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0章 心灰意冷
    陈远微微一怔,一瞬间,他都不知道怎么接兰剑一的话了。兰剑一这话也问的太没水平了。

    不过马上,兰剑一笑了笑,说道:“我开玩笑的。”

    陈远也就笑笑,说道:“公子真是幽默。”

    随后,兰剑一说道:“这样吧,我给你令牌,还安排马车。你要去看了空,就去看吧。”

    “多谢公子。”陈远说道。

    随后,陈远领了令牌,又在一名小厮的带领下出了侯府。侯府之外,马车已经备好。陈远和那小厮上了马车。

    那小厮并未进马车里面,而是和那马夫坐在一起。

    陈远坐在里面,他闭目养神。

    在大千世界的时候,陈远很多时候都是张狂的。只要他遇到的不是真神,或是魔帝那些人。他不管怎么弄,总有自保之力。但是到了这天洲,天洲的现实告诉了陈远,想要活着,就必须低调,必须遵守规矩。

    天洲才是真正的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所以,陈远现在可以坦然的自称属下,叫兰剑一一声公子。

    陈远心里更加清楚,兰剑一绝不是真心要拉扯自己。他不过是觉得自己还算个不错的打手,于是就想将自己放在他身边。只怕真有自己上升的机会,他第一反应是镇压自己。

    陈远通过这点点滴滴,却是将兰剑一看的差不多了。

    夜色之中,马车一路前行。陈远虽然闭眼,但周遭的一切都在他脑海里呈现。他在熟悉皇城,以脑神识放大,尽快将整个皇城熟悉。也许,以后还有用得着的地方。

    半个小时后,慎刑司到达。

    那慎刑司附近有一些老房子,不过也没什么人居住。还未进慎刑司,便已先感觉到一种森然的气息。

    这里是让普通人不寒而栗的。

    那慎刑司三个大字在大门上方,铁笔银钩,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凌厉。

    慎刑司,这三个字却是有些讲究。意思就是慎重而行,这里是天牢,也是审讯之处。所以此处是决定人生死的。既然是定人生死,便要慎重量刑。

    因此,这里便是慎刑司。

    慎刑司大门紧闭,那小厮前去敲门。里面喝问:“什么人,三更半夜,敢来惊扰慎刑司。”

    那小厮便客气说道:“军爷恕罪,小的手中有侯府通行令牌,我们陈爷要见一位犯人,还请通融。”

    于是,那大门便打开了。

    大门本就不是慎刑司的屏障,打开便也无妨。

    这慎刑司里面,的确有高手守护。但要说那些高手有多厉害,却也是未见得的。不过皇城的慎刑司,不是亡命之徒,绝对不敢来动任何心思。

    而且,自从天临大帝登基以后,这慎刑司就开始变得古怪了。

    那就是,即便有人能从慎刑司里将人劫走。但是不出两个小时,便会立刻被捉拿归案,一旦捉拿归案。其惩罚是令人毛骨悚然的。

    慎刑司这二十年来,一共发生过三起劫狱事件,但无一最后不被天临大帝狠狠惩罚了。

    所以到了如今,基本没人敢来打慎刑司的主意。

    那门开之后,陈远递上了令牌。看守慎刑司的两名官兵检查一番,随后放行。

    那小厮便与陈远一起长驱直入,最后还在军爷的带领下,直接见到了了空。

    “陈公子,您只有三十分钟的时间。”那军爷说道。

    陈远点点头。

    而那小厮就在一边,却不离开,也不阻挠。

    陈远心里清楚,这小厮来也是有任务的。是兰剑一让他来看着自己,看看自己到底想干什么。

    如此一来,陈远心中又对兰剑一多了一份厌恶。这兰剑一气量也是太小,完全不懂得笼络和尊重之道。

    这样的人,怎么会有人对他死心塌地呢

    陈远也看开了,他决定不再顾忌那么多。反正不管自己做的再好,那兰剑一都不会给自己机会的。还是自己先看着办吧,自己琢磨着,一旦有机会,自己就撇开兰剑一,直接面圣。

    这皇城之中风云涌动,定然会有自己的机遇。

    那军爷却是退了出去。

    了空和尚是单独的监牢,此刻,了空和尚衣衫褴褛,颓废而狼狈。

    陈远走了进来,他就这般看着了空和尚。

    了空和尚微微睁眼,微弱的灯光下,他看清楚了陈远。

    便在这一瞬,了空和尚的眼中忽然绽放出了厉光。“走狗,鹰犬,我杀了你。”

