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0章 花楼
    陈远微微一怔,他觉得自己好像是被人亲了。不过他也知道那是在疗伤,他也知道乔凝不是自己可以打趣的人。

    “聂媚娘呢还有那天山老妖怎么样了”陈远问乔凝。

    乔凝说道:“我不知道,你受伤之后,我便将你带到此处了。”

    陈远看了下天空,这时候皓月当空,大地一片银灰色。他忙问道:“我们过来多长时间了”

    “一个小时左右。”乔凝说道。

    陈远说道:“咱们回天山神宫那边去吧”乔凝说道:“你先去吧,我还要修养一会儿。”

    陈远微微一呆,他这才醒悟到乔凝的损伤不轻。他说道:“你在跟天山老妖打斗时受伤了”

    乔凝看了陈远一眼,随后闭嘴不言了。

    陈远愣了一愣,他也是个聪明人,马上就醒悟过来了。乔凝不是跟天山老妖决战受伤了,而是在救治自己的时候,损伤了不少元气。

    乔凝性格骄傲,她自也不会跟自己多说些什么。

    “你怎么还不走”乔凝问陈远。

    陈远干笑一声,说道:“我在这里等你。”

    乔凝说道:“随你。”随后,她闭眼凝神,不再理会陈远。

    陈远足足等了乔凝三个小时,三个小时内,陈远给巴图好好的喂了一顿,巴图玩了一会,主动回到了戒须弥里。三个小时之后,乔凝功力全部恢复。

    “走吧!”乔凝起身。

    陈远也跟着起身。乔凝施展出大鹏金翅元神。陈远和乔凝站了上去,大鹏金翅元神起飞,朝那天山神宫飞去。

    很快,天山神宫到达。

    那天山神宫的后花园里已经是一片狼藉,这都是之前作战时留下的痕迹。

    乔凝让大鹏金翅元神落在了后花园处。两人刚一下去,那边就有两名血刀卫迎了出来。

    那两名血刀卫走上前来,他们对陈远和乔凝十分的客气。

    “乔姑娘,陈公子,你们终于回来了。我们奉总督大人之令,久候多时。”

    陈远一笑,说道:“总督大人现在何处”

    血刀卫说道:“两位请随我来。”

    陈远说道:“好!”

    接着,陈远和乔凝随血刀卫来到了神宫的正厅里。

    这天山神宫建筑恢弘,有九宫十八殿。最为强盛的时候,可说是万人空巷。每年都有信徒从山下跪上山来膜拜。

    但如今的天山神宫已经成为了衙门办事的地方,再没有信徒膜拜之说。

    那正厅里,几根鎏金梁柱子上雕龙琢风。

    林显扬端坐上首,旁边有丫鬟持茶壶服侍。

    聂媚娘就在下首坐着。屋子里,点了不少松香灯,便也算是灯光明亮。陈远和乔凝进来,林显扬立刻起身相迎。

    “乔姑娘,陈公子,你们终于回来了。可将我们好生盼煞,快快请坐!”林显扬说道。

    “大人客气了。”陈远抱拳回礼。

    乔凝却是没得这些客套,她径直落座。

    林显扬也不见怪,他跟陈远前后落座。之后,丫鬟上茶。

    那聂媚娘从陈远出现之时,悬着的心才算落了下去。见到陈远没事,聂媚娘长松一口气。

    聂媚娘嘴角微微动了一下,但她又看了乔凝一眼,最终,她什么都没说出口。

    陈远却是没去注意聂媚娘的心理活动。

    陈远落座之后便问道:“大人,那天山老妖是否伏诛”

    林显扬闻言不由愤恨,他说道:“我追了出去,但是那老妖诡计多端,最后还是被他逃了。”他说到这里,便自站起,说道:“今日还多亏了陈公子与乔姑娘出手,不然今日,林某与手下八名血刀卫,全部都要死在这天山老妖之手。而且,到时候天山老妖还会去屠戮不少百姓。两位乃是我林某和血刀卫们的恩人,也是整个北海城的恩人。”

    乔凝说道:“我出手全是因为陈远,不然的话,你们北海城的死活与我毫无干系。你要谢,就谢谢陈远吧。”

    乔凝的话听起来不近人情,实际上她却是想将所有功劳都推到陈远的身上。林显扬微微一怔,随后,他向陈远说道:“多谢陈公子。”

    陈远自然就领了乔凝这个人情,他抱拳说道:“大人太客气了。”他接着话锋又一转,说道:“那天山老妖只怕不会就此善罢甘休。林大人,您还是要早作筹谋啊!”

