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5章 神丹难舍
    乔凝有些疑惑,她呆了半晌之后,问陈远:“杨轩给了解药”

    陈远摇头,说道:“杨轩说五行剑煞根本没有解药。”

    乔凝说道:“那我的伤怎么”

    聂媚娘忍不住说道:“是陈远将他自身的鲜血喂给了你。”

    陈远干咳一声,说道:“我的血脉有些奇特,有一定的解毒功效。你看看自己的毒到底怎么样了”

    乔凝点头,她盘膝凝神,运功查探。乔凝发现五行剑煞的毒素并没有被化解掉,只不过是被陈远的血液稍稍压制住了。陈远的血液就像是一股清流,但这股清流正在被毒素吞噬。

    只要毒素将清流完全吞噬,那么乔凝又会被毒素侵蚀。

    “怎么样”陈远关切的问乔凝。

    乔凝摇摇头,说道:“还是不行。”

    陈远闻言一惊,他伸手抓住乔凝的脉搏,运法力查探。很快,乔凝的状况就被陈远一清二楚了。

    陈远不由郁闷,他发现以前在大千世界时,自己的血液还是解毒小能手。但现在是越来越无用了。

    这也难怪。陈远之前血液也不过是服用了无极金丹。那无极金丹也就是一枚天丹效果的丹药。而后来,陈远的血液里再与血族血脉融合,倒是有了些奇怪的功效。但这些都怎抵得住这五行剑煞的威力啊!

    陈远皱眉沉思,他随后对乔凝说道:“大概是我的血给的少了,你再多喝一点。”他说完便从戒须弥里找了一个碗出来。他用指甲将手脉割开,立刻,血液汩汩而流。

    乔凝复杂的看了陈远一眼,她说道:“你何苦要这么做”

    陈远一笑,说道:“血是可以再生的,对我们来说,不足挂齿。我们是同伴,换做是你,你也会这么做的。”

    乔凝说道:“换做是我,我不会这么做。你的生死,与我无关。”

    陈远不由一愣,随后便有些尴尬,他哈哈一笑,说道:“你这笨蛋,这个时候还这么实诚。”

    乔凝说道:“难道我死了不好吗上古雷符就是你的了。”

    陈远说道:“因为我们是同伴,如果我力量比你高,也许我会抢你的东西。我可以心安理得,但我们既然是同伴,既然共同御敌了。那我就不能做出抛弃同伴的事情。”

    陈远一边说话,那血便是一直的流。

    很快,一碗血液就流了出来。

    陈远稍一运功,那伤口立刻愈合了。他将血液端到了乔凝面前,说道:“喝了吧,看有没有效果。或则,杨轩说过,只要你恢复足够的功力,便能运功将毒素驱除掉。”

    乔凝点头。

    她接过碗,开始喝血。喝的时候,眉头连皱。大概是血液并不太好喝。

    这种法力疗伤驱毒,并不是陈远能够帮上忙的。陈远的法力是不可能融入乔凝的法力的。

    另外,陈远的法力在乔凝来说,太低微了,也根本驱不动五行剑煞的毒。

    乔凝咕噜咕噜的将血液喝完,随后,她运功疗伤。

    陈远和聂媚娘在一旁目不转睛的盯着。

    半晌之后,乔凝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她脸色煞白,并摇摇头,说道:“不行的,你的血液只能缓解,并不能解毒。”

    陈远皱眉,他说道:“我听杨轩说,如果有神丹便可以解你的毒。你手上有没有神丹”

    乔凝摇头,说道:“没有。”

    陈远说道:“那若是用我的血液帮你缓解,到了岸上,能不能去借到神丹呢”

    乔凝不由苦笑,说道:“当然借不到。我本就没有朋友,若是让人看见我这状况,便是一个个都巴不得我死呢。那里还会借我神丹!”

    “啊,你人缘这么不好啊!”陈远说道。

    乔凝说道:“这倒不是我人缘差,我这些年有些积累。若我死了,他们便可得到不少好处。所以,谁会愿意出手”

    陈远皱眉。

    他心中是天人交战啊!

