴掌再次甩在了聂媚娘的脸上,说道:“你还真跟他有苟且了,这会儿还郎情妾意的关心他了是不是”

    “奴婢不敢!”聂媚娘脸上火辣辣的疼,她忙说道。

    兰剑一说道:“你太让我失望了,滚回去,这几天不得我命令,不许踏出房门一步。”

    “是,公子爷!”聂媚娘低声说道。

    随后,如意带着聂媚娘出了书房。

    在回聂媚娘的房间里后,那丫鬟如意忍不住多说了几句。“媚娘姐姐,公子爷现在恨那位陈公子入骨,你可绝不能再为他说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