    了空和尚身上有沉重的枷锁,他一把跃起,凶狠的朝着陈远扑来。

    陈远一脚踢了出去,了空和尚立刻摔了回去。

    随后,陈远突然对着那小厮施展出了星辰凝华术。一瞬间,那小厮的六识便被屏蔽住了。

    而且,星辰凝华术能改变脑域的时间规则。陈远让三十分钟的时间,在小厮的脑海里仿佛只是过了一秒。

    了空和尚动的刹那,陈远踢腿,施展星辰凝华术,一切都是一瞬间。

    那小厮却是绝对想不到是陈远对他动了手脚。他大概以后是自己心慌之下慌了神,毕竟只过去了一秒嘛。

    搞定了小厮,陈远才冷淡的对了空和尚说道:“我来,是想跟你聊聊天,但并不是因为我想来忏悔。你如果是这种态度,那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谁要跟你这鹰犬,走狗聊天。”了空和尚恶狠狠的说道。

    陈远说道:“我对大灭寺并不了解,你们和朝廷的恩怨,我只听到了官方的一面之词。我来,是想了解,到底大灭寺在这中间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如果你不想世人知道真相,那不说也罢。如果你与我说了,也许,大灭寺的真相最后还能保存下去。不至于世人都是那般的憎恨大灭寺。”

    了空和尚不由一呆,随后,他说道:“你来就是为了听大灭寺”

    陈远说道:“不然呢你明天就要被当众斩首,我也不会救你。大灭寺对朝廷来说,已无秘密。我有什么要从你这里套取的吗”

    了空和尚恨声说道:“若不是你花言巧语,我师叔怎么会死”

    陈远说道:“昭明禅师乃是得道高僧,你真以为,仅仅是我的几番言语便让他坐化了他若心中不是心灰意冷,怎会选择这条路。”

    了空和尚呆了一呆。

    陈远说道:“大灭寺已经覆灭,我相信还有其他人也逃出去了。不过他们心中放下了大灭寺,所以朝廷不会去追究。而你们这一群人中,最放不下的应该就是你吧是你的逆天而行害了昭明禅师。”

    “一派胡言!”了空和尚怒道。

    陈远说道:“我能见你的时间不多,说与不说,都在于你。”

    了空和尚说道:“大灭寺还有其他人活着,他们自然可以去与后人评说。我跟你说与不说,又有什么干系。”

    陈远说道:“没错,的确如此。不过,你的地位能接触到的东西岂不是更多吗”

    了空和尚说道:“你分明就是朝廷鹰犬走狗,你却来套我说话,安的到底是什么心”

    陈远说道:“你要这么想,那就无话可说了。大灭寺已经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还有什么是不能说的。嗯,你告诉我”

    了空和尚不由一呆。

    陈远说道:“算了,当我没来。”

    “等等!”了空和尚忽然说道。

    陈远便看向了空和尚。

    了空和尚沉声说道:“从来都是狗皇帝对不住大灭寺,大灭寺不曾负过狗皇帝,你信不信”

    陈远说道:“信不信在我,说不说在你。”

    了空和尚说道:“大灭寺自三百年前开山立寺,由大灭祖师开始布施讲道。大灭寺无数辈人努力,经过这三百年,便在二十年前,到达了最顶峰。我们的寺庙的庙宇有三千六百间,经书三万八千册,僧侣十万七千名。这是大灭寺的辉煌。也是当年云间方丈选择狗皇帝合作所带来的好处。大灭寺为狗皇帝南征北讨,将无数仙门灭杀,事成之后,狗皇帝许我们好处。大灭寺与狗皇帝自此相安无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