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0章 坐化
    “师叔祖!”众弟子痛哭失声。

    一股悲怆的情绪蔓延着。昭明禅师挥挥手,意兴阑珊的说道:“走吧,走吧!”

    那些弟子们最后还是站了起来,转身大踏步的离开了。

    “畜生,畜生,你们都是一群畜生。”了空和尚见状悲愤不已。

    “人人都有选择的权力。”陈远对了空和尚说道:“尤其是自己的性命,你怎可因为他们选择了活下去,而咒骂他们是畜生呢”

    “你这朝廷走狗,鹰犬,我要杀了你!”了空马上愤恨的对陈远说道。

    陈远微微一叹,便不再多说。

    这一瞬,陈远觉得有些难过。他在以前看一些电视的时候,最憎恨的就是朝廷鹰犬。但他没想到,多年以后,别人会是这样的来咒骂自己。

    人一旦长大,就真的会成为那个你讨厌的人吗

    这时候,兰剑一对昭明禅师说道:“老和尚,人我们已经放了。你现在应该遵守诺言了吧”

    昭明禅师说道:“阿弥陀佛,老衲已经别无所求。也只希望诸位施主能够信守诺言!”他说完之后,忽然盘膝而坐。

    昭明禅师闭上了眼睛,不久之后,他头一歪,便是就此坐化了。

    昭明禅师……死了。

    “师叔!”了空和尚双眼喷出血泪,悲愤嘶吼。

    他拼命的挣扎起来,陈远却也是呆住了,他自然而然的便将了空和尚放开。了空和尚已经受了重伤,倒不怕他逃走。

    这时候,了空和尚跑了过去,抱住昭明禅师的尸身,随后嚎啕大哭起来。

    听着令人无不恻然!

    兰剑一却是不管这些,他的脸色很冷,对古长林和古长军说道:“不能全部都死了,去将他控制住。咱们现在就返回皇城。”

    古长林和古长军说道:“是,少爷。”两人很快上前,便将那了空和尚制服。

    兰剑一接着又将昭明禅师的尸身装进了戒须弥之中。如此之后,他才来到陈远和许嫣然的面前。

    “许姑娘,陈兄,今日之事,全是仰仗了你们。待我回皇城之后,必会向我父亲禀明你们的功劳。”

    许嫣然说道:“兰公子,功劳什么的,那倒无所谓。我们天池阁只是想护卫你的周全,如今你既然没事了,那我们也该走了。”

    兰剑一微微一怔,他接着说道:“那好吧。我眼下急着回皇城,他日再来登门道谢。至于许姑娘你所损失的,我铭记于心,必定不会让许姑娘白白付出。”他顿了顿,目光又到了陈远身上。“陈兄,今日之事,也多赖于你的几番妙计。现在你和我一起回皇城吧”

    陈远摇头,说道:“我暂且先就不去了。”

    兰剑一不由讶异,说道:“陈兄,你……”

    “嫣然受了些伤,现在离开,我不放心。等嫣然伤好之后,我再过去与兰兄汇合。”陈远如是说道。

    许嫣然不由惊讶,说道:“陈公子,你要去皇城作甚”

    兰剑一微微一笑,说道:“陈兄有意要入仕呢。”

    许嫣然不由气恼,说道:“陈公子,我给你的条件不可谓不优厚吧,你为什么非要如此”

    陈远说道:“再优厚的条件,却都不是我想要的。”

    “你……”许嫣然气急。

    兰剑一却是会心一笑,随后抱拳道:“那好,许姑娘,咱们就此别过。”他接着又对陈远说道:“陈兄,咱们皇城再相见。你到了皇城,便直接去武侯府找我,我会安排人在门口时刻等你的。”

    “有劳了。”陈远也抱拳说道。

    接着,兰剑一等人便骑了火龙驹,火速离去。

    夜色之中,等兰剑一等人走后,许嫣然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来。刹那之间,她美丽的脸蛋一片煞白。

