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5章 兰家兄弟
    陈远不由吃惊。他心中觉得奇妙,这兰庭玉还真像是大千世界里,一些玄幻的主角呢。庶出,突然就一朝扬眉吐气了。

    陈远这时候说道:“兰庭玉难道还敢和兰侯爷作对不成”

    吴老先生说道:“明面上没有和兰侯爷作对,但兰庭玉目前已经自立门户。他的政见上,还有许多方面,都是在和兰侯爷作对。而且,兰庭玉私底下说过,若是他查出当年母亲之死若真是林夫人所为,定然会去诛杀林夫人。若是兰侯爷对此事知情,他也不会放过兰侯爷。”

    陈远说道:“兰庭玉的口气倒是挺大,兰侯爷是功参造化的人物,岂是他修炼几年就可以比拟的”

    吴老先生一笑,说道:“但是,莫欺少年穷啊!”

    陈远微微一怔。他其实在内心之中对兰庭玉已经非常感兴趣了。

    这个少年,似乎和自己有着一样的经历。只是不知道在他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奇遇。

    “老先生,谢谢你告诉我这些。”陈远说道。

    吴老先生说道:“我也是酒后闲聊,你可当不得真。”

    陈远哈哈一笑,说道:“我省得的。”

    吴老先生说道:“喝酒喝酒。”

    随后,陈远又说道:“圣上不是很看重兰侯爷吗,为什么圣上会重用兰庭玉”

    吴老先生说道:“这一点,不是陈公子你所想的。因为圣上最重的就是人伦与孝道。兰侯爷要守人伦,他不会在圣上面前说他与兰庭玉之间的事情。而且,兰庭玉在兰侯爷面前,也是恭恭敬敬的。只要兰庭玉没有当面忤逆,那么兰侯爷就不能公开对付兰庭玉。而且,兰侯爷虽然对兰庭玉冷漠,但不管怎样,兰庭玉都是兰侯爷的儿子。这也是兰庭玉一直能活到今天的原因。”

    陈远恍然大悟。

    “老先生,您对这些东西,怎会知道得如此详细”陈远不由奇怪。

    吴老先生大笑,说道:“我说过,我是道听途说,你当不得真的。”

    陈远便也就知道,吴老先生不是那么普通,但他也有他自己的秘密。

    酒足饭饱之后,吴老先生便带着孙女吴小花离开了。陈远也没有继续去追查吴老先生的背景,毕竟,每个人都有秘密。

    “老先生却跟我说了这段秘辛,难道是意有所指老先生到底是什么身份”陈远一时之间却是想不清楚。

    不过陈远也就懒得想了。

    这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

    夕阳如火。

    陈远便前往武侯府。

    那武侯府建造得宏伟而辉煌,侯府前面两尊石狮威武至极。

    陈远来到侯府前,他还没开口,便有一名小厮说道:“您一定是陈远陈公子吧”

    陈远不由一怔,他随后一笑,说道:“我正是。”

    小厮说道:“六少爷已经早有吩咐,让小的在此等候公子,请公子随小的进来吧。”

    陈远说道:“那就有劳了。”

    随后,陈远便跟那小厮进了武侯府。

    乍一进武侯府,陈远便见一偌大的庭院。这庭院里有人工湖,有杨柳垂垂,有花园,便如一个公园一般。武侯府是白墙红瓦,建造恢弘。

    那武侯府三字带着一种凌厉之气。

    周边还有许多建筑,回廊九转,庭院深深。这古代的一个侯府,当真是犹如皇家园林一般。

    陈远随着小厮来到了一栋独立的宅子前。小厮对宅子前丫鬟说道:“如意姐,这位陈公子是六少爷交代要见之人。”

    那叫如意的丫鬟看了一眼陈远,便对小厮说道:“好,我知道了。”

    小厮便即离去。那如意对陈远恭敬的一福,说道:“陈公子,少爷刚好出去了,您先进来稍等。”

    陈远说道:“好!”