    林显扬说道:“天山老妖大概还要养伤一段时间,而且此事我已经禀报了圣上。圣上在明早会作出批复。”

    陈远恍然大悟。

    这时候,陈远自然不会找林显扬来要人情。或则说请林显扬将自己推荐给圣上,那都太下作了。陈远相信,只要林显扬会做人,那他在上奏之时,一定会提到自己。

    “时间也已不早。”林显扬说道:“要不我先安排几位休息,等解决了天山老妖之事,我再设宴好生谢谢几位的出手相助之恩。”

    陈远点头,说道:“那就有劳大人了。”他马上又想起一事,说道:“不好,糟了,我还跟雷大哥约好在琼楼见面的。”他立刻站起,说道:“林大人,我还有事要出去一趟,告辞了。”

    林显扬点点头,说道:“陈公子,你若有事,便先去忙吧。”

    陈远说道:“好,告辞!”

    陈远迅速的离开了天山神宫,接着就朝琼楼赶去。

    他赶到琼楼之时,琼楼已经关门。因为这大晚上的,琼楼又不是烟花之地,怎会夜晚还营业呢

    雷豹却是一直在琼楼的大门口等待。陈远一来便见到了雷豹。

    “雷大哥,实在不好意思。今日有事耽搁,让你久等了。”陈远一上来,就是连连道歉。雷豹却是毫不介意,他哈哈一笑,说道:“陈兄弟,你是神仙人物,能看得起我老雷,那是我老雷的福气,等一下又又何妨”

    陈远说道:“雷大哥,不管怎样,今晚必须我来请客。不然我这心里太过意不去。”

    “那可不行,说好的我请客的。若是让你请客,这成何体统难道我等你大半夜,是为了让你请我喝酒”雷豹板起脸说道。

    陈远见雷豹坚持,他就说道:“那好吧。”

    雷豹开怀大笑,接着,他又小声说道:“那陈兄弟,现在这个点,要喝酒,可只有花酒可以喝了哦。”

    陈远哈哈一笑,说道:“花酒就花酒嘛,我来者不拒。”

    “你不怕乔姑娘找你的麻烦”雷豹说道。

    陈远说道:“雷大哥,这话可不能乱说啊!我和乔姑娘那是清清白白的。你这话要让她听见了,她肯定饶不了你。”

    雷豹说道:“陈兄弟,那乔姑娘,我看行啊!你可要把握好机会。”

    陈远哈哈一笑。

    接下来,雷豹带陈远去了春风楼。两人喝酒的时候,雷豹还找了四个姑娘来陪着,雷豹左拥右抱,上下其手,好不快活。陈远就收敛多了,他也顶多是逢场作戏。

    到天亮的时候,雷豹喝多了,带着两个姑娘上了床就开始快活。陈远却是干不出这等荒唐事情来。那两个姑娘想要跟陈远去睡觉,陈远将十两黄金打赏过去,然后说道:“你们自己去睡。”

    末了,陈远就找了张椅子小憩起来。

    他本打算只睡一会,那知道太累,办是直接睡到了日上三竿。他醒来的时候,还听见老雷和那两个姑娘又开始折腾起来。

    陈远不由暗笑不已。

    这老雷,大概是在海中航行的时候憋坏了。

    下午两点,陈远别过了老雷,然后回到了天山神宫。

    那天山神宫里,乔凝和聂媚娘在等待陈远。两女见了陈远,乔凝脸色倒是一如既往的冷淡。聂媚娘则深呼吸一口,然后无比鄙视的说道:“你昨晚去花楼了”

    这个倒是没法抵赖。陈远干咳一声,说道:“去是去了,不过我撒也没干。是老雷在干!”

    “谁信你!”聂媚娘说道。

    “靠!”陈远说道:“小爷有那么没品位吗”

    乔凝则说道:“尽快回皇城吧,我到皇城之后,帮你将小龙炼好之后,我便会离开。”

    陈远呆了一呆。他随后说道:“林大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