    可以看出,许嫣然这次受伤绝对不浅。

    那任九与谢崇楼在一旁也是骇然失色。

    “回去之后再说。”许嫣然说道。

    一个小时后,天池阁的分阁宅子里。

    许嫣然回来之后,便立刻进了房间,便是让谁也不要打扰。

    陈远便也就回了自己的房间,回房之后,陈远一阵怔忪。

    昭明禅师的死给了他不小的冲击,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这世上居然真有如此伟大人格的存在。

    陈远忽然觉得自己好生卑劣。

    那了空和尚也不是坏人,可他落在了兰剑一的手上,下场必定凄惨。

    陈远的心中很是不好受,他随后将巴图放了出来。

    巴图倒是不识愁滋味,欢喜的用头来蹭陈远的手。陈远将归元丹拿出三粒来给巴图吃了,又让巴图喝了一些水。

    随后,巴图飞出去排泄一番。之后便又飞了回来。

    “巴图!”陈远喊了一声。

    巴图便马上仰头看着陈远。陈远一笑,将巴图抱入了怀中,巴图便像个小孩子一样,极为享受的躺着,他非常喜欢陈远的怀抱。

    “巴图,我今天逼死了一位老禅师。这位老禅师是个大好人,他舍生取义,而我却卑鄙的利用了他的弱点。你说我是不是很可恨,也很该死”陈远问巴图。

    巴图听得似懂非懂,却是什么也答不上来。

    陈远也不指望巴图听得懂,他说道:“我发现,这个世界的规则很简单。那就是要想成功,没人可以只做好人。每个人都需要一点点的不择手段。我只是想做好眼前的事情,但无形之中,却会去伤害到好人。我也知道,我将来的路上,可能会伤害更多的好人。但我不能心慈手软,因为还要许多事情在等着我。”

    说到这里,陈远深吸一口气,他收拾了一番情绪,便不再为此而纠结了。

    巴图很快也就在陈远的怀抱里睡着了,陈远便轻手轻脚的将巴图放进了戒须弥里面。

    两个小时后,许嫣然召见陈远。

    陈远来到了许嫣然的房间里面,许嫣然盘膝而坐,正在闭目疗伤。

    这房间里一片幽暗,那冰灵也没有到这里来。

    陈远进门之后,许嫣然睁开眼睛,说道:“把门关上。”

    陈远便将门关上,他随后来到了许嫣然的面前,并且很自觉的自己搬了把椅子坐下。

    许嫣然的脸色有些憔悴,但她开口却是说道:“你今天为什么不跟兰剑一回皇城这是个很好的机会。”

    陈远却没回答,反而问道:“你的伤势如何”

    许嫣然微微一怔,随后说道:“死不了,不过需要休养一段时间。”

    陈远便说道:“那就好。”

    许嫣然说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陈远说道:“为什么要跟兰剑一回皇城”许嫣然一呆,随后说道:“难道你忘了咱们的目的”

    “我没忘。”陈远说道:“我既然已经答应了你,就一定会去做好。现在不去皇城,不过是以退为进。任何事情,都要做的自然一点,把功利性放低一点,这样对方才会少生疑虑。去皇城的事情,我自会处理好的。”

    许嫣然点点头,说道:“好吧,你有你的道理。我相信你能把握好这个分寸。”

    经过跟陈远这几番接触,许嫣然对陈远的智慧是佩服得很的。

    随后,许嫣然一笑,说道:“我本来打算着今日打个平手,我们这边放人,让昭明禅师带人安然离去就好,没想到你却有本事逼着昭明自尽。陈远,我果然没看错你。”

    陈远淡淡说道:“昭明禅师是真正的慈悲者,这是我尊敬他的地方。只是可惜,我利用了他的慈悲。”

    许嫣然说道:“成王败寇,这没什么好说的。你该不会还在愧疚吧”

    陈远摇摇头,说道:“没有。”

    许嫣然说道:“没有就好。婆婆妈妈,心慈手软,那还能干成什么事情,你说是不是”

    “没错!”陈远说道。

    许嫣然接着道:“之前答应过你,还要给你一枚神丹。你的任务完成的很好,现在我将神丹给你。”她说完便拿出了锦盒,递呈给陈远。

    陈远接过,打开锦盒看了一眼之后,便说道:“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