    随后,陈远入了宅子。

    进宅子里后,陈远倒是见到了一个熟人。便是那老者古长林。

    古长林看了陈远一眼,他却是不太喜欢陈远,只是淡冷一笑,说道:“陈公子还真来了”

    陈远淡淡一笑,说道:“长林叔似乎不太欢迎我。”

    古长林打了个哈哈,说道:“没有的事。不过这武侯府可不比外面,若是喜欢擅自做主,那一个不好,人头就要掉了。”

    陈远说道:“长林叔似乎意有所指。”

    古长林说道:“没什么,没什么,哈哈!”他笑了笑,便走开了。

    陈远也就懒得理古长林了,他坐下后,如意上了茶水过来。

    陈远并没有等多久,大约半个小时后,兰剑一就回来了。

    兰剑一一身白衣,他一进来,见了陈远,立刻大笑,说道:“陈兄,你可算来了。我可等得你好苦啊!”

    陈远一笑,道:“兰兄,我还怕你不欢迎我呢。”兰剑一大笑,说道:“怎么会呢。”

    随后,兰剑一说道:“你远道而来,我可一定要尽尽地主之谊。走,我带你去个好地方。”他说完便挽了陈远的手。

    陈远也不拒绝。

    很快,兰剑一和陈远便出了武侯府。侯府外面,马车已经备好。陈远和兰剑一上了马车。

    马车立刻便就启动了。

    陈远不由讶异,说道:“今天兰兄不带随从吗”

    兰剑一说道:“带什么随从,全是累赘。这里是皇城,乃是天子脚下,我有什么好怕的。”

    陈远一笑,说道:“兰兄真是洒脱。”

    随后,陈远说道:“兰兄要带我去什么地方”

    兰剑一说道:“天女楼。”

    陈远心道:“我擦,又是风月场所。”

    兰剑一接着说道:“咱们皇城的天女楼,可不比散花楼要逊色哦。而且,天女楼也有一位头牌,叫做薛若冰。薛若冰在皇城颇为有名,很多王孙公子,都想要入她的香闺呢。”

    陈远一笑,说道:“比之嫣然又如何”

    兰剑一仔细思考,然后说道:“不分伯仲。”

    陈远说道:“那我倒要见识见识了。”

    半个小时之后,陈远与兰剑一便来到了天女楼。

    那天女楼附近也都是风月场所,倒与散花楼那边别无二致。不过天女楼的规模比散花楼更大。

    此时,华灯四起,四周都是热闹非凡。

    陈远和兰剑一入了天女楼,那外面的小厮热情欢迎。小厮却是认识兰剑一的,所以不仅热情,还很尊敬。

    入了天女楼,兰剑一带着陈远直接上了二楼。

    而让陈远和兰剑一没想到的是,二楼里现在正是热闹得很。

    二楼里,可以说是闹哄哄的,而且还有骂声。

    陈远便看见四周围了不少公子哥儿,而在场中,一名蓝衣公子坐在桌前,他手上搂着一名女子的蛮腰。那女子却是一身白色裙子,她有绝美之姿。更难得的是,她的气质出众,即便是笑着,也让人觉得她是天上的仙子,让人难以靠近。

    但那蓝衣公子却就是这般搂着这女子。

    陈远几乎不用猜,便已经知道这女子便是薛若冰了。只不过,这蓝衣公子又是何许人也呢

    在桌子的对面,两名公子哥怒发冲冠。

    其中一名公子哥厉声说道:“小贱种,你不要以为你如今得了些功名,会了些法术,便可在我的面前如此嚣张。我是你三哥,你见了我,便该行礼,如若不然,便是不敬。圣上最痛恨的就是不忠不孝之辈。你信不信我去圣上面前参你一本!”

    那蓝衣公子眉清目秀,他抬头看向这公子哥,却是冷笑一声,说道:“兰中一,你也会在我面前讲道理了。这真是稀奇,稀奇啊!你以前见我,不是提鞭就打的吗”他顿了顿,又说道:“你也会讲忠孝,既然要讲忠孝,那你难道不知道一句话吗兄友弟恭!你张嘴喊我小贱种,我还要尊重你这个哥哥吗还有,你谈忠孝,忠在前,忠的是什么,是圣上。我乃是圣上亲封的镇远少将军,官拜四品。你品阶都没有,见了我,你不行礼,便是藐视皇权。我倒是可以去参你一本!”

    “你……”那公子哥不由气急。

    陈远在一旁顿时面色古怪。

    这世上之事,真是无巧不成书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