    他也是人,也有自私的心理。便是为了乔凝而拿出神丹,他的确是心有不甘。可让他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乔凝去死,他也做不到。

    陈远又看向聂媚娘。

    聂媚娘马上说道:“你看我也没用,我若有神丹,早不是这个境界了。”

    陈远摸了摸鼻子。

    聂媚娘说道:“即使有神丹,我也不会拿出来啊!”

    乔凝说道:“没错,一枚神丹,便是莫大造化。乃是价值连城之物,谁都有理由不拿出来。却没有理由为他人拿出来。”

    陈远也不说话。

    乔凝深吸一口气,说道:“我有些累了,想静养一番,你们出去吧。”

    陈远和聂媚娘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随后,陈远和聂媚娘出了房间。

    夜,还在继续。

    月亮朝西边落下,海天共一色。

    甲板上,海风吹拂而来。

    聂媚娘的发丝被风的迷了眼。她说道:“你能为乔凝做的都已经做了,不必再有愧疚了吧”

    陈远说道:“没有。”

    “什么”聂媚娘说道。

    陈远从戒须弥里取出了那枚神丹,他向聂媚娘说道:“你看,这就是一枚神丹。”

    “什么”聂媚娘吃了一惊,说道:“你居然有神丹”

    陈远点头,说道:“对。”

    “你……你不该拿出来给我看的。这个秘密,你应该永远藏在心里。”聂媚娘说道:“你不拿出来,我不会看不起你。因为即使是我,我也断然不会拿出来的。”

    陈远说道:“这枚神丹,是我留给我大哥的。我大哥已经到了七重天巅峰,离八重天只有一步之遥。我大哥待我恩重如山,我想要为他做点什么。但我若将这枚神丹拿来救乔凝,我大哥就没有了神丹。”

    “你……”聂媚娘才知道,原来陈远这枚神丹也压根不是为他自己准备的。

    她觉得自己似乎还是不太了解陈远。

    似乎是与陈远越接触,便能越发觉察到陈远的人格伟大之处。

    “这应该不是一个很难的选择题。”聂媚娘说道:“乔凝若死,你可以名正言顺的拿她的雷符还有其他的宝贝。你还可以为你大哥保留神丹。”

    陈远说道:“是啊,的确挺好选择的。”他的语音中却是惆怅无限。

    随后,他将神丹收回了戒须弥里。

    聂媚娘见状松了一口气,她说道:“这个世界很现实,很冷漠,很残酷。我们都要为自己活着。”

    陈远说道:“那么,你是为你自己活着,还是为了兰剑一活着呢”

    聂媚娘呆了一呆。她随后说道:“我的命是公子爷给的,你不会懂我的处境。”

    陈远说道:“我的确不懂。”

    他也不想多说什么了。此刻,他没有心情说这些。

    之后,聂媚娘想起什么,说道:“对了,咱们的差事好像没有完成。就这般回去,如何向公子爷交代”

    陈远说道:“向他交代有什么好交代的。他的情报出现了极大的错误,咱们这趟若不是有乔凝在,只怕已经死在了兰庭玉他们的手上。眼下能捡回一条命已经是万幸,难道我们还需要去跟他认错”

    聂媚娘沉默下去。她沉默半晌后说道:“你似乎对公子爷的成见越来越大了。”

    陈远说道:“他这个任务,是让你我成为弃子,你让我如何心平气和兰庭玉那天有些话说的好。君以国士待我,我以国士报之。君以路人待我,我以路人报之,君以草芥待我,我以仇寇报之。今日若不是我阻拦你,你若真将兰庭玉杀了,你想想,回去之后,面临你的会是什么你仔细想想吧。”

    聂媚娘再次沉默下去。

    天渐渐破晓。

    陈远来到了乔凝的房间,他敲了几下门,却是没有敲开。陈远吃了一惊,随后一掌将门劈开。

    门一开,便见乔凝昏迷当地。

    她的全身肤色都在发黑。

    陈远骇然,他迅速上前,将手脉割开,喂给乔凝鲜血。

    聂媚娘也跟了过来,她就这般看着陈远给乔凝喂血。

    大约半个小时后,乔凝悠悠